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小说】父女伦乱揭密- 26、父女俩的第一次野战



  “爸,真到那时后,我就牵着你的手。你走不动了,我就用轮椅推着你。你不在了,我就在你坟墓旁守着你。到时我也不在了,我就埋在你身边陪伴你。如果真有下一世,我还要跟着你!”——[小兰语录]——

  星期天早上,小兰起床后收拾完毕,背上昨天准备好的,装有今天与父亲一起外出旅游必需用品的背肩包,就出门去健身训练班上课。

  昨天父亲说,他走的时后去训练班接上她,直接上路,中午饭在途中找一家农家乐饭店吃。

  今天的训练小兰第一次走神了,可能是对今天与父亲一起出游,有太多的期盼而心神不定。训练中不停的出错,跟不上节奏。被教练臭骂了一顿,才稍为正常了点。

  平时的训练中,她总是嫌时间太短,一下就到点了。而今天她却第一次觉得训练这么枯噪,时间过去的这么慢。

  11点30分,训练终于结束了。小兰来到场管大门外面,低下头从背包里翻出手机,准备给父亲打电话,问他到了没有。小兰找出手机,拨好号,抬起头一眼就看见,父亲正在对面停车场那里向她招手。原来,父亲早过来等着她了。

  小兰一声尖叫;“爸”,提着背肩包跑着冲向父亲。小兰也忘了有人没人,是在家里还是野外,朴过去抱着父亲,就在父亲的脸上亲了一口。

  父亲赶紧推开她,打开后车门,将背包放在车后。父亲又打开付驾驶座的车门,让小兰坐上去。帮她拴好安全带,关好车门。父亲这次转过去上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熟练的打火发动,挂档松离合,开车走人,踏上了父女二人出游的征程。

  父亲的车开的很好,不是太快,感觉很稳,坐着让人放心。

  小兰一直看着父亲开车,她看的入神了。她觉得父亲好聪明,好了不起,自己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学会了开车。如果父亲能一直读书,上完大学,那父亲一定会比今天更有成就。会是一名工程师,大学讲师,考上公务员当干部……。

  她想着想着,从心里冲口而出:“爸,我爱你!”

  “在想什么呢?”

  “想你呢!爸,你真伟大,兰儿爱死你了!”

  “爸有那么伟大吗?不是吧?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我想想我那里伟大,值得我的兰儿这么夸我……。”

  父亲停顿了一下,松了下油门,换了个档后说:“嗯,想来想去,爸就只有一处还算得上伟大,还值得我的兰儿夸奖。”

  小兰听了父亲的话后想了半天,才弄明白父亲说他“只有一处还算得伟大”是指那里了。知道自己又被父亲算计了,小兰的脸一下子就被羞红了。

  “爸,你真无耻!连自己的女儿都要调戏。”说着她转过身去,伸出手边打父亲边骂。

  “让你说,大坏蛋,你个老不正経的臭流氓!”

  父亲开着车哈哈大笑着……。

  “哈哈哈……你现在才想明白呀?晚了!好哪好哪,爸逗你玩呢。别闹了,爸正开车呢,安全第一哈。”

  小兰这才转回身子坐好。小兰坐在车里又沉思起来。想着想着,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一个人又偷着笑了。

  小兰与父亲在离公路边不远的一家农家乐停下车吃饭,吃完就又上路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凤凰山风景区离县城不远,开车总共只要1个多小时。连吃饭算上,2点钟就到了。小兰去买了门票,父亲停好车,背着包,拉着小兰的手就上山了。

  现在这个时后,上山的人已经很少了,大多数的游客都往回走了。

  对久居城市喧啸环境中的人们,一旦进入鸟雨花香,青山绿水的大自然中,只要吸入一口含有高浓度负氧离子的新鲜空气,便会令人心旷神怡,忍俊不住,大声叫好!

  “爸,好舒服,好美哟!”小兰陶醉的叫了起来。

  “爸,以后你要经常带我来这里玩,好不好?”小兰摇着父亲的手说。

  父亲看着小兰象个小女陔拉着他的手耍娇的样子呆住了……。

  这是他的女儿吗?这不是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呢?

  他打了个冷痉。再看,拉着他的手耍娇的,还没长大的小女孩,不正是她的女儿小兰吗。

  小兰现在不就活脱脱的是个小女陔吗?可自己怎么就会不管不顾地把她变成个女人了呢……?

  “爸,听见了吗?快说呀,好不好吗?”

  小兰的唿叫惊醒了他。他赶忙说:“好,好!时间不早了,赶紧往上走吧。”

  父亲宽厚的大手牵着小兰滑嫩温暖的小手,带着小兰继续住山上走去。

  “爸,你会永远牵着小兰的手走下去吗?”

  “傻孩子,爸总有牵不动你手的那一天。”

  “爸,真到那时后,我就牵着你的手。你走不动了,我就用轮椅推着你。你不在了,我就在你坟墓旁守着你。到时我也不在了,我就埋在你身边陪伴你。如果真有下一世,我还要跟着你!”

  父亲沉默了,他转过身看着远方。身子轻轻地颤抖着,热泪从他的眼腔中涌出,流下来,滴到地上。

  小兰见父亲流泪了,荒的赶紧抱着父亲的右手,把父亲的手臂紧紧地胋在自己的乳房上。

  “爸,你怎么那?”

  “啊,没什么。”

  父亲擦干了眼汨,转过身来,任由小兰掺扶着他,往山上走去。只不过一路上他再也没说过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二人终于来到了山上的一处长满青草的平台。小兰说:“累死我了,爸,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不远的地方有几条石凳,小兰掺扶着父亲过去坐下。赶紧取下父亲背上的包打开,拿出二瓶娃哈哈矿泉水,拧开盖,递了一瓶给父亲。

  “爸,喝水。”小兰自己也拿起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下大半瓶。

  “爸,等下还要去那里玩?”小兰问道。

  “那边景色更好,还有个山洞,休息下爸带你过去。”

  体息了一会,二瓶水也喝完了,小兰将空水瓶放入路边的拉圾箱中。跟着父亲往那边去了。

  一路走来,一个游人都没碰见。拐了一个弯,是一个小草坪,绿菌茵的。野草中,开满了红色,黄色,白色的小花。半人高的野草,人躺下去就看不见了。

  周围都是荿密的林带,树上各种叫不出名的小鸟,喞喞喳喳欢叫着在自由的飞翔,从一颗树飞到另一颗树上。

  林中草坪旁有一条弯弯的小溪流过,溪水清晰见底。捧一口水吃到嘴里,湲水清清的、凉凉的,喝起来还有点甜,比瓶装矿泉水好喝多了。

  小兰从背包里拿出一床昨天淮备好的床单,在草丛中铺下,欢叫着躺了下去。小兰一下子就陷入草丛中,看不见了身影。

  “爸,快来,好安逸哟!”小兰高兴的大叫着。

  父亲也走了过去,挨着小兰躺了下来。父亲静静的望着兰天,慢慢合上了眼晴,一声不吭的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两人肩并着肩睡了一阵,小兰没睡着。她翻过身趴着,用手肘撑起上身,双手撑住头看着父亲。

  父亲好像睡着了。她推了父亲一下,父亲没有醒。

  小兰看见身旁的父亲突发奇想,听别人说打野战会让人“性趣”更高,更兴奋,更快乐。现在这边山上没有人,山上的游客都下山去了,这么深的草,也不怕别人发现。今天何不试一试呢?

  她站起来看了下四周,这附近确实没有人。小兰先将自己的运动裤脱了,从背包里翻出一卷卫生纸。

  她轻轻地打开父亲的裤带,扯下拉链,将父亲的长裤从裤腰向二边分开。再慢慢将父亲的裤子和内裤往下拔,直到父亲的肉棒和二个蛋蛋都露了出来。把兰儿累的额头上都出汗了。

  父亲的阴毛很长很多,黑黑的一片。肉棒软软的吊在胯前,倦伏在阴毛里。它现在的样子,比涨起来要小很多,短很多。

  小兰从没有仔细看过父亲的肉棒,是怎样从这么小变大的。她想慢慢地将肉棒舔弄大,认真看一下。兰儿吧了几下嘴,挤了些口水出来留在在口中。

  她用手将父亲的肉棒翻上来,趴父亲的小肚皮上。她伸出舌头,从蛋蛋所在的拫部开始舔弄。她一下一下的舔了上去,用舌尖去轻击父亲的二个蛋蛋和会阴。

  父亲的双腿相向夹了一下,打了个冷癫,肉棒也随之跳了一下,又落在他的小肚皮上。父亲的肉棒已经比开始粗了一点,也长了一点。

  小兰又从龟头开始继续舔弄,肉棒开始发热,涨大。一会儿就变粗变长站了起来,立在那里晃了晃,就像电视里中央台‘动物世界’播出的,刚生下的小跳羚挣扎着要站起来一样。

  小兰站起来脱下内裤,拉开运动衣的拉链,将乳罩推上去,将两个乳房释放出来。

  小兰跨到父亲的身上蹲下去,一只手握着父亲的大肉棒,另一只手分开大阴唇将阴道口露出来。小兰低下头看着龟头对淮阴道口并进入后,慢慢地坐了下去。她没有坐到底,也没有压着父亲,就这样撅着屁股上下套弄着。

  小兰的阴道在她舔弄父亲的肉棒时,已经洪水大发了,所以什分滑润,套弄起来非常顺利。

  确实如人所说,野战因为新奇,更刺激,让小兰从一开始就处于高度的性兴奋中。这不,还没有上下多久,小兰就忍耐不住高潮了。她长长的啊一声,一屁股坐到了父亲的身上,将肉棒全部吞没其中。

  “啊…顶死我了……”小兰倒在父亲的身上不动了……。

  父亲早就醒了,只是一直装睡着。他没有想到小兰会这样的大胆,大白天就敢在这里和他野战。他伸手抚摸着兰儿光滑的背嵴,让小兰缓谖。

  他轻轻的问到:“还来吗?”

  小兰说:“来!你在上面,我没力气了。”

  父亲让小兰坐起来,在小兰的助力下蹬掉了裤子。又让小兰压在他的身上,抱着小兰翻了个身,将小兰反压在身下。

  父亲坐起来,将小兰侧过身子躺坐。父亲坐在她的一条腿上,将另一条腿分开向上竖立起来抱在怀里,又抽插了起来。

  小兰阴道里的褶肉不停的痉挛、蠕动、收缩来箍紧父亲的大肉棒,父亲的大肉棒在小兰的阴道里倔犟地侵入、逃出。

  女侧位抬腿的姿势让两人胋的更紧密,父亲的肉捧插入的更深入……。

  父亲抽插的同时,还能看见小兰小腹下的那丛黑色的卷毛,像馒头一样的屄屄。父亲能看见自己的大肉棒,在小兰阴道里的进出;能看见嫣红的屄缝下面,被父亲的大肉棒向内挤进去的子宫口肉壁,能看见柔软的子宫口肉壁把他的肉棒,含得严严实实。还能看见他抽出大肉棒时,子宫口肉壁的嫩肉又被他的大肉捧给带的翻了出来。

  父亲可以肆意地亲吻小兰光洁如玉,圆润滑腻的美腿。父亲可以方便的搓揉小兰的阴阜、大阴唇、阴蒂、阴核。可以揉捏小兰的乳房、乳头,激起兰儿更高的情欲。看着小兰在他的冲击下扭动,肆意的呻吟呤……。

  小兰被父亲肏弄的淫声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长……。

  “啊啊…大肉棒…太长了…啊…肏到屄心心了…啊啊…快…肏死我了…啊…麻死…我了…啊啊…在肏进去点…啊…爸…好舒服呀…肏快点…啊…好痒啊…我又要…到了…啊啊…”。

  父亲也硼不住了,他捷尽全力,快速的撞击了十多下后,一声吼叫,死死地顶在小兰的屄屄上,将精液尽情地喷射出来,与小兰一起达到了高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父亲想在兰天草地下,仔细也看看他赤裸的小兰。

  父亲将小兰的腿放下来,翻过去平躺着。父亲动手把小兰的上衣,乳罩全脱了,让小兰变成一只赤裸的小白羊,静静地躺在青青的草地上。父亲坐在小兰身,静静地欣赏身边的天使。

  小兰全身充溢着青春少女的风采,肌若凝脂,滑腻似酥,圆润如玉,骚媚入骨,芳馨满体。

  小兰脸颊上情欲的红晕还未散去,柔嫩的面皮被情欲之火烧的红艳得像浇着露水新开的玫瑰。

  长长的、一闪一闪的睫毛像是探询,像是期待,像是在渴求。大大的黑眼睛凝视着父亲,不娇更媚。

  两片薄薄娇嫩的红唇,性感、柔软、火热。腮上两个小酒窝因为微笑而浅露着,显得那么调皮迷人。

  羊脂般丰满浑圆的乳房,耸立在丰润白暂的胸前。乳晕上的两粒粉红葡萄,正诱人去采摘。

  两只手美丽得少见,秀窄修长,却又丰润白暂。指甲放着青光,柔和而带珠泽。

  兰儿小腹下的那丛稀疏黑色的卷毛,遮掩着像馒头一样的屄屄。刚刚才被爱的淫水滋润过的屄缝,在阳光影射下显得那么的嫣红鲜嫩。

  光滑细腻,丰满匀称的双腿下,雪白、小巧、匀称、丰满的双脚在草地上调皮的乱蹬。

  小兰那十六岁正当发育的少女肌体,充溢着纯情和青春的风采。雪白的娇体在阳光的照射下,犹如出水芙蓉,让人心神俱醉;又如是粉雕王琢的精品。令人生怕不小心把她弄碎。

  四周正在盛开的各色鲜花,都为之失色,羞得低下了头。

  父亲看着身下粉雕王琢的精品小兰痴了。“兰儿,你太美了,我好爱你!”

  父亲小心依依地俯下身去,在小兰的香唇上吻了一下。

  小兰用她那柔软滑凝的双手,抚摸着父亲的双腿,动情地说:“爸,吻我。”

  父亲将嘴唇在小兰的嘴唇上轻轻地啄了一下就离开,又啄了一下又离开,就这样一下又一下,越来越快。当小兰被他啄的秀眸紧闭,疯癫晕弦时,父亲狠狠地吻了下去。

  小兰扭动着脑袋鸣鸣的挣扎着,父亲的舌头趁机功击了进去,搅动她的香舌。舌与舌在两唇间翩翩起舞,扣扣挖挖,旋转不停。

  小兰再也不躲被,双手插进父亲的头发中,抱着父亲的头,尽情地与父亲深吻起来。小兰被吻的鼻腔中发出鸣鸣的呻岭,双腿交叉,脚趾弯曲。

  父亲放开了小兰的香舌,把她因充血变红的耳垂含在口里,用舌尖拔弄,向小兰的耳窝哈热气。父亲从小兰的耳垂一路吻到了乳房。父亲含住小兰的乳头,吸吻的乳头又湿又热,又麻又痒。父亲将小兰的两个乳头按进乳房里,又拉出来;拉出来,又按进去,乐此不彼……。

  小兰两颊嫣红,小嘴徽开,气喘吁吁,扭腰摆臀,娇吟淫呻……。

  “好舒服啊…爸…你好会弄啊…我爱死你了…爸爸…屄屄又被你…弄痒痒了…啊啊…爸…快肏我呀…爸…我要…你的…大捧棒…啊啊…快肏…兰儿的…嫩屄屄…呀…啊…”。

  小兰早已将双脚卷压到了父亲的屁股上,用力向她的怀里拉,急迫地邀请父亲去肏她的小屄屄。父亲立起了身子,用手掰开小兰的大阴唇,将肉棒在小兰的阴道口沾满了从阴道里溢出的爱液,对准小穴,屁股一挺,噗嗤一声将大肉棒送进了小兰的阴道里。

  双手抓着小兰的乳房,以此为支撑撅动屁股,带动他的大肉棒在小兰阴道中出入。小兰阴道的淫液被大肉棒带出来滋润着阴道口,给父亲的大肉棒提供更舒适的运行环境。

  父亲分开小兰的双腿成m型。将双手穿过小兰弯曲的大腿,把小兰的大腿往怀里拉住,用上身压住小兰的大腿向小兰胸压过去。小兰的屁股被向上卷高起来,将小兰的屄屄尽也带的更向上翻。

  父亲伸直双腿,脚尖落地,身体向上硼直,上半身压在小兰的大腿和身上,用屁股向做俯仰撑一样噗哧噗哧的撞击兰儿的嫩穴。小兰也用双手压住自的腿,挺起屁股,挑门大开,向上迎套。父亲每一次的深入,都能将龟头顶在小兰柔柔的充满了弹性的子宫口上。

  “啊啊…我要死了…爸…好酸…好麻呀…啊啊…肏死我了…好…舒…服…啊…爸…你…太…会…肏…了…啊…”

  小兰阴道中柔嫩的肉摺哆嗦着收缩,蜜液在激烈的冲撞下湿透了两人的腿根。下体变得火热,似乎阴道里都会喷出湿乎乎的热气。光滑的身体此刻满布着汗珠,连紧翘的乳房上都油亮亮地泛着一层汗液。

  说不清的舒服感直冲大脑,销魂蚀骨,百骸俱酥,灵魂出窍。随着父亲最后的冲刺,小兰越来越承受不住了,叫声由喜转惊,又由惊转怯,到最后甚至像哭了。

  “啊啊…要到了…到了…啊…啊……”。

  当父亲喷射的精液冲洒在子宫口上时,小兰的身体无意识地抽搐收缩哆嗦,她的身体象失去了骨骼的支持,软软的直往下滑。口里喘着粗气,双眼紧闭,享受着高潮后休克般的窒息感觉。

  高潮过后的小兰让父亲立起上身,小兰将被父亲压麻了的双腿分开放下。把父亲拉下来重新压着她,抱着父亲的后背让父亲翻过去,把她翻到父亲的上面。

  小兰压着父亲,仰起上半身在父亲的嘴唇上一边亲吻一边说,

  “爸,和你肏屄太舒服了,你太会干了。每次都肏的兰儿飘飘欲仙,死去活来!爸,兰儿好爱你,好想就这么连在一起,永不分离!”

  “爸也爱你,爸也好喜欢肏你,爸都恨不得把你吃在肚子里。”父亲按压着小兰的屁股说。

  “爸,你在动几下,我好想你的大肉棒在我的屄屄里硬着,不想它出来。”

  父亲按着小兰的屁股,耸动了几下她的屄屄说:“时间不早了,不要动了,休息会收拾好,该下山回家了。”

  “不吗,爸!我还没玩够呢。”

  “兰儿乖,听话哈。等回去你还想肏,爸帮你灌肠扩肛,肏你的屁眼。”

  “好呀好呀!爸好久没肏兰儿的屁眼了,兰儿早就想了。”

  啵的一声,小兰吻了父亲一下,这才坐了起来。临下来时,又蹲着套弄了一会。这才意犹未尽地将父亲的大肉棒从屄屄中退了出来。

  二人收拾好后,手牵着手下山回到停车场。这时的停车场就他们一辆车,二个人了。

  二人开车回家途中,在公路边找了家农家乐吃了晚饭,回到家洗完澡,上床都快九点了。

  明天星期一,父亲要上班,小兰要早起上学。二人今天在山上实在是太疯狂,都累惨了,结果二人什么也没有干。

  小兰背对父亲,让父亲伸过手抱着她,摸着她的乳房。她将屁股撅在父亲的胯中,挨着父亲的肉棒和大蛋蛋睡了。


女优:宝田もなみ

标签:#Big tits #blowjob #CENSORED #Prestige #Small breasts #Takarada Monami #Titty Fuck


【h 小说】父女伦乱揭密- 26、父女俩的第一次野战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