【成人 黄色 小说】小 妹



                小 妹

                (一)

  

  每当看到现在我喜爱的小说,总有一种想写的沖动,而小说那种能令人心中

说不出的甜蜜感,更是令现在孤单寂寞的我有一丝的慰藉。

  在九岁的时候,由于父亲工作的需要,全家搬到了一个海滨城市。远离了自

己熟悉的农村,我还真是有一些不习惯。由于地域的不同,饭菜方面的习俗就是

一大难题。记得第一次吃海鲜的时候,我和妈妈都拉肚了。

  当然还有语言方面的难题,刚刚转学的时候,由于我那内陆农村的方言,令

同学们哄堂大笑,使我尴尬不已,最可恶的是,班中有一个小混混经常故意前来

找碴,而我是个外来者,也不敢对他怎么样,但幸运的是,我很快就交了一个朋

友,他也是一个外来者,只比我早来半年,而他又比较义气,总会在我有困难的

时候帮助我。

  就这样恍惚的过了一个星期,爸爸带来了一个小姑娘,他对我和妈妈说这是

他朋友的女儿,随后就说到她爸爸出了海难(我爸爸最初是船员,是在妈妈的要

求下,他才转到陆上工作,这也是爲何我们搬家的原因)。

  而她的母亲本就身体不好,在听到噩耗后不久就自杀了,留下一个可怜的孤

苦伶仃的小女孩。当说道这时,妈妈已经明白了爸爸的意思,在老家中,妈妈是

属于那种很贤惠的母亲,富有同情心,她爱怜的拉过小女孩,对我说我可有了一

个妹妹了。

  那时候的我巴不得有一个弟弟或妹妹,每次在老家中看到小朋友家中总有一

个什么哥哥姐姐的,就羡慕得不得了,于是,就幼稚的要妈妈给我生个弟弟妹妹

的,但妈妈说现在的政策不允许,于是当时似懂非懂的我就非常的恨‘政策’这

东西,因此我就特别喜欢可爱的小孩,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

  听了妈妈的话,我高兴得不得了,就问她几岁了,小妹妹害羞没有作声,而

爸爸看到家人这么容易就接受了抚养的义务,也就松了一口气,他告诉我小妹妹

六岁。

  那时我们住的房子是爸爸公司暂时分配给他的,二室一厅,八楼,也是最顶

层;接下来妈妈就忙着帮她整理床铺,由于刚刚搬来,家具都不齐全,唯一的一

张床还是从老家中带来的,我睡的只是用几个箱子连起来铺上床铺的,于是我就

帮妈妈整理各种不急用的箱子,爲小妹妹做出一个新的床,而爸爸则在客厅与她

交流。

  过了一会儿我知道她叫秦清,而爸爸又带着她去办各种转学手续,那手续真

的很繁很烦,而且还要送礼,那些小学领导可真是够黑的,令我当时觉得城市真

的比农村肮脏多了。

  第二天,我带着秦清去上课,由于还不是很熟,我们路上的话并不多。学校

离家大概有一公里的距离,爸爸不放心让六岁的她一个人回家,就让我带着她回

家,但他和我并没有考虑到一年级上午只上二节课(我上四年级)。

  于是两节课后,当我在门前不远的沙坑边玩耍的时候,秦清背着书包走到我

身边,当时我也不知她已下课,便问她什么事,她告诉我她已放学,我只好建议

她先回她的教室等我,但我却从她口中得知她班级的教室已锁,我也没有什么好

的办法,只好和她聊天。

  不料那个可恶的小混混此时来到我身边,用恐吓的口气吓唬秦清。秦清吓得

躲到我的身后;一时之间,那已久压得的气愤令我浑身不自在,只想发泄出来。

  我怒视着他,该死的他又作出一副不屑的表情更令我忍无可忍,我跨上前,

右手抓住他的脖子,狠狠地他推向了沙坑,当我看到他倒在沙坑中时,心中那股

爽劲就别提了。我拉开架式,准备迎接他的反击,但没想到他原来是个欺弱怕强

的人,从那次后,他就再也不敢惹我了。

  上课时间马上就到了,我向教室走去,却发现小清还跟着我,我突然想到教

室的最后一排是空桌子,于是就让她先等我一下,我跑到班主任的办公室,把情

况向她说了一下,没想到她很爽快的同意了。

  我高兴的跑到小清旁边,装作没看到同学们的惊讶目光,带她到最后一排,

让她先坐在那儿写写作业,等我下课。

  第一天就遇到这样棘手的问题,却又被我搞定,我真的很高兴。

  随着时间的流逝,秦清渐渐融入了我的家庭,我们一家三口都对她很宠爱,

因爲她真的真得很可爱,而我们也经常逗她玩。她也主动叫我哥哥了,而我经常

给她取一些好玩的匿称。两个人最大的爱好是看卡通片,每天晚上都准时守着电

视。

  回想起来,童年的时光真的很幸福,无忧无虑,那时的可也不是很重,我常

常在六点前就做完了作业,周末经常是玩个整天。

  虽然那时候处于排斥异性的时段,但我觉得其实男生很想和女孩子一起玩,

但却怕遭到同龄同性朋友的嘲笑,所以就经常一欺负女孩的手段来接触异性,那

时倒也没什么非分之想,但却像是代代相传的习俗一样,教会还很幼稚的我们那

些不懂得恶语。

  而小清也向我们班的某些女孩一样,在下课时遭受着同班男生的欺辱,而我

这做大哥的自然是仗义出手,可是她毕竟比我小三届,很多时候我也帮不上忙。

  现在,我不觉中已经二十岁了,过着有点麻木的大学生活,而小清还在过着

高二的苦日子。虽然大学生活轻松了很多,但却也是极度无聊,这种情况下,无

非有三种出路,一爲闷头学习,二爲陷在游戏中,三爲谈恋爱。

  现在的我做不到第一个,曾经在第二中方法中沈溺,但现在终于醒悟,真是

有些浪费生命,那就仅剩第三条路了;但好像并不适合我,每当看到同寝室的与

其女朋友卿卿我我,心中总回有一种酸酸的寂寞的感觉。

  刚刚进入大学的时候,由于要进行长达一个月的军训,在这段时间里,同学

们都很清闲,因此,晚上大伙都聚在一起。男孩们的话题离不开女生,很快,在

认识不久后,大家就互相吹起了自己的女朋友以及自己的爱情观,在参与聊天的

六个人中,有三个有了女友,而其余三人中一个人退出了我们的天地,剩下我和

另外一个孤单的兄弟。

  其实,我在高中已经品尝过初恋的青涩,而刚到大学的我正处于失恋状态,

对爱情不抱任何希望。也就是因爲存有这种关念,因此在聊天中,我总是用一种

消极的口气与他们交流这个话题,很不幸的是,招徕大家的一致讨伐。

  其中一个叫张帅的尤其气盛,向我灌输了一大堆‘爱情论’。而我也只好沈

默不语。

  可是最讽刺意味的是,在大一下半学期的时候,他有了新欢。而我依旧是孤

单一个,只是已不像以前那样‘单纯’,因爲我终于通过A片通晓了男女之事,

而且还深陷其中。很快,大一生活就告一段落。我也终于离开了这个夏季及其闷

热的城市。

  回到家中,很爽快地休息的两天,却突然发现自己的眼光已经发生了质的变

化。

  很久以来,我只把秦清当作小妹妹看待,从来没有过什么非分之想。可现在

呢?我自问。自从我接触了那些成人书籍后,自从我看到她那可爱的笑容后,自

从我意识到不应该沈溺于游戏后,我发现自己对她的感觉已变了,我不知道这是

不是真正的爱情,但我却知道,那种感觉犹如高中的初恋一般。

  当然,我也知道这是受了欲望的影响,但我却不能自拔。当那种感觉到来的

时候,我的大脑已不会思考。

  我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让自己显出一丝的异样。在家中,由于暑假中父母仍

然要上班,一天中只有我们两人在。由于她仍然在上高中,科目繁忙,每日仍要

做各科作业,而我,则痴痴的陪在她的身边,翻着一本英语词彙。

  可是心不在焉的我看了两个词就已坚持不下去了,我的眼光不由自主地落在

她那专注的脸上。她那凝神做题的表情让我百看不厌,而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

正盯着她。不一会儿,她的眉头皱紧了,而纸上也传来她那沙沙的笔声。

  我猜到她是遇到了难题,但我也知道她是一个要强的女孩,不把题解出她是

不会放弃的,我闭上眼睛,惬意的躺在床上,脑中显现的都是她的画面。

  ‘哥,帮我看看这个题。’我从沈思中醒来,说实话,我把高中的知识忘得

差不多了,这有点让我有些尴尬。我接过书,看了看封面,使我最头疼的数学,

但有了大学生的思路,还是有一些信心的。

  我看着那题,是一道关于三角函数的,这让我更加头疼,因爲三角函数化简

有一些的运气成分,我拿着笔,仔细回想着解题的各种思路,大概发呆了三四分

钟,终于有了一点思路。

  我舒了一口气,擡起头,却发现小清正托着下巴看着我。那表情真是可爱极

了,我的心中涌起一股想拥抱她的沖动。

  ‘哥,发啥呆啊?’

  ‘噢,没什么。’

  ‘那解没解出那题啊?’

  ‘你都没解出,我哪有那么快嘛!只是刚有了一点思路而已。’

  ‘哦!’小清懒懒地答道,‘那……思路是什么啊?’

  我伸出手,刮了刮她的鼻子,笑嘻嘻的说:‘就是这样的了。’然后我就把

我的思路告诉了她。

  我可不想算那繁琐的式子,然后又倒在了床上。

  ‘起来了,懒虫哥哥……和我一起算啦。’她拉着我的手,想把我拉起来。

  这个时候的我,感觉到的却是那软软的手。而我的手不自觉地抓住了她的手

腕。小清并未发现什么特别,仍然用着力,但不防我的手上也用了力,她猝不及

然,倒在了我的身上。

  ‘起来啦!’她还是没发现我的不对劲之处。

  我仍然躺着,闭着眼睛,手却没有松开。小清想起来却被我抓着,我静静地

听着她的动静。

  她拽了几下后就不再动了。

  整个房间静静的,只有唿吸声缠绕在我的耳边……

  我偷偷地睁开眼,发现小清正躺在我的胸前。这是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将空闲的左手把她抱了起来。

  她擡起头看着我,我实在是无法形容那种集可爱与美丽温柔于一脸的神态!

  我直视着她的眼睛,令她不好意思的又把头伏在了我的胸上。

  这下令我感到好高兴,因爲她并不反对我对她做出亲匿地动作。

  我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我现在最不愿做的就回到现实,像现在这样是多么的美好啊,我轻轻地捋着

她的秀发,感受着那一股淡淡的清香。

  握着她手腕的右手滑到勒她的手上,她那温软的小手在我的掌心中蠕动,让

我觉得像是一条滑滑的小鱼。

  由于她是斜侧着躺在我的胸前,我慢慢的感受到一股压迫,但那种压迫软软

的,让我感到很是舒服。我突然明白过来那是她的乳房。真想不到这丫头的乳房

居然长得这么可人!

  我静心享受着温暖的气氛,但过了不多久后我就支撑不住了,渐渐的我喘起

了粗气。这时的她也感受到了我的异样。她擡起头来,问道:‘哥,怎么了?’

  ‘压死了……’我哼哼道。她的脸倏得红了,她坐起来,然后向书桌走去。

  我也随后起来,看她坐在书桌前。她咬着笔,似是专心的看题,但她的脸却

一直红红的。

  ‘这怎么可能看得进去!’我暗暗想道。我站在她的身后,看她仍然做着那

道题,而她则装作做题;我从后面搂住她,笑说道:‘别用笔乱图划勒……把书

弄脏可不好。’

  她抓住我的膀子,想要挣开,‘都怪你不好啦,害的我乱图。快松开嘛,这

样我的书就会更乱地!’

  我擡头看了看钟,说道:‘时间过得可真快哦,该去吃午饭了。’

  这时她猛地转过头,‘看我做几样新学得菜。’说着就挣开牵着我向厨房走

去。

  看着她熟练的动作,我好想帮她干点什么。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我问道。

  ‘呵呵,洗菜吧!’她笑着达道。

  洗菜的时候,我问道:‘你啥时学的?’

  ‘闲时学的,前几天才向妈妈学得,今天可是我第一次哦……’说着她回头

得意得朝我笑了笑。

  ‘那我可真是荣幸哦!’

  很快,她就做好了两个菜,我一看,都是素的,看看她,已经有要停手的样

子,‘怎么都是素菜?’

  她撇撇嘴,‘素菜好做嘛!’

  ‘Faint!可怜我的胃!’

  她刮了刮我的脸,笑着说道:‘荤菜就交给哥哥啦!’

  我是不会做菜的,这她也知道,我瞪了瞪她,她笑着回答道:‘不会就向妈

妈学嘛,干吗那副表情?’

  被她将了一军后,我也不甘示弱:‘那饭后就由你刷碗了。’

  ‘好。’真没想到她居然没在顶嘴。

  很快我就吃完了饭,我故意吃完就跑回屋,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儿就传来了

她刷碗的声音。

  自从看了《寻秦记》后,我就有了午睡的习惯。我躺在床上,回味着不久前

发生的事情。

  ‘刚吃过就睡觉,对胃不好拉。’小清走到我身边对我说道。

  我伸手拉住她,‘我知道,这不只是躺躺嘛!’说着,我把她拉到床上。她

好像要挣脱,但被我紧紧的拉住。

  ‘干吗嗯……’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轻轻的吻了她一下。她的脸变得

红红地,我假装啥事都没发生一样,紧紧地搂住她,闭上眼睛睡去晚上,饭桌上

的气氛有一些地奇怪,平常,我们都是有说有笑地,可现在,小清是一言不发,

偶尔看我两眼,但一迎上我的目光就马上逃离。

  凭直觉,她也应该是喜欢我的,难道中午我做的太过分了?

  晚饭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毕竟晚上父母在,我还不是那么的嚣张。

  我想起她向来是做日记的,于是决定明天偷偷地看看她的日记,好知道她是

怎么看我今天对她所做的。

  第二天,妈妈要去买菜,平常我和小清都是陪妈妈一起去的,但是今天……

嘻嘻,我可要干一些好事情哦!

  好不容易熬到她们出了门,我到小清的房间四处搜寻她的日记,记得前天刚

回来的时候,我曾看到她的日记簿就放在书架上面,现在却不在了,我站在房中

央,目光扫视着房间,想着每一个可能的角落。

  当我的目光扫到她写字台的抽屉时,发现锁上的长挂钥匙不见了。嘿嘿,宝

藏很可能就藏在里面!

  抽屉被锁难不到我,当初怕钥匙丢了,我把家中所有的钥匙都备份了。

  我回到自己的卧室,找出那一大串钥匙,开始试锁,很快就把抽屉打开了。

  抽屉的正中央就是那笔记本,呵呵,宝物到手了。

  想想自己也够坏的,偷看她的隐私,唉,爲了了却心头的迷惑,还是做个小

人吧。

  女孩的笔记本比男孩的清爽多了,而且……有一股香味,呵呵,也或许使我

的幻觉。我翻开本子,搜索她最近的笔记,原本我只想看看她昨天的日记,了解

一下她的想法,但当我翻到6月22日那一篇时,却发现哥哥一词。

  我想了一想,那不是我回家前一天嘛,好,就从这里看了!

  6.22

  ‘……早就听妈妈说哥哥明天回来了,我已经有四个月没看到他了。都怪那

可恶的非典,要不然哥哥五一节的时候就能回来了。想想明天就能看到他,真是

高兴!我要让他看看我新学的手艺……’看到这段话,我心里涌出一股甜蜜感,

这丫头对我好着呢!

  6.23

  ‘……哥哥今天中午回家了,没想到他留了长发,感觉怪怪地,脸好像都被

头发遮没了,还好妈妈在家,妈妈也觉得那样不好,于是就给哥哥理了发,哥哥

又去刮了胡子,这样帅多了。没想到哥哥回突然问我爲何盯着他看,让我紧张了

一下;还好他没追问……晚上妈妈做饭,只好明天让他尝尝我的手艺了!’

  6.24

  ‘今天……今天哥哥突然想变了个人似的,我问他题,没想到他突然把我搂

到怀里。我可是吓了一跳,哥哥还故意握住我的手,不过我挺喜欢的,看来哥哥

喜欢我,但他干吗闭着眼?其实这样也挺好,我也不敢看他。躺在他的胸前,我

都能听得到他的心跳声。’笨丫头,我当然喜欢你了!要不我干吗对你做这些亲

匿的动作!我略过中午的情节,看看她对我下午的动作有何感想。

  ‘哥哥去睡午觉了,我洗完碗后想去他的卧室看看,看到他正躺在床上,我

说了他一句,没想到他突然把我抓到床上,还突然吻了我一下,最可恶的是,他

装作睡觉不理人家………明明没睡着嘛,他吻我的那一下让我羞死了,还好他闭

上了眼,我想当时我的脸一定红透了。被他搂在怀里真舒服,过了不久我也睡着

了。好想就这样一直被他搂着zzzzzz。’

  呵呵,原来她喜欢被我搂啊,看到这,我心里吃了一粒定心丸。^_^,以后

午睡都可以……想到这,我自个傻笑了一下。我把东西整理好后,就回到自己的

床上幻想。

  想想自己真的有一点点的神经质,只会做着种种的计划,可惜的是,每次到

事情发生时啥都起不了作用!

               (待续)

               (二)

  

**********************************************************************

  这篇文章的前两章本来是暑假中写得,最初修改修改,只是爲了赚个积分,

文章名字都是随便取得,没想到回复居然比我的《异梦》还多,不知是不是由于

文章取名有些乱伦的意味儿!

**********************************************************************

  

  中午时分,她们回来了,因爲妈妈在场,我不敢太过分地向小清做一些亲匿

的动作,但初尝快乐的我在得知那令人振奋的消息,怎么能忍得住做柳下惠呢,

在妈妈视觉的盲区,我就会逗弄小清,而小清则被我弄的面红耳赤,那模样真是

可爱极了!

  晚饭后,我们一家人都有散步的习惯。由于妈妈晚上有事,也就是说今天晚

上散步只有我和小清两个。

  记得小清曾告诉我前几天他们晚上爬山,在家北边山的东面,修了一条蜿蜒

的水泥路,白天很少人。所以心中有鬼的我建议到那里去散步。

  在离开住宅区后,我轻轻的拉住了小清的手。她晃了晃,笑嘻嘻的说道:

‘干吗呢,热死了。’

  ‘嘿嘿,你不知道哥哥已经偷偷看了你的日记吧!’我心里暗暗偷笑,嘴上

没说什么,只是对她笑了笑,保持沈默,这样一来,她倒是变得尴尬起来。她抽

了抽手,我发现她的意图,便攥得紧了些,小清看到抽不掉,也就罢了。

  我们这样走了几分钟,她有点生气地道:‘干吗不理我啊,一句话也不说,

真是闷死了。’

  我正享受着她那温软小手,一时之间自然想不出有什么话说。‘说什么呢,

握着她的手真的有点让我恍惚。’我暗暗想到。

  她看到我还是不睬她,就用力把被我攥住的小手挣开了。我看着她那噘着的

小嘴,只好直言说道:‘我刚刚在回味这幸福感啊。’说完我又把她那柔嫩的小

手抓在手里。

  ‘什么幸福感啊?’她又晃了晃手。

  ‘呵呵,非要哥哥说出口嘛?就是这种感觉咯。’我一副坏笑的模样。

  这下倒是把她的口给堵住了,她不再说话。此时,我真是深深体回到那句

‘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诗句的含义了。

  她的手被我轻轻的揉着,不一会儿,我的掌心中就生出了一层汗,滑滑的,

腻在两人之间。平时的我是很讨厌出汗的,但现在,不知怎地,却没有了那种一

出汗便去洗干净的念头。

  不知不觉中我们两人便已经到了那山脚下,而此处的行人就更少了。

  弯曲的路边长着青葱的草木,夏天的傍晚中,时而清风吹过,吹在身上,一

阵凉爽,而树叶哗哗的声音让我更让我感到久违的自然气息。

  ‘这儿很美吧?’小清轻轻地说道。

  ‘嗯,想不到这里这么美,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居然……好久没有过这种

  ‘是啊,你没有这种感觉吗?就是那种自己给自己织的束缚自己的网。’我

突然发现她此时的表情很美。我向四周望了望,一个人也没有,不由大胆地把手

伸过她的腰,将她搂在怀中。

  本以爲她会有所反抗,没想到她却把身子依着我,两人更靠近了一些,我们

两个便这样慢慢地爬到了山顶。

  登高望远,景色着实诱人。向南望去,我家所在的住宅区就是一个围墙围起

的方块,而我家住的楼也显得那么矮小。

  ‘哥,你看东面。’

  我依言望去,居然看到了海。以前我从未爬上过这座山的山顶,真没想到在

这里就能望到大海。我极力眺望,想要把这美景尽收眼底。绿树,白石,大海,

高楼,就像是组成了一幅城市风景画。

  ‘想什么那?’小清看到我那副痴迷样问道。

  ‘这个城市还是很美的,唉,只是可怜了这么美的地方。’

  ‘嗯?’

  ‘哥一直对这个港口城市的原住居民有着不好的印象,因爲我觉得他们的素

质低下。你难到不觉得吗?’我问道。

  ‘还好啦,哥哥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些。’

  ‘回家的时候,我坐的车的车主爲了赚钱,欺骗我们乘客,明明不是到这的

车,他们居然把车牌换过,而我听口音,知道他们是这里的人。’说着我踢了一

块脚下的石头,恨恨地说道,然后找了一块岩石坐了下来。

  小清坐到我身边说道:‘想不到哥哥会遇上这种倒霉事。哈哈!’

  ‘呵!你还笑呢,看我不整你,嘻嘻。’说着我就扑了上去。

  可怜的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我压在了身下。我怕身下的石块

会令她难受,便把左手臂枕在了她的头下,而我的右手从另一侧把她抱住,这样

就像是把她搂在了怀里。她撒娇似的在我的怀中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

  我盯着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只看得我都心神迷离。她那鲜红的小嘴显得是那

么的娇嫩欲滴,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么美的机会,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吻了上去。

  她小嘴紧闭,显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而我由于高中时有过几次吻的经验,

此时便用了上来,不过这种事,我觉得不学也能会的。

  我用舌尖撬开她那紧闭的牙关,搜寻着她的香舌。品尝着那鲜美的香液,享

受这四唇相对,两舌相交的快感,让我感觉真是爽上了天。

  我暗暗惊讶爲什么自己的下体没有反应,想到当我看到比较火热的文字叙述

时都会热血奔腾,但爲何此时有着亲身的体验,自己却没了反应。

  ‘哎哟!’

  ‘怎么了?’小清清醒过来关心的问道。

  嗨,真是倒霉,此时居然会肚子疼。我捂着肚子,对她说道:‘不好,突然

肚子痛,哎哟,还好我出门都带卫生纸。’

  我匆匆放开她,站起身来,望了望四周,刚巧发现了一个凹坑。我连忙奔过

去,匆匆解开裤子,蹲了下来。

  ‘哥哥真不害羞,当着人家的面干这事!’小清远远地站在旁边笑嘻嘻地说

道。

  ‘嘿嘿,真不知道是谁不害羞。’我反驳道。

  ‘讨厌死了,当然是哥哥你咯……’

  我不再争执,因爲突然肚子一阵剧痛,我慌忙捂紧腹部,心里暗骂神灵,肚

子痛得真不是时候!

  终于解决完那可恶的痛,我站起来,但双手还是不敢离开腹部半寸。小清看

到我这样,倒也不再取笑我,她很知趣地靠上前来扶着我。

  看到她这样,我反倒又起了坏心。我诡秘地朝她笑笑:‘你看我们这样多像

一对夫妻哦。’

  她一声不吭地低下头,白嫩的皮肤上泛起一阵潮红。

  ‘我们回家吧!’我出声打断了这令她尴尬的沈寂。

  ‘嗯。’一个蚊声般的声音答道。

  回到家后,妈妈已经在家了。

  我们聚在客厅里聊天,突然我有短信,回复后,妈妈问我是谁,我告诉她是

朋友的女友要我帮忙找那个朋友,因爲朋友的手机坏了。这时妈妈便问我有没有

在学校里看上个姑娘,我向她笑笑,说没有。

  这样一来,妈妈又问道我有没有喜欢的女孩,我用眼角瞄了小清一下,说道

有,但不告诉你们。说罢我怕妈妈纠缠这个话题,就跑回自己的卧室上网了。

  九点左右,我正要睡觉,突然门被打开,原来是小清进来了。

  ‘有事吗?’我问道。

  ‘没什么,进来看看。’

  我注意到她的脸有些泛红,想起她写的日记,我好像突然明白了。我注视着

她,她被我看得低下头去。

  我把她搂进怀里:‘小傻瓜,哥哥说的那个人就是你啊,当然咯,可不仅仅

是喜欢哦,我可是很爱你的,以后让你做我的老婆的。’

  我低下头,吻了吻她,说道:‘睡觉吧。’

  我看了看客厅,发现爸妈已经去睡了,便趁她不备,一下子将她抱起,想把

她抱回她的卧室,她没有任何动作,我把她放到床上后,又禁不住紧紧地抱了她

一下,说道:‘晚安宝贝。’

  第二天,我一早就被爸爸吵起来吃早饭,说实在的,在家真是可怜,每天必

须早起,不像在学校,虽然上课,但是却可以翘掉睡懒觉。

  我迷迷煳煳地起来,发现早上天阴沈沈的,似乎就要下雨了。从洗漱间出来

后,才发现他们都已经坐在了饭桌前,看来又是我最慢。

  吃过早饭,外面便已经下起雨来……

  我站在窗口,眺望着远方黑黑的乌云,看着不时掠过的几道闪电,听着阵阵

的轰雷,真有一点梦幻的感觉,因爲自己已经不知多久没有静下心来享受这样的

雨景,在学校,不是学习就是玩电脑游戏,很少能像现在这样。

  八点过后,父母都出去上班了,我正好实行我的疯狂计划。我穿上鞋,带上

钥匙,也下了楼。

  雨不住地下着,空气中带有着那一股特有的清新的味道。我站在雨中,任雨

滴打着。像这样亲近雨滴还是两年前,所不同的是我的心情,这次可是因爲欢快

的,迥然不同于上次的不成熟的悲痛。

  ‘哥哥,你干吗呢,像个傻瓜一样在雨中淋着,也不怕感冒。’不知何时这

丫头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

  ‘嗯,你也是个小傻瓜,也不带伞。’我看着她也淋在雨中,急忙牵了她的

手向楼道奔去。

  ‘你在雨中干吗啊?’小清还是不解地问道。

  ‘因爲我高兴啊,我觉得很快乐,而且你也知道我喜欢在雨中发泄的。’

  ‘爲何高兴啊?一大早像个疯子一样哦。’小清笑嘻嘻地问道。

  ‘呵呵……’看到她这副似乎看破我心事的样子,我勾了勾她的鼻子,‘还

不是因爲你咯,别再问了。’

  回到家中,我下命令般地说道:‘快去洗个澡,小心着凉了。’

  ‘那你呢?’小清仰头问道。

  ‘你洗完后我就洗,快去吧。’

  等她走近浴室,我瘫倒在沙发上。我觉得自己真的真的好幸福。

  我凝望着窗外,雨仍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打在窗台上的雨花溅在玻璃上,留

下一道道的水痕。

  ‘太美了。’我心里暗暗叹道。我当然不是在叹窗上的景观,而是此刻眼前

的这幅浴后美女图。这小丫头穿着那套可爱的睡衣从里面出来,头发散在肩上,

让我感觉就要喷鼻血!

  我痴迷地盯着她,她的脸红了起来,‘看什么,还不快去洗澡。’

  ‘你要给我搓背哦。’我情不自禁地调侃起她来。还没等她回答,我就亲了

她一口后直奔浴室。

  当然我并不真想让她搓背,只是想看看她脸红的可爱模样儿,想起来自己可

真是坏透咯。

  我躺在床上,正回味着洗澡的妙处,小清走了进来。我看到她穿着那一身蓝

色的睡衣,湿润的秀发披散在肩上,散发着一股迷人的香气。

  ‘大懒虫,又躺到床上了。一大早的,真懒哦。’小清笑嘻嘻地点了点我的

额头。

  ‘嘿嘿,叫你笑,过一会儿……’我心里暗暗想到。我抓住她的手,故意挑

逗地说:‘好白好嫩的手哦。’

  ‘大色狼。’她挣了挣:‘快松开我啦。’

  我没理她,反倒有力把她拉到了床上,紧紧地搂在怀里:‘呵呵,一会儿哥

哥是大懒虫,一会儿又是大色狼,哥哥到底是什么啊?’

  此刻她说我是大色狼,我感觉她就是我爪上的一只小羊羔,而我也突然想起

赤裸羔羊来。

  这回她倒是不再出声了,乖乖的躺在我的怀里,不时地用手捏我的腮。

  ‘这样好玩啊?……好痛。’突然她用力捏了我一下。

  ‘谁叫你欺负人家,哼,知道厉害了吧!’她调皮地回答道。

  我伸出舌头,在她鲜红的嫩唇上轻轻掠了一下:‘好好,知道厉害了。’我

的心不由得快速跳了起来,唿吸也相应地粗了。

  小清发现了我的异样,脸都红了。孤男寡女共躺一床,霎时天地间只听地见

伴随着雨声的唿吸声。

  小清的吻技较之昨天大有长进,她的香舌也在我的口腔中掠来掠去,不时地

与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她的娇躯在我的怀中扭动着,嘴中偶尔发出满意的哼哼

声。

  ‘天时,地利,人和。’我心里暗暗想到,不过想虽想,我可是不敢对她做

些太过越轨的事。

  窗外的雨声仍然是那么的娆人,温暖的床上散发着阵阵的春意。

  吻了一会儿,我感到自己意乱情迷,连忙起来深唿吸了几下,我可不想突然

把持不住。

  ‘嘿……小清,起来学习了!’由于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来掩饰我此时的尴

尬,只好找这个无聊的借口了。

  ‘嗯。’小清红着脸坐了起来,理了理散乱的头发下床。突然她又伸首凑到

我的耳边轻轻说道:‘哥哥真坏!’

(3)

***********************************

  看来各位兄弟都比较喜欢肉戏多啊,希望这篇文能满足大伙儿的欲望。马上

又要期终考试了,又没有时间写文了,好歹现在把《小妹》结束了。至于异梦,

看的人也不多,我也就当作自娱自乐的写了(本人喜欢情大于色的文章),也许

写完后有心情便再发出来。

  

***********************************

  快乐的日子总是让人觉得过得很快,我才感到自己刚到家没几天,就已经七

月二十几号了,由于小清马上就要升高三,她的学校要求高三的学生在八月份补

课,这就意味着我剩下的一个月里会很少和她见面。

  小清上的学校是在离家几十公里的市区,爲了保证她的食宿,爸妈特意在校

外和单位里的同事,共同爲她和另外一个女孩租了一间房子。由于爸妈平时要工

作,因此只有在周末才能去看她。另外一家从乡下的老家中。请来了一位亲戚照

顾两个女孩子。

  但是,那个女孩子比小清小一届,按学校规定,她并不用在八月份补课。这

样一来,小清就要孤单地一人呆在那里。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和小清独处

的机会。爸妈自然不放心她一个人住,而我自然可以趁此向爸妈请愿,由我去照

顾小清。

  正爲此事烦恼的爸妈听到我的建议,自然很是高兴,不过很快就被否决了。

在父母的眼里,我可还是个需要照顾的大孩子,现在反过来去照顾小清,肯定是

难以胜任的。

  自己的建议被他们否决后,我的心情自然不是很好,但见到他们并不是由于

疑虑我和小清的性别而否决的,我的心中便踏实下来。于是我便死缠烂打,向他

们解释我去照顾小清的种种好处,并且告诉他们剩下的这几天中,我会认真地和

妈妈学几样菜,以便照顾小清的伙食。

  最终,他们答应了,毕竟小清那边是需要人的,他们自己又分不开身,而请

个保姆又不实际,我去实在是最佳的方案。当爸妈把这个决定告诉小清后,我能

看出她眼中那流露出的高兴神态,这让我由心底感到一种甜蜜的感觉。

  学烧菜并不容易,现在是暑假,天气本来就热,而厨房里就更热了,每学一

个菜便要留下一身粘粘的臭汗。不过想到自己的下一个月仍然能天天见到小清,

而且能爲她做饭、照料她,这点苦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来家的这一个月中,我感觉到自己和她的感情有着质的飞跃,我很怀疑开学

到校后,见不到她自己会变得怎样。平时当她没有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像

丢了魂的人一样,干什么事都提不起劲来。每逢这样时,我总会嘲笑自己没用,

自己毕竟是经历过一次失败初恋的人,没想到现在仍然受它影响。

  八月份能和她在一起的忧虑解决了,那一直困扰我的大问题就显得更加突出

了。近一个月,我和她的亲匿动作自然不会少到哪里,但每次我这个自认爲是勇

敢无畏的大色狼,总是会在最后的那一关前放弃前进的念头。

  我知道自己如果要求的话,小清百分百会同意。可是摆在我面前的还有其他

种种困难,父母那边的阻力应该能解决,我看得出他们很喜欢我和小清在一起,

但我总是疑问自己是否只是对小清欲望的需要。如果我和她做了,那就要承担起

相应的责任,虽然我并不怕承担,也很乐意承担,但现在小清还是个高中生,不

知和她做了究竟会産生什么样的影响。

  就在这思想的斗争中,我和她住进了那间被我戏称爲爱的小屋的房子。由于

这里比家那边温度更高,父母曾在小清放暑假前,给她的房间中装上了空调。当

我们来到此处时,父母好像想起我们两个的性别差别来,便让我住在客厅里。

  等到他们走后,我便把给我用的席子一卷,扔到阳台上,同时对着小清笑嘻

嘻地说道:‘小清,哥哥和你睡一张床!’

  ‘大色狼!爸妈不是让你睡在客厅嘛!’小清跟我顶嘴道。

  这丫头,由于知道我在家中经常看一些黄色小说,便称唿我爲‘大色狼’。

我本来就是色狼一个,也便任由她叫了。

  ‘呵!这么热的天,你想让我在外面热死啊!在你房中则不同了,晚上可以

吹空调。’

  ‘嗯……’小清看了我一会儿,便笑眯眯地说道:‘那你就在我房中打地铺

好了。’

  ‘你床那么大,也不至于这么吝啬吧?再说,睡在水泥地板上对身体不好,

而且没有蚊帐。’

  ‘人家才不是吝啬呢!吹空调的话就没有蚊子了。’

  看到她仍然反对,虽然我觉得她这是故意逗我,但我心中还是莫名其妙地不

舒服起来,自己身上的那副高傲的臭脾气也就沖了上来。我默默地走到阳台,将

席子摆到她房中的地板上。本来是想铺在外面的,但实在是受不了炎热和蚊子,

便只好这样了。

  帮她收拾好东西后,我便沖了个澡,自己闷闷地坐在席子上,摆弄起我的笔

记本电脑来。我这副阴阴的脸弄得小清也高兴不起来,她洗过澡后便坐在我旁边

的床上,默默地看着我玩着无聊的游戏。一局玩完,我刚刚不爽的心情也稍微好

了。我看了她一眼,她看到我望着她,便噘起嘴来瞪着我。

  唉,小清不过和我开玩笑而已,我却是这样。我心下暗暗后悔自己刚刚的行

爲,都怪自己的这副臭脾气。

  我站起身来,握住她的手,说道:‘怎么?生哥哥的气了?’

  ‘我才没生气呢!’小清晃了晃自己手,想要挣开。

  ‘这还没生气?口气这么凶。好啦,别气了,刚刚都是哥哥不好。’我边说

边要想把她搂进怀里。

  ‘死哥哥,坏哥哥,动不动就不理人家,阴着那个脸!’小清捶了捶我的胸

部道。

  我重新坐下来,把她揽到怀里,将她刚刚流到脸上的泪痕舔干。

  ‘这么大了还哭鼻子。’我轻声地安慰她道。

  ‘还不是你弄的。’

  ‘好,好。都是哥哥的错。以后哥哥天天爲你做饭,好吧?’

  ‘天天?’

  ‘对啊,我呆在这里的一个月,你要上课,当然我得做饭给你吃啦!唉,可

怜我明天就要六点钟起床做早饭喽!’

  小清看到我故意摆出的一副哭丧脸笑了起来,她刮了刮我的鼻子说道:‘呵

呵,哥哥睡不了懒觉了!不过刚刚哥哥不是说天天给我做饭吗,怎么又变成一个

月了?’

  ‘好哇,你故意挑我语病!’看到她笑了,我心里也高兴起来:‘天天就天

天,不过我开学后怎么做给你吃?’

  ‘以后嘛……’

  看到她这副得意的样子,我旧话重提:‘那……你还让我睡在这个席上?’

  小清瞪了我一眼:‘我敢吗说不吗?说个“不”字你就不理人家!’

  我朝她‘嘿嘿’的笑了两声,情人间的打情骂俏真是让人过瘾。

  我打开一个文件夹,说道:‘明天你就要上课了,我们看场电影吧!’

  ‘嗯!哥哥,鼠标给我,我来挑!’

  ‘好。’我惬意地向后一躺,任她摆弄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突然想到自己珍藏的几部A片还在电脑中,要是被她看到了

该多么尴尬。想到此处,我连忙坐起身。晚了。小清已经打开了那个文件夹。

  同时,耳边传来小清的疑问:‘哥,这个H是什么啊?’

  我的脸发烫起来,H是我给那几个A片起的名字。看到她已经点开,只好任

由天命了,反正她已经知道我是个经常看黄色小说的色狼,现在再让她知道我看

A片也没有什么。

  ‘小清,这是黄片啊,不要看了!’我制止道。

  小清看了我一眼,有些羞涩地说道:‘黄片就黄片!既然哥哥能看,我也要

看。’

  晕!是不是因爲这里不是在家,这丫头胆子也变得大了?本来我是应该制止

的,但心中总是有些浅浅的期望,于是原本要制止她的话便没有说出口。我收藏

的片子并不是那种上来就做类型的,而是男女之间先是亲亲我我,而后再切入正

题的类型。大概开播二分钟后,小清转头看了我一眼,看她那红彤彤的嫩脸,我

就想亲一口。

  她轻声地说道:‘哥,这就是黄片?他们只是亲嘴吗?那我们平时不是和他

们一样?’

  ‘当然不只亲嘴儿了。’我邪邪地笑了笑道,接着我凑到她耳边:‘小清,

你想不想那样啊?’

  听了我的话,小清的脸红到了耳根。见她没有出声,我就轻轻舔舐着她的耳

子立马热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片子里的两个角色渐渐进入主题,两个人很快便脱的光熘

熘了。只见男人躺在床上,那女的则反趴在他的身上,玩起了六九式。

  此刻,小清是看得目瞪口呆,她脸上的红晕也渐渐退去,很认真地问我道:

‘他们怎么那样?脏死了!’

  想不到这丫头看黄片时都像是在学习一样,如此认真,还不时地提出一些疑

问。我这个做哥哥的在回答她的问题时,都有些羞涩地说不出口。

  ‘洗过就不脏了。’我答道:‘虽然我们认爲那样很脏,但其实是我们心理

上的感觉而已罢了。你想啊,人的手比那些东西还脏呢,人们不是还常常亲吻情

侣的手?’

  虽然我现在答的容易,其实在我第一次看到彼此口交时,心理上也是难以承

受。答完了她的问题,我靠上前去,此刻外界的刺激已经让我难以再忍受了。我

剥去她身上的睡衣,抱着她,轻揉着她的双乳。

  这种程度的亲密我们在家中有过几次,此时她也没有什么反对的动作,不过

由于旁边黄片的缘故,她原本对视我的眼睛早就向别处望去,而且口中还喘着粗

气。虽不如电脑中发出的那‘嗯,啊’声,但却比那更加挑逗我的欲望。

  ‘呀!’

  小清轻唿了一声,沈迷在她身上的我向电脑屏幕看了看,原来那两个家伙已

经真刀实枪地干了起来,看到那男人的大力抽送,我将小清一把抱起,粗野地抛

到了床上。

  小清大概也知道下面会发生些什么事,娇羞地说了一句:‘哥轻点嘛。’

  我没有答她,翻身将她扳过来,像刚刚屏幕里一样玩起了六九,不过我当然

不期望小清能像那样爲我口交。捋下她白洁的内裤,我细心欣赏起她的小妹妹起

来。首先映入我眼中的是那一道不深不浅的股沟,白净的皮肤从她的嫩嫩的屁股

一直延伸至那褶皱的屁眼儿处,再下面则是已经有些亮晶液体的一道细缝儿。我

捋了捋她那稀松的有些黑中带黄的卷毛儿,然后伸手拨开那两片嫩肉。

  女孩子的神秘之地是如此地令人神往,怪不得有人说男人享受在视觉,这片

美景,相信很多男人都会爲之痴迷。被我拨开的小缝中露出了里面鲜红的膣肉,

看到这副迷人的景象,我怎能忍得住?舌尖很快便伸到缝里绕动起来,小清被我

这突然的袭击击得身子一颤,我连忙双手扶住她的雪白屁股。

  ‘小清,你下面好香好香啊!’我喳了喳嘴道,虽然我并没有品尝出什么味

来,但心理上早就觉得那里一定是香喷喷的圣地了。

  ‘嗯!’小清模模煳煳地应了一声。

  而我在贊完后,舌头立刻回到岗位上,辛勤地耕耘起来。不多久,她的下面

便被我的唾液和她的爱液弄得一片狼藉。我定了定神,观赏起那一翕一张的小洞

来。正观赏间,突然觉得我那早就坚硬的下体进入了一个温暖的宝地。

  ‘唔!’

  我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心神不由全部集中到我的下体上去。我能清楚地感

受到小清的丁香小舌,在我的龟头上绕来绕去,那种酥麻的感觉让我就像爽上了

天,这与自己打手枪的感觉真是有天壤之别。

  感受着她香唇在我的阴茎上上下套弄,我的舌头也重操旧业,细心地爲她舔

舐起来。眼前迷人的景色,再加上我下面享受着她温柔的服务。不多久,我的下

面便涌起惊天巨浪般的快感。直觉得自己屁眼一紧,下面便像火山般喷发起来。

  ‘唔……’小清哼了起来。

  我也连忙坐起身,看到她嘴边流出的白浆,心下有些兴奋又有些担心。

  小清撕了几张面纸,吐掉后又擦了擦嘴,抱怨地问道:‘哥哥喷出的什么东

西啊?碱碱的,难吃死了!’

  我爱怜地把她抱到怀中:‘那是精液啊,你初中健康课应该学过的。’

  ‘看那片子里面女的舔那个一副很舒服的样子,我感觉没什么舒服的啊?刚

刚那精液……不说了……’

  我心下暗暗笑了一下,说道:‘小清,刚刚哥哥舔的你舒服吗?’

  ‘嗯!’她低声哼了一下,把头埋到我的怀里。

  我抓过她的手,放到我的宝贝上,我才不想没有真刀实枪地干过就结束呢。

原先困扰我的问题,早就被我踢到一边去了。

  ‘哥哥,干吗?’

  ‘帮我揉揉,好吗?’

  她没有说话,手却轻轻地爲我揉搓起来。我看着她那柔嫩的小手,努力想像

各种艳丽的场面,同时双手不停地揉捏着她的双峰。很快,我的下面便重振雄风

了。看到长枪已经备好,我把她压在身下,摆好了姿势,深情地望着她。她也知

道我将要做什么,双手抓着我的腰,闭上了眼睛。

  我长舒一口气,提枪对准位置,腰部猛地一挺,便深入到了她的幽径里面。

看着她缓缓留下的泪水,我心里晃过一阵不安。伸手将她的泪水拭去,我轻轻地

抽插起来。逐渐地,小清脸上的那种痛苦的表情消失了,虽然还皱着眉头,但她

的嘴中断断续续地哼出动听的声音来。三四十下后,我停了下来。

  小清睁开眼望着我,我对她笑了笑,将她扶起来,问道:‘怎么样?’

  她脸红了一下,说道:‘一开始痛死了,后来有种痒痒的怪感觉。’

  我让她趴下,自己从后面重新插了进去,同时双手探前,握住她那因彼此撞

击而左摇右颤的双乳。慢慢地,我的力量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

  ‘噢,哥哥,噢……’小清不断地叫着。

  此时她那白的耀眼的身子,柔软地全靠我双手和她身下的垫子撑着。她的幽

径中爱液突然多了起来,而我也在这汪洋的大海中爆发。

  疲劳的我躺在她身旁喘着粗气,小清拭去我额头上的汗,关心地问:‘哥,

很累吗?’

  我笑道:‘嗯!是很累,不过值得!’

  我的四肢紧紧地将她缠绕起来,恨不得两人结爲同体。

  ‘哥,我也累了,咱们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明天?’

  我暗暗唿了一声,唉,自己真的做了,虽然她是自愿地,可是……

  ‘小清,哥哥以后一定会照顾你一辈子,天天做饭给你吃。对了,明天我会

打电话给爸妈,告诉他们我的女友是谁哦!’

  她娇羞地答道:‘随你啦,这么羞人的事也跟爸妈说?’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不说!好了,睡了!’

  自己的邪恶计划终于实现了,虽然自己不知是对是错,但我心下发誓,今生

今世,一定会守护好小清,爱她一辈子。

                【完】


女优:工藤ララ

标签:#AVS-collector #CENSORED #Chinese-sub #Kudou Rara #pretty girl #sailor suit #school girl #school uniform #slut #Training #Work alone


【成人 黄色 小说】小 妹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