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激情 小说】异地女友 (第二十六章)七天(5)



(第二十六章)七天(5)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进房间的时候,我已经坐在电脑前,换下了监视了一个

晚上的小C,庆幸的是一个晚上,小毅也没敢再对小路怎样,小路也安稳的睡了

一觉。

  在焦急的等待中,电话响了起来,干爹派来的小兵已经到了,正在酒店大堂

等着我。

  把他们接了上来酒店房间之后,我再次观察了一下小路房间内的状况,同时

跟两名小兵说着:「你们知道来干什么的么?」

  看似比较成熟的一个小兵回答我说:「我们不知道,首长吩咐,我们只需要

全程配合你的要求就可以了。」

  我接着问:「那如果待会要面对的是比你们职位还要高的军官呢?如果我要

求你们把他控制住,你们能做到不?」

  小兵楞了一下,随即坚定的回答:「我们一定会尽力而为!」

  我想了想,让小C在我身上也装了一个窃听器,好让他能知道我那边的变动

,有什么意外可以马上跟我干爹联系。

  而事实也证明了,我这个举动是正确的。

  我先是让小兵去通知酒店的经理,待会我们将以执行公务为由进去把小路给

救下,这一层将会暂时封锁。

  随后。

  我带着两个小兵走到了小路他们房间的门口。

  此时我的心情很復杂,马上可以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让我开心不已,但想

到小路这几天遭遇的事情,她经受不起任何一丝的刺激,怕是也不想见到我吧。

  我们用从酒店经理手上得来的备用房卡把门打开,两个小兵沖进去,在枪械

的威胁下,小毅毫无反抗的便被制服了。

  当我走进房间的时候,小路刚从浴室�出来,看到我的出现,她马上躲回浴

室�,关上了浴室门,死活不肯打开。

  我看了一眼在房�跪着的小毅,冷声说着:「你们两个看着他,别让他乱动

。我待会再问他话。」

  说完后,我轻轻敲了一下浴室的门,温柔的说着:「小路,媳妇儿,没事了

,我是阿明,你开一下门,我来救你了。」

  浴室�的小路不发一语,我只能接着说:「宝贝,别担心,不会再有人欺负

你了,出来咱俩回去吧。我带你回家,一起过咱俩的新生活好吗?」

  小路抽泣的声音从浴室�传来:「我们回不去了,阿明你走吧,我不能见你

。」

  听着小路的声音,心中一阵酸楚,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楞了一下,接起了电话:「餵,哪位?」

  电话�传来的是阿国那低沈的声音:「阿明啊,我是阿国,好久没见。」

  听着他的声音,我巴不得现在就杀了他,但我只能强忍着怒气,说:「是很

久没见,你还没到Y市么?我这正跟小路和小毅聊天呢。」

  阿国似乎对我的发现并不惊奇,说:「哦?我还想说等到了再和他们一起去

找你呢。那正好了,昨晚传了两个文件过来,应该放在移动硬盘�,你可以先看

一下挖。嘿嘿,一会等我来了咱再聊吧。」

  阿国说完便挂掉了电话,而浴室�的小路的手机似乎也响了起来,只听到小

路低声的说着「好吧,我知道了。」,随后便开了门出来,和我四目交接。

  我凝视着小路那秀美的脸庞,伸手摩挲着她那带着泪痕的脸颊,再也无法忍

耐这些天的思念,紧紧的把她抱在了怀�。

  小路在我怀�挣扎了几下,也紧紧的抱着我,任由泪水夺眶而出,我的胸前

感到了一片湿热,两人抱得更紧。

  我扶着小路走到床边,轻轻抹去了她眼角的泪水,温柔的说着:「媳妇儿,

睡一觉好么?睡醒了我就会把所有事情都解决了。」

  小路看着我的眼睛,说:「老公,我……」

  我用吻封住了小路想要说下去的话,亲吻过后,我轻扫着小路的后背,说:

「啥都不用说了宝贝,过去的就让他们都过去吧,我爱你。」

  小路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看着我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便躺了下去。

  我轻轻关起睡房的门,电话再次响了起来,还是阿国打过来的,我接起来说

:「阿国,还有什么事么?」

  阿国说:「没什么,应该见着小路了吧?不让你见着她,我怕你安不下心来

看那视频。然后,你也不需要问小毅任何问题,我想看完那些视频之后,你会知

道很多你想要知道的事情。还有,我估计要差不多晚上才能到Y市,在那之前,

你会有很多的思考时间的。」

  说完,他再次把电话挂断了,仿似哑谜一般的话语,让我有着不安的感觉,

但现在,只能是先看看那两个视频了。

  走到电脑前,打开移动硬盘,看见�面满满的全是按时间来命名的视频,我

找着昨天的日期,先是点开了第一个,然后,我便楞在了当场。

  竟然是我当初对阿邦和小龙下手的录像,我忙不叠的关掉了视频,阿国什么

时候把这段给录了下来,难道这就是他用来控制小路的工具吗?如果这录像流了

出去,那等待我的将是一连串难以解决的问题,阿国自然也难逃干系,为什么他

会冒这么大险?我定了定神,这时候,房门被打了开来,原来是芳芳回来了。

  看着她一脸疲惫的模样,想必也是昨晚接客累的,当她看到眼前的我和小毅

以及两个小兵后,转身正想要逃跑,但被其中一个小兵拎小鸡似的拎了回来。

  小兵用询问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转念一想:「两位兵哥,你们想必在军营

�很少能够碰女人吧?」

  年纪较小的小兵看着芳芳修长的裹着黑丝的双腿,以及那在衣服下遮掩不住

的饱满的胸部,看得入了神。

  年纪较大的则是咽了咽口水,说:「在军营�女兵都很少,可以说基本上见

不着女人。」

  看着他们两个的模样,我心中有数,随即便说:「那好办,这女人反正也是

个骚货,你们两个轮流拖她进浴室�面玩吧。」

  芳芳一听我的话,看着我眼中的带着报復的笑意,说:「明哥,你变了。小

路不会爱着这样的你的,要我说,小路骚起来比起我有过之而无不及。」

  说完这番话,她转过身无视我那几欲喷火的眼神,认命般的走进了浴室,年

纪较长的小兵便随后跟了进去。

  此时我的目光正好迎上了跪在地上的小毅,看他的眼神�那充满挑衅的笑意

,我走上前去一脚把他踹翻在地,冷声说着:「等阿国过来,你们都会得到我的

惩罚的。别再抱幻想了。」

  小毅嘴角流着血丝,笑了笑,说:「阿明,不要以为你还真的是没人怕你。

我劝你还是赶紧看视频吧。」

  说完他便闭上了眼睛,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我坐回电脑桌前,戴上耳机,打开了第二个视频。

  视频�出现的是一间办公室,看布置应该是在军营�,这时候阿国和小毅出

现在镜头�,看来应该是阿国的办公室。

  阿国说:「小毅是吧?你跟着大明混了多久了?」

  小毅坐在那仍是心神不定,颤巍巍的说:「我跟了明哥有七八年了,以前我

一直帮他处理一些黑道上的事。」

  阿国追问:「你觉得大明他信任你么?」

  小毅仿佛被针刺中般的站了起来,问:「国哥你为什么这样说?是不是明哥

和你说了些什么?」

  看着小毅的表现,他那时候还是忠心于我的,看来阿国是离间了我和他的关

系,好让他能掉转枪头对付我。

  阿国轻笑了两声:「呵呵,小子你可以放心,你明哥没和我说什么。我觉得

以阿明以前的性格,他最重视的人除了家人就是兄弟,小路只是一个女人,应该

不会对你做些什么。」

  他顿了顿,补充了一句:「不过,我看他那家伙,好像真对小路动了感情了

,怕是把她当成家人看待了。」

  小毅听完阿国的话,颓废的坐回到椅子上,喃喃的说:「明哥,我对不起你

。」

  阿国走过去,拍了拍小毅的肩膀,说:「小毅,我看你小子也是个人材,阿

明即使想也应该不会朝自己的左臂右膀动手的。」

  该死的阿国,他这样说绝对会让小毅觉得我是准备要对他动手了。

  阿国看小毅没有反应,接着说道:「如果阿明朝你动手,你打算怎么办?」

  小毅擡起头看着阿国,垂头丧气地说:「我不知道,刚明哥对我的表现很是

冷静,但以前他这样,也就是说他的火气越大,我估计真要对我动手,我只会是

死路一条了。」

  阿国哈哈大笑了两声,说:「如果说,我可以帮你,让你什么事情都没有,

甚至可以过得比以前更好,你肯不肯帮我。」

  小毅不解的看着阿国,问:「国哥你有什么办法?如果是要我背叛明哥,我

想我做不到。我能有今天,全靠明哥。」

  阿国这时候,把电脑屏幕转了过来,�面正是我在虐杀着阿邦的画面,他指

着画面说:「阿明的心狠手辣,比起以前的他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他比以前

更加的冷静,你觉得他真的不会以你下手么?如果他下手,那你今天有的一切就

全得还回去。而更好的未来,我可以给你,但前提是你答应我的条件。」

  小毅沈默了五分钟,看他手足无措的举动,到最后仿佛下定决心般的看着阿

国,说:「国哥,你说吧,是什么条件?」

  看着小毅的背叛过程,让我再次冷眼看向跪在地上的小毅,他仿佛老僧入定

般的完全无视我的存在,我冷声说:「你不会有未来的,在你背叛我的那一刻开

始,就註定了这个事实。」

  我的眼睛再次转回视频�,阿国似笑非笑的看着小毅,说:「在说条件之前

,我先让你尝点福利吧。」

  说完,他便按了一下桌上的电话。

  不一会,办公室的门打开,一个上身穿女军装,下身却是黑丝加军装短裙的

女兵走了进来,另一个一身护士装,却也是短裙加白丝打扮的女护士走了进来。

  看着两人的背影,一个婀娜多姿,一个风骚无比,在他们转过来面对镜头的

时候,我更是惊呆了。

  穿军装的是小路,护士装的是芳芳,两人的胸部都把制服撑得仿佛随时会爆

开一般。

  小路那时候不是应该被送到医疗室进行治疗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小

毅仿佛也是惊呆了,楞了楞神,说:「这不是芳芳,还有嫂子吗?你们怎么会在

这�?」

  这时候,芳芳抢先回答:「我们在这�很奇怪吗?你们之前一直在找的另一

个代理人就是我啊。然后,小路是我调教出来的哦,嘿嘿,你应该试过了吧?很

爽吧?至于小路为什么会在这?很简单啊,我带她来见大哥啊。国哥,你说是吧

?」

  阿国用手轻轻摩挲着小路的屁股,笑着说:「小毅,你现在应该明白为什么

了吧?我只是在利用阿明替我除掉阿邦和小龙,好让我能把他们的东西给接掌过

来而已,另外,芳芳本来就是我的人,而小路则是我的另一个重要的棋子哦。如

果不是有个这么漂亮的美女,又怎么会引得这么多人来疯抢,至于让她过来,我

也是想试试她的技术,好好调教调教,看一下能不能让我的客人满意而已。」

  小毅半天才回过神来,不可思议的说:「这么说,所有的都是你在操纵才发

生的事?」

  阿国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只是在事情发生后,使得接下来的事情朝我

想要的方向发展而已,然后顺便加快一下事情的进展而已。芳芳,你今天的任务

就是让小毅舒服。小毅,芳芳就是你今天能享受到的福利。」

  芳芳媚笑着说:「老大,那我和小毅进�面的房间咯。小路我这边给她准备

的药效大概是一个小时左右的,应该可以吧?」

  阿国笑着摆了摆手,说:「做得不错,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现在赶紧服侍

小毅去吧。小毅,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既然如此,你选择的就两条路,要

不就是跟着我混,我会给你的远远大于阿明能给你的。而另一条路,我想你自己

应该知道。」

  果然,阿国阴险的软硬兼施,对小毅这本来就已经摇摆不定的心起了作用,

小毅看着阿国,伸出了手,说:「国哥,以后小毅我就跟着你混了。」

  两只男人的手握在了一起,仿佛一拳打在了我的心上,这就是兄弟的背叛,

这就是我和小路今天的遭遇的幕后黑手。

  在小毅搂着芳芳的腰进了房间后,视频�只剩下小路和阿国,阿国自言自语

的说:「阿明这小子运气不错,竟然能够把这么漂亮的美女给追到手,不过那又

有什么用,还不是给我玩弄?官大一级压死人,阿明你以前也算是凭着父荫威风

了够久了,以后,你就让我看看你那丧家犬的模样吧。」

  边说着,阿国的手把小路的裙子拉高,隔着丝袜在捉捏着那充满弹性的臀肉

  看似小路的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一直并未出声的他,靠在阿国的肩膀上,

口中发出呢喃的声音:「老公……人家的屁股……被你捏得……好舒服……」

  阿国一巴掌拍打在小路的屁股上,狠狠地说:「叫什么老公?别把我和你那

个阿明相提并论,叫主人!」

  小路被打得生疼,嗔怪的说:「是……主人……主人打得……小路好疼……

  阿国又一巴掌打在小路的屁股上,说:「主人打你是在宠爱你,你应该开心

才是!」

  小路妩媚的看了阿国一眼,说:「小路……最喜欢主人……打小路的屁屁…

…屁屁……被打得……好红……主人要看么……」

  说完更是用双手撑着办公桌,屁股向后翘着轻轻摇晃,被黑丝包裹的修长双

腿和又圆又翘的肥臀透着淫磨的感觉,黑丝下丁字裤的细绳,嵌入肥美的阴阜中

,如同召唤着一双大手来解放它的束缚。

  正如她所期待的一般,阿国的大手用力一扯,黑丝被扯出一个大洞,小路仿

佛被解放一般发出一声「嗯啊」

  的呻吟。

  阿国大手贴肉的在屁股上摩擦着,说:「小路你这骚货,打了两巴掌竟然还

湿了,难怪这么多男人操你你还挺享受的。」

  小路在药效和阿国的语言刺激下,仿佛被带动起了淫荡的本性,颤声呻吟着

:「主人……小路是骚货……主人……随便打……随便操我……我喜欢……」

  阿国听了小路的话后,更加兴奋,又是一巴掌打在小路的屁股上,说:「小

路你不只是个骚货,你简直就是条母狗,任人操的母狗。」

  小路被打得直呻吟:「啊……主人……好舒服……小路……是母狗……随便

操我……啊……」

  阿国停止了挑逗小路,看着小路摇晃的屁股,说:「母狗,来让主人看看你

他妈都学了些什么,想让我操你,就伺候得我舒舒服服。」

  阿国走过来拿过摄像头,移到了办公桌上,朝着摄像头说:「阿明,看着吧

。看着我怎样操你的小路,看她母狗一样的求欢吧。」

  说完便坐在了大班椅上。

  小路正想绕过桌子走到阿国面前,阿国猛喝一声:「你这母狗就该有母狗的

样子,谁批准你走过来了,给我爬着过来!」

  这时候的小路如同中了魔咒一般,趴在地上,摇晃着屁股朝阿国爬了过去,

只见小路趴伏在阿国身上,温柔的替阿国解开衣服的钮扣,伸出香舌在挑弄着阿

国的乳头,继而含着吸得啧啧有声。

  顺着阿国肌肉奋起的胸膛,腹部,小路一路往下亲去,隔着裤裆亲吻着阿国

的肉棒,双手在解着阿国的皮带,在解开裤头,拉开拉链后,小路帮阿国连同内

裤一块脱掉裤子,阿国的肉棒也如放生一般的在空气中矗立着,青筋满布的棒身

,如同鸡蛋般大小的龟头,比起之前大潘和阿林的那两根更要粗长。

  小路扶起肉棒,用手轻轻套弄着,舌头在舔弄着阴囊的皱褶,吮吸着核桃般

大小的阴囊,阿国闭着眼睛仰躺在椅子上,享受着胯下美人的服务。

  只见小路顺着棒身,小嘴一路轻吻至龟头,张开小嘴含了进去,粗壮的肉棒

把小路的嘴撑开成圆型,已经塞得满满的,而小路仿佛要把整根肉棒吞进去一般

的不断把肉棒收纳进口中,俏脸上因窒息感而泛起的红晕,和着痛苦的神情,让

人不禁担心是否会让这深入的口交是否会把小路的小嘴给撑破。

  电脑前看着这一幕的我,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小路那仿佛全然不顾自己的舒

服,只为了讨好肉棒的主人的举止,可恶的阿国,竟然让小路变成如此淫荡的玩

物。

  在不断的深入中,阿国发出轻声的呻吟:「爽,真他妈爽,比芳芳含得还深

,你这母狗果然是个天生的浪蹄子,真是个好货色,难怪会让这么多人对你神魂

颠倒。」

  小路听着阿国的话,如同得到鼓励一般的,开始套弄起口中的肉棒,嘴�不

断发出「呜呜」

  的声音,仿佛在应和着阿国的话语。

  只见肉棒在小路的口中被不断的套弄着,小路时而伸出香舌舔弄龟头,时而

深深含下,时而侧脸舔舐棒身,整根肉棒上布满了小路淫靡的口水,在灯光下发

着光。

  阿国被小路卖力的口技弄得直唿爽快,说:「母狗服侍得不错啊,这小口,

给老子好好含着,我要射到你丫的嘴�去。」

  说完双手抱着小路的头,在胯下不停的活动着。

  小路的小口被阿国如同小穴一样的被操干着,强烈而快速的窒息感使得小路

双颊绯红,眼角噙泪,一脸痛苦的表情,但让我惊讶的是,小路一手扶着阿国的

肉棒,另一手却在自慰着,扒开丁字裤的细绳,揉搓着自己的阴核,随着口中肉

棒的抽插加快着揉搓的速度。

  当阿国死死按住小路的头,在她口中一泄如註的同时,小路也在揉搓中身子

发抖,我在视频中清晰看到小路小穴中的浪水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看来她也自

慰到达了高潮。

  阿国在射完精后瘫坐在椅子上,说:「母狗还在自慰啊,是不是想让主人操

你的骚B了?」

  小路一边替阿国清理着肉棒,舔弄着好让它重振雄风,一边点头,并用骚媚

的眼神瞄向阿国。

  我看见阿国的肉棒在小路的舔弄下,再次昂首挺胸,接着阿国便说:「母狗

,你点个鸡巴的头啊,该怎样表达,自己想想!」

  小路吐出口中那已被清理干凈的肉棒,舔了舔嘴角溢出的精液,站了起来把

身上的衣物脱得一干二凈,赤身裸体的坐上了办公桌,双腿M字型打开,一手捏

弄着自己因兴奋而早已挺立的乳头,一手把已微微张开的阴唇撑开,看着阿国,

呻吟着说:「主人……母狗的骚B……等着主人的……大鸡巴……求主人……用

大鸡巴……填满母狗的骚B……把主人的精液……灌满母狗的……子宫……」

  小路的话,让我几近崩溃,在之前的那么多次,小路都从未说出过这样的话

语,到底为什么小路会变成这样,是因为芳芳,还是因为阿国,还是说是遭受到

这一连串的事件,让她变成了这样。

  阿国哈哈大笑,站起了身子,扶着狰狞的肉棒,用龟头在小路的小穴外缓缓

的摩擦,小路不停的耸动着屁股,仿佛想把它深深纳入阴道中,得不到满足的小

穴口不停的流出一阵阵淫水。

  阿国看着眼前的美人在不停的扭动着娇躯,肆意的表达着对他胯下之物的渴

求,不禁觉得心�一阵大爽,说:「妈的,早在阿昌那小子调教你的时候,我就

想找机会把你给搞定的,只不过想说让别人先调教你一下,结果谁知道这么快你

就被那个小A给破了处,还让阿明给泡到手了,正好让我一块给报復他了。哈哈

,估计他看到你这样子,该眼睛都冒火了吧。」

  阿邦、小龙、小毅和阿国,身边的兄弟接二连三的出卖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呢?尤其是小毅和阿国,小毅我视他如亲生弟弟,阿国则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沈稳

可靠,为什么会同时出卖我?难道真的是在我这出了什么问题么。

  在小路的一声娇喘下,阿国的龟头挤进了小穴,小路擡起了屁股,好让肉棒

能进入更多,阿国不禁低吼:「真他妈紧啊,你这母狗,被这么多人操过,竟然

还没变松,果然是个天生极品,用你来报復阿明是再好不过了。」

  随着这一声低吼,阿国挺动腰身,在小路翘臀的主动迎合下,深深地全根插

入了小穴中,只见小路双手不由自主的搂着阿国的脖子,全身颤抖了起来,高声

呻吟:「主人的鸡巴……全进去了……插到花心了……小路要被……插坏了……

啊啊啊……小母狗要去了……主人……好舒服……骚货被……主人……插上天了

……」

  在阿国的这一下插入中,小路被药效以及挑逗早已带起的欲望一下子激发了

出来,顿时便到达了高潮。

  全身发软的小路,仍然在挺动着屁股迎合着阿国的抽插,不断的说着:「给

我……主人……操我……小母狗要让……主人……舒服……好深……好硬的……

鸡巴……爽死我了……主人……狠狠干我……」

  看着眼前犹如发情的野兽一般不停的索要的小路,阿国仿佛也被感染了,挺

动的频率在不断加快,肉体碰撞所发出的「啪啪」

  声,配上小路那娇嗲的呻吟和阿国那低沈的喘息,如同一曲淫靡的乐章在播

放着。

  阿国抱起小路,让小路双腿盘在他的腰上,单手捧着小路的屁股,一手拿起

摄像机,转过身便朝休息室走去。

  这姿势每走一步,肉棒便深深的插入小路的小穴中,让小路不由得紧紧夹住

阿国的腰身,放声呻吟。

  当走进休息室后,芳芳和小毅早已完事,正在小毅胯下替他清洁着,而小路

仿佛不知道正在被别人欣赏着她的淫浪表演,仍然在高声呻吟着。

  芳芳看到阿国走进来,便松开了口中的肉棒,淫荡的笑着说:「嘿嘿,老大

,小路被调教得不错吧?她还真适合做这事儿,看她那骚浪劲,肯定比我还更受

人欢迎。」

  小毅在一轮发泄后,再次看到小路那诱人的肉体,刚刚被芳芳清洁过的肉棒

又再度復活,眼睛盯着小路和阿国的结合处,不断的咽着口水。

  阿国让小路趴在床上,后入式再次长驱直入,小路无力的伏在床上,娇喘着

只剩下「嗯……啊……」

  的呻吟,阿国享受着小路那充满弹性的屁股,肉棒插入时胯部的撞击被丰满

的臀肉弹了回来,仿佛是在欢迎着肉棒的抽插。

  阿国把手中的摄像机丢给芳芳,说:「芳芳你安心做好你的代理人就行了,

别老是想着去接那些客户。现在帮我好好拍下来,这带子对我作用大着呢,整点

专业水平出来看看。小毅,你要是想玩也可以一块来,只要不是人肉三文治,我

都不介意的。」

  说完,阿国双手掐着小路的细腰,再次加速抽插了起来,芳芳拿着摄像机,

对着两人结合的部分特定了起来。

  只见小路的小穴在阿国抽出的时候,粉色的嫩肉被带出,在阿国插入的时候

,小穴内泛滥的淫水则被挤得顺着大腿流在了床上。

  镜头拉回,小毅已经站在小路的身前,小路看见眼前挺立的肉棒,竟然转过

头呻吟着以娇媚的眼神看着阿国,仿佛在征求他的同意,在阿国点头后,小路毫

不犹豫的便深深含入小毅的肉棒。

  小毅看着自己的肉棒在曾经的嫂子口中享受着那令人酥软的口技,如同着了

魔似的按着小路的头,开始了抽插,边操干着小路的小嘴,边说着:「妈的,这

女人兄弟们看着早就眼都冒金光了,丫的就阿明那家伙当她是宝,我看是谁都可

以上她。我操死你。」

  小路身上泛起大片的粉红,在阿国和小毅的前后夹击下,双手抱着小毅的屁

股,配合着小毅在口中的操干,屁股则向后耸动着迎合着阿国的抽插,呜咽了接

近十分钟后,小毅低吼一声:「婊子,老子现在全射给你,给老子全吞下去。」

  说完便死死的按着小路的头,喷发出了浓浓的精液。

  而阿国也按着小路的腰,再一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呻吟着:「我操……这

母狗的小穴……夹得够紧的……老子要射了……」

  说完,阿国紧紧掐着小路的腰,挺动屁股,深深地全根没入,灌满了小路的

小穴。

  而在前后同时的丢精之中,小路全身再次剧烈的颤抖,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在小毅离开她的樱桃小嘴的同时,小路仿佛被解禁般的大声欢叫着:「啊啊啊…

…主人……灌满了……小母狗……好烫……小母狗……要死了……受不了了……

好满……谢谢主人……」

  高潮过后,小路整个人瘫软在了床上,不住地喘息着,芳芳看了看时间,说

:「老大,药效马上就要过了。很快她就会清醒过来了。」

  果不其然,五分钟后,三人刚刚穿好衣物,阿国示意让芳芳和小毅离开,随

后小路就醒了过来,如见鬼魅似的尖叫了起来,迅速的拉过床上的被子盖在了身

上,颤声说着:「我……我为什么会在这�?我刚刚明明……明哥呢?阿国,你

怎么会在这?你们刚铡对我做了什么?」

  阿国坐到了小路的身旁,轻声说:「小路,你不记得刚刚的事儿了么?」

  小路听着阿国的声音,很努力的在回想着,不一会,痛苦的抱着头,说:「

我不记得了,刚刚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

  说到这,小路依稀记得刚刚仿佛在梦中和自己做爱的男人,声音和眼前的阿

国竟是一样的。

  阿国带着笑意,问:「梦到刚刚我在干你是吧?」

  小路默不作声,低下了头,阿国继续说着:「那如果我告诉你,刚刚你不是

在做梦呢?」

  小路惊恐的看着阿国,说:「那……那怎么可能?」

  这时候,阿国适时的打开了休息室的电视,�面正是播放着刚刚小路在主动

的挑逗他的画面。

  小路不可置信的看着电视画面,反復说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连串的打击,让小路突然有种发蒙的感觉,不知所措的她,看着身边这个熟

悉的面孔,但她的眼�,我看到了是深深的恐惧。

  阿国接着说:「这就是刚刚我们在做的事,你还非常享受,一直跟我说要我

操你。」

  小路听着阿国的话,声音越来越小:「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阿国突然用手掐着小路的下巴,逼迫小路直视着他,说:「这就是事实,你

就是一个骚货,瞒着阿明和别的男人上床,还乐在其中,享受着做爱的快乐。你

喜欢和不同的男人做爱,你和阿昌,你和小A,你和大潘,你和小田,你和阿邦

,你和小龙,你和小毅,你还和我,你敢说哪一次你不是享受得很的?」

  小路仿佛被一个大锤狠狠的砸在了胸口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朝阿国咆哮着

:「我……我……我不是!我爱明哥,我不会对不起他!」

  咆哮过后,小路无力的低下了头,轻声说着:「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这

些?我不是自愿的,我都是被逼的。」

  阿国缓了缓,轻声的说:「可是到后来你不是都很享受么?」

  小路仿佛意识到什么,瞪着阿国,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阿国哈哈大笑了两声,说:「你骨子�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我要你发挥你

的优势,用你的长相,用你的身材,用你在床上的骚浪去替我赚钱,我要你成为

我胯下的奴隶。」

  小路愤怒的看着阿国,狠狠的说:「不!可!能!我答应过明哥,我不会再

对不起他。」

  阿国看着小路愤怒的神色,说:「当然,我不会强迫你,我要让你认识到,

你骨子�就是一个骚货,就是一只只想着做爱的母狗。而且,我觉得你除了答应

我的条件之外,你别无选择。」

  阿国说完便切换了电视,小路看着电视�我虐杀阿邦和小龙的画面,眼角的

泪水再也忍不住滑落了下来。

  小路嚎啕大哭,泣不成声的说着:「明哥……我对不起你……我不值得你这

样……」

  阿国关上了电视,房间�回荡着的是小路的哭泣声,阿国不快不慢的说:「

小路,你也不想阿明出事,不是么?」

  小路止住了哭声,看着阿国点了点头,但接着又说:「你别想用这个来威胁

我,如果明哥有了什么事,我宁愿和他一起死,我也不要对不起他。」

  阿国轻笑两声,说:「我没打算用这个威胁你,我说过,我要的是你自愿献

身。我和你打个赌,如果你输了,那这盘带子,我会送到上面的领导那边,阿明

估计是在劫难逃了。如果你赢了,那这盘带子我会销毁,刚刚发生的事我也不会

跟阿明提起,你和阿明就什么事也没了。」

  小路冷静的想了想,说:「你说吧,打什么赌,只要能让明哥没事,只要不

再让我对不起明哥,我都愿意和你打赌。」

  阿国眼中闪过得意的光芒,说:「果然爽快,很简单,一会我会送你和阿明

出去,当然还有小毅一块。从下周一开始,一个星期内,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

不允许你和阿明有任何的接触,我会给你另外一个手机和外界联系,我也会让人

监视着你。在这一个星期�面,我会安排人找几个目标,然后你去接近他们,和

他们发生关系。如果一周后,我安排的测谎专家对你进行测试,你还是打心底�

爱着阿明,并且不会再对不起他,那就算你赢,否则你就要承认你是一个骚货,

然后做我的奴隶。」

  小路果断的说:「不行!我说过,我不会再对不起明哥。」

  阿国厉声说道:「现在你觉得你有机会选择吗?要不你就答应,要不我就把

这盘带子交出去,把今天事情告诉阿明,看他还会不会要你,看他还能不能活下

去!」

  小路听到阿国这番话,不禁迟疑了。

  阿国缓声继续说:「现在,我只是要求一周的时间,一周后,你可以重新开

始和阿明的生活,这一周内的事情,我保证不会有任何人提起。」

  小路楞了一下,仿佛在思考着是不是应该答应这个条件。

  而看着这一段的我,多么想当时小路是断然的拒绝,我宁愿死,也不愿小路

变成现在这样。

  可惜,事实告诉我,小路接受了,视频�的她,也点了点头。

  接下来,是阿国的独白:「阿明,你看到这段的时候,应该已经见着小路了

,然后也把小毅和芳芳都控制住了吧?他们都只是傀儡而已,我的目标只有一个

,把你有的东西全部夺走或者毁灭,你的地位,你的工作,你的女人,你的生活

,我只会让你空留着一副行尸走肉的身体。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明天我就会

到了,到时候就是我们面对面解决这些事的时候了。还有,别指望你干爹能帮到

你什么了,他有受贿的证据在我的手上。如果我是你,我只会相信自己手�面的

力量。」

  关掉视频,我吩咐在守着小毅的小兵,让他们看好小毅和芳芳,便走进了房

间。

  小路仿佛并未睡着,听到开门的声音,很是警觉的醒了过来,当看到是我,

才低下了头,不敢直视我的目光。

  我坐到小路的身边,让她靠着我的肩膀,轻吻着她的额头,温柔的说:「媳

妇儿,没事了,我都了解得很清楚了。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你的意愿,也不是

我的。经过了这么多事情,我还是放不下你,你是我永远的最爱,如果没有你,

我也不愿意再活下去了。明天,我把所有事情都解决完,就带你回T市,学校�

面我会帮你打点好,我们回去过我们的生活吧。好吗?」

  听着我的这些话,小路擡起头,凝视着我的眼睛,满脸泪水的问我:「明,

我们还回得去吗?」

  看着泪雨滂沱的小路,我的心纠着痛了起来,涩声说:「媳妇儿,只要你想

,我一定会带着你一起走下去,我们肯定能回去的,回到最开始我们的爱。还有

,以后只许叫我老公,回到T市,我就娶你。」

  小路的泪水流得更厉害了,但那悲凄的神色换上了一脸笑容:「老公,我知

道了。」

  说完,小路靠在我的肩膀上,睡了过去。

  而我,则想着阿国最后的那一句,我自己的力量吗?我拿出手机,拨通了父

亲的电话:「爸,我记得你说过,当我遇到什么真的没办法去解决的事情,你都

可以帮我解决,但我必须答应你一个条件,是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惊讶,说:「是的。你是有什么困难了吗?连

你干爹也没办法帮你解决了?」

  我苦笑一下,说:「是的,我想,爸你的力量,也能算是我的力量吧?」

  电话那头的声音这时变成了又惊又喜,说:「当然,我们是父子同心。这样

吧,我现在就安排人过去你那边,你现在在哪�?我这回安排过去的人,是属于

我的直属亲卫队的,只要你不是惹着了和你爸我同级别的人物,都是没问题的。

  这时候,我只能实话实说了:「爸,我要对付的人,是阿国。你有什么条件

吗?」

  电话那头迟疑了一下,说:「阿国……吗?行,条件就是,这件事解决完之

后,你得回家�住一年,陪陪我这老头子,当然,把我未来儿媳妇给带回来给老

子看看。」

  应了声好之后,我挂断了电话。

  明天,总算要到解决这些破事儿的时候了,无论如何,我不会再让小路离开

我。

  希望,能回得去吧。

  P.S:由于工作原因,这一次更新拖得时间比较长。本连载即将进入大结

局,请各位看官多多支持,继续关註小弟接下来的创作。


女优:ちゃんよた

标签:#Big tits #CENSORED #Chanyota #Creampie #Cuckold #cum inside #drama #Hitozuma Hanazono #housewife #Nasty-Hardcore #Work alone


【都市 激情 小说】异地女友 (第二十六章)七天(5)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