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小説】搞定那少妇









  说道这里,林清丽的脸上顿时就升起了一丝红霞,看上去格外的漂亮,虎娃顿时就着迷了。

  他如果现在还听不懂林清丽的意思,那就白混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想帮我?”

  他嘿嘿笑着说道:“可是,为啥你要帮我啊。”

  听到这话,林清丽顿时就愣住了,脸蛋变得更红了。

  “我,谁想帮你了,我可告诉你,我不是白帮你的,我要收学费的,一个月一百块,你现在是有钱人了,这点钱你不会都不愿意掏吧。”

  她看着虎娃问道。

  虎娃顿时一愣,说道:“我愿意,我当然愿意掏了。”

  “别说是一百块了,就是一千块一个月我也掏啊,钱给你,我心里踏实。”

  他嘿嘿笑着。那请问林老师,我是要去哪里学习啊。“

  林清丽一愣,顿时长唿了一口气。

  她就怕自己开个玩笑把虎娃给吓跑了。

  她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就想帮帮虎娃。

  “当然是去我学校了,学生现在都开学了,我没有那么功夫到处跑,我刚刚开始工作,要努力把教学质量抓起来才行啊。”

  她说道:“我学校距离你们村也不远啊,你别说你懒得动啊。”

  就这样,虎娃除了每天的工作外,又有了新的事情,去林清丽所在的学校“上学”让他感到庆幸的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段时间刘小菊并没有来烦他,这让他狠狠松了一口气。

  林清丽所在的学校在大王村就在小王村的上面,距离刘家沟也不是很远,就两里多路,虎娃骑着自行车一会就到了。

  这里学校的环境很差,差的让虎娃感觉心酸。

  三间土房子,几乎每间房间上面都有一个大窟窿,林清丽的卧室还算好,不漏雨,不过环境也很差,和虎娃家现在的样子差不多。

  “呀,虎哥,你来了啊,今天给我们带什么好吃的了吗。”

  虎娃刚刚进门,一个穿着红袄的光头小男孩就举着自己的赃脸跑了过来,抬着头看着虎娃,一脸的兴奋。

  他这一喊,顿时一群原本在玩的孩子都朝着虎娃围了过来。

  “二蛋,你个憨怂,今天怎么穿着你姐的衣服来了啊。”

  虎娃看着眼前的小男孩笑道,然后把手上的袋子打开,拿了一袋糖出来。班长过来,给班里的人平分了,发现有谁多拿的话,给我说,下次不给他吃了。“

  在学校呆了几天,因为他本身脾气好,又加上总是给孩子们买好吃的,所以很快就成了孩子王。

  “我姐的衣服小了,她穿不成了,我妈就让我穿了。”

  叫二蛋的光头小孩冲着虎娃说道,然后冲他做了个鬼脸就急忙钻到人群中分糖去了。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沉默。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在村里太正常了。

  他小时候的衣服大多都是村里其他人给的。

  “这些孩子的日子过的太苦了,最可怕的是,好多家长没有感觉到学习的重要性。”

  林清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站在虎娃身边说道:“我前几天又向上级反映了要盖新学校,可到现在都没人理我,镇里总是哭穷。”

  “我真的弄不懂,这些人的心里都是怎么想的,后代学不好知识的话,国家就完了。”

  她越说越激动。

  她是一个标准的理想主义者,她立誓要当一辈子的老师,想要改变一下村里好多娃读不了书的现状。

  “其实,我感觉,除了加减乘除和认字,我在学校学的东西也没多大的用处啊。”

  虎娃反驳了一句,林清丽立马就好像吃了炸药一样跳了起来。

  “亏你还是上过高中的人,你看看你村里的二牛,看看大傻,你看看你和他们之间的区别,是,你能做的工作他们都能做,但是,他们的心思有你那么活吗,知道的事有你多吗,这世界是有幸运儿,但是,肯定不是这些孩子中的绝大多数。”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沉默了。

  他知道,林清丽说的话都是对的。

  这几天,他跟着林清丽也的确学了很多东西。

  特别是那本《厚黑学》有了林清丽的讲解,他的理解速度快了很多。

  事实已经证明,学习的确是很有作用的,林清丽的理解能力比他强了不止一倍。

  虎娃等到林清丽发泄完了,这才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其实,我只是想说,不管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会支持你,如果你说要我给村里盖个学校,我立马就办。”

  他算过,盖个学校顶多就能花一万多,这笔钱,他出得起,只要林清丽能开心,让他把这个学校盖的再大一些他都愿意。

  “真的啊?”

  林清丽听到虎娃说给盖学校,眼睛立马就亮了。

  “当然是真的了,虎哥说话从来没有不算数过。”

  虎娃立马就骄傲的说道,只是刚刚说完就被林清丽在脑袋上拍了一把。

  “你在谁面前当虎哥呢,哼,三天不打,你还真以为你是老虎了。”

  她笑着说道,然后脸上才露出了愁容。我算过的,该学校最少都要花一万多块钱,学校不是其他的地方,一定要结实,我想用钢筋水泥盖。“

  听到她的话,虎娃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不就是一万多块钱吗,虎哥,喔,不,我掏了。”

  原本,他以为听到自己的保证林清丽肯定会开心的,却没想到她却烦躁的摇了摇头。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上课了,上课了。”

  她冲着眼前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喊道,然后冲着虎娃说道:“你还是去看你的书吧,哪里不懂的话就过来问我。”

  虎娃一愣,点点头,走到了教室外面,却没看书,只是盯着眼前的花花草草发呆。

  很快,一节课就过去了。

  这节课过后,正好是活动时间。

  所以,林清丽就空闲了,坐在虎娃的身边,陪着他一起发呆。

  “你为啥不让我盖新学校啊。”

  虎娃看着她疑惑的问道,这个问题,他一直不理解。

  林清丽苦笑,说道:“我的导师曾经告诉过我一句话,一瞬间的辉煌并不能说明什么,真正的成功,都是长远的。”

  听到这话,虎娃不由一愣,很快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我可以一直资助这个学校的,我说过了,只要你愿意,我就会支持,这是你的梦想,为了你,我愿意做一切事情。”

  他很激动的说道,两只眼睛死死的看着林清丽那张秀丽无比的脸。

  林清丽被他看的脸色潮红,不由就摆摆手说道:“哎呀,好了,不要说这些话题,我说了,我现在不想谈感情。”

  不知道为何,只要虎娃一说这个事情,她就感觉自己的心特别的乱。

  “好,我不谈,我不谈,只要你开心,你想做什么我都陪着。”

  虎娃傻笑一下说道。

  爱和喜欢的却别在此刻完全的表现出来了。

  喜欢你,可以给你钱,可以陪你逛街,但是却不会给你承诺,只有爱你,才愿意跟你做一切的事情。

  两个人都沉默了好大一会,林清丽这才看着虎娃开口了。

  “你是不是生气了啊,你别误会,我没有其他意思的,我只是不想早早的嫁人。”

  她说道,脸色变得潮红了起来:“我,等我把自己的心理清了,我就做你女朋友,好不好啊。”

  说实话,她心里其实很喜欢和虎娃在一起的时光,似乎只要和他在一起,心里就会感觉特别踏实。

  “啥,你刚刚说啥,你同意做我女朋友了啊。”

  虎娃立马就从地上跳了起来,一脸兴奋的看着她说道。

  他的声音很大,顿时在不远处玩耍的学生都听到了,纷纷往这边看来,林清丽立马就急了,一把把他拉的坐了下来。

  “你给我坐下,那么大声干啥啊,我只是说,等我把自己理清了就做你女朋友,又不是说现在做你女朋友。”

  她狠狠白了一眼虎娃说道:“你如果现在敢在外面给我乱说的话,我立马把我刚刚的话给收回来。”

  听到这话,虎娃立马闭嘴。

  “可,你是老师,说话要算数的。”

  他看着还气唿唿的林清丽说道。

  “我是老师怎么了,我还是女人呢,谁规定了女人说话不能反悔了。”

  林清丽理直气壮的说道。

  虎娃顿时无语了。

  他终于明白了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这句话是适用于任何人任何职业的。

  “好了,放心吧,我不会跟人跑了的。”

  林清丽看着他一脸纠结的样子,不由朝他身边靠了靠,紧紧挨着他。

  虎娃顿时心里一热,手偷偷的伸了过去,一把把她娇嫩的柔荑给和钻到了手里,入手,柔软,娇嫩,顿时让他的心快速的跳动了起来,他相信,自己此刻脸一定红了。

  他睡过不少的女人,但是恋爱却一次都没谈过。

  被他把手抓住了,林清丽立马就想抽开,但是抽了一下没抽走就没再用力了,仿佛是默认了,只是眼睛却看着其他地方,不敢看虎娃,她感觉自己的脸简直热的发烫。

  “嘿嘿,我就知道,你心里是喜欢我的,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我会一直等你,等你把自己给理清,一年,两年,五年,十年,我都等,只要你愿意,我就一直陪着你。”

  虎娃一脸认真,坚定的说道。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劲,眼睛火热的看着林清丽,这个他的初恋情人。

  听到他的话,林清丽立马就感觉心里一阵莫名的激动,恨不得立马扑到虎娃的怀里,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做,她必须要保持女孩子的矜持。

  “就你嘴巴贫,好了,我相信你就是了,搞得那么认真,好像是真的一样。”

  她心里虽然很甜蜜,但是嘴上却心不由衷的说道。

  虎娃此刻怎么看不出来她的想法,立马就把她的两只手都抓到了自己手里。

  “我本来就很认真,我没有在开玩笑,林清丽,我刘虎娃发誓,不管你是要我等一年,还是两年,或者五年,甚至十年,我都等你,你不嫁,我就不娶。”

  他一脸坚定的说道。

  林清丽沉默了,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许久,她才抬起头看着虎娃说道:“虎娃,你说,什么是幸福啊。”

  她说着,眼神里带着一丝迷茫。

  每个女孩都有一个做公主的梦,她当然也不例外。

  “幸福啊。”

  虎娃眉头一皱,然后很快舒展开了,看着她笑着说道:“别人的幸福我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但是对我来说,幸福就是能在你身边。”



  再次听到他赤裸裸的表白,林清丽虽然心里已经做好了一些准备,但脸色还是变得潮红。

  就在这个时候,虎娃小学校的门口响起了一阵汽车的声音。

  虎娃这才想起,自己今天还要去县里办点事,刘老虎给吴六打了电话,他派了司机过来接他们。

  “清丽,我要走了,今天要去一趟县里,晚上可能不回来了,你放心,学校的事情,我一定帮你解决了,是了,你把所有学生的衣服尺寸都统计一下,我回头找人给他们每个人送两身校服,你放心,我是去找大老板给赞助,不是我花钱,你看行不。”

  他要找人赞助给学校的学生做校服,林清丽当然没有意见了,立马就急忙点头答应了下来。

  一个男人在成功的路上总要面临三个难关。

  不够厚的脸皮,不够从容的谎言,深爱的女人。

  上了车,虎娃顿时就长唿了一口气。

  “好险,我差点就在她面前露陷了,对她说谎真费劲啊。”

  他有些无奈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一旁的刘老虎顿时就一脸惊讶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你还真的玩上瘾了,别告诉我你真的爱上这个女娃了。”

  “不说这些了,让我休息一会。”

  虎娃并没有回答他的话,给司机打了个招唿坐到了前排,把椅子放下去躺了上去眯上了眼睛。

  一觉醒来,车子已经停在了钱来麻将馆门口。

  “呀,都到了啊。”

  虎娃睁开眼睛,揉了揉眼睛,然后就下了车。

  他刚进去,就看到吴六正坐在大堂里,看到他,吴六顿时就迎了上来。

  “哎呀,老弟啊,你终于来了,哥哥我可想死你了。”

  他冲着虎娃说道,然后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老弟啊,上次你走的时候还有六千块钱没拿呢,这个红包啊,你先收着吧。”

  他说着,把一个信封悄悄的递给了虎娃。

  虎娃也不矫情,直接就塞进了口袋。

  “说吧,又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他看着吴六说道。

  狼会送肉出去只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因为需要帮助,第二就是因为碰到了虎。

  虎娃从来都不相信吴六会平白无故给他好处。

  果然,就听到吴六灿灿一笑说道:“孙姐来了,三天了,天天来,见不到你,你那村子里也没电话,我想联系你也联系不上,她虽然没开口,但是我估摸着,肯定是想见你。”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啊。”

  虎娃立马冷笑道。

  吴六见他冷笑,也不在意,摇头说道:“你还别不信,你的地位现在可比我要重要的多了。”

  他这是拐弯的奉承虎娃,也是在告诉虎娃,他现在的确碰到了大麻烦。

  “我不想见她。”

  虎娃说着,就准备转身走。

  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到现在依旧难以忘怀。

  看到他要走,吴六简直都快哭了。

  “虎哥,虎哥,不要这样嘛,咱们兄弟,有话好好说啊,我做错了什么你说出来啊,我一定办到,不能这样啊。”

  他哭丧着脸看着虎娃说道。

  如果说换了平常时候,让他对一个小白脸这么低声下气的说话,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现在不同,孙玉来了几天,每天都要问好几遍刘虎娃来过没有,他又不是白痴,怎么能不明白她的意思啊。

  “没你什么事情,我只是不舒服,不想见她而已。”

  虎娃说道,依旧准备走。

  此刻,他只想离开这里。

  知道孙玉在这里,他就感觉自己的脑袋里一片空白,莫名的难受。

  吴六哪敢让他走啊,虎娃无所谓,可是他不敢啊。

  孙玉那张脸已经当着他的面拉了好几天了,他真怕那个大爷忽然不开心了,冲他发一顿脾气,那样的话,他就真的兜不住了,损失就不是一点两点了。

  安逸是凶狠最好的良药。

  他享受了太长的时间,早就没有了曾经在黑道上称王称霸时候的锐气了。

  “虎哥,我这么给你说吧,如果你今天不见孙姐的话,我这钱来麻将馆怕是明天就过气了,我完蛋了,对你也没任何好处啊。”

  吴六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已经渐渐消失了。

  虎娃顿时一愣,他还没想到过问题已经严重到了这种程度,不由就古怪的看了一眼吴六,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她说的?”

  他问道。

  “没,但是,比说了更可怕,无声的愤怒总是最让人心惊胆战的。”

  吴六摇头说道。

  虎娃点点头,他明白了吴六的想法。

  咬着牙思索了一番,他才说道:“她在哪里。”

  “还在老地方,走,我给你带路。”

  吴六听到这话立马就笑了,屁颠屁颠在前面带起了路,心里却在想:“妈的,老子竟然要在你个小王八犊子面前点头哈腰的装孙子,你给老子等着,等哪天你被人玩腻了,非把你两条腿都打断不可。”

  对于他的想法,虎娃用脚趾头都知道。

  这种人,他从来就没有完全相信过。

  还是那个房间,推开门进去就看到孙玉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并没有和第一次那样播放毛片,而是一部爱情片,她穿着一身淡绿色的连衣裙,安静的坐着,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

  而且让虎娃没想到的是,她身边竟然还坐着一个女人,虎娃进来,还是那个女人先反应过来。

  “哟,果然是个大帅哥啊,难怪妹妹你这么着迷啊。”

  女人两只眼睛放着精光看着虎娃。小弟弟,快过来,让姐姐好好瞧瞧你。“

  听到她说话,虎娃这才看向了她,发现这也是个美人胚子,年龄看上去和孙玉差不多,只是她比孙玉要瘦一些,穿着超短的牛仔短裙,上身也穿着一件牛仔小袄,里面是白色的短袖,头发高高的盘了起来,做了一个精美的造型,加上腿上那在灯光下发着幽黑色光芒的网格黑丝袜,简直是性感到了极限。

  如果不是她和孙玉一起来的的话,虎娃差点把她当成了“秀”虎娃只是看了一眼,就被她给吸引了,然后忽然感觉到孙玉在看到,这才赶紧回过头。

  这个时候,他心里对孙玉的那种厌恶已经完全消失了。

  “都是婊子,何必五十步笑百步。”

  他心中苦笑,这才算是看开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从容了起来,走过去坐在了孙玉和那个女人的身边。

  “来了啊。”

  孙玉淡淡的说道。

  “嗯。”

  虎娃说道。

  “陪我看会电视吧,这个电视很不错。”

  孙玉看着他微微一笑说道。

  虎娃顿时点头,不说话。

  只是看着他们这么默契的样子,边上的女人不乐意了,立马就紧紧的靠在了虎娃的身边,一只芊芊细手已经顺着虎娃的大腿摸了过来。

  “好弟弟,别光看电视啊,这种无聊的电视,也就你孙姐能喜欢看了,陪姐姐说会话好不好啊。”

  她嗲声嗲气的说道,顿时就把小虎哇给刺激的是昂头挺胸,怒气冲冲,无比有力,变成了一根擎天柱。

  虎娃穿的休闲裤本来就薄,她的手稍微一用力,顿时一阵舒服的感觉就让他感觉浑身的气血都开始沸腾了。

  “还是我上次给你买的衣服啊,都不知道去换一件。”

  就在这个时候,孙玉开口了,看着他笑道:“这是刘巧,比我大几岁,县长的妹妹。”

  她说着,介绍了一下身边的女人。

  虎娃顿时就愣住了,刘巧的手已经顺到了他的大家伙上都没感觉到。

  “县长是刘殿德,县长的妹妹就是刘殿德的妹妹,孙玉是刘殿德的情人,也就是说,刘殿德的情人带着刘殿德的妹妹来找情人了,这他妈的什么事情啊。”

  他心中有些小小的混乱。

  “我听说你在村子里当了生产队长。”

  孙玉似乎没有看到刘巧一直在做小动作,冲着虎娃说道。你怎么想的,想要往上走吗?“

  虎娃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带着刘巧过来了。

  她是在为自己着想啊,她自己再如何,也不过是人家的情人,指不定哪天就靠不住了,但是情人能扔了可妹妹不能扔了,再说了,如果能双管齐下的话,他刘虎娃的未来简直可以说是一帆风顺一片坦途啊。

  “我当然想往上走了。”

  他笑着看着刘巧,一只手伸了过去放在了她的芊芊细腰上,隔着她身上柔软的丝质衣服轻轻的抚摸着她光滑细腻的皮肤。

  “那就走啊。”

  孙玉说道,脸上现出了一丝潮红,身子不由的往虎娃身上靠了一些。你都有一个月没来找姐姐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看到她的样子,虎娃原本立马就要低头去吻她的嘴巴,脑袋却忽然被一旁的刘巧给掰了过去,狠狠的吻了过去。

  被她袭击了,虎娃明显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袭击了回去,同时,孙玉却已经开始扒他的裤子了。

  他没有反抗,他知道,孙玉能够把这个女人带来见自己,就足以证明这个女人是个十足的骚货,而且还是典型欲求不满的大骚货,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的顾虑。

  脱掉裤子,大家伙顿时就昂扬挺立在空气中,被释放的感觉让虎娃顿时感觉一阵空荡荡的。

  不由的,就松开了刘巧的嘴,转头把孙玉的脑袋给抱了过来吻了下去,同时两只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在两个女人身上游走了起来。

  “操,这个娘们的胸可真大,真软,只是不知道多少男人开发过了,山峰的顶尖竟然都变成了黑色。”

  剥开了刘巧的上衣,看到眼前一对挺拔的山峰,虎娃心里顿时是感慨万千。

  “哇塞,难怪你这么惦记这个家伙,原来是有这么一根这么大的家伙在吸引你啊,简直比驴的都大啊,草,如果我要早知道有这么一根大家伙的话,还找那些男人干屁啊。”

  看到虎娃的大家伙,孙玉顿时就伸出舌头在自己的嘴唇上舔了一圈,两只眼睛里放着两千瓦的光亮,立马就低下脑袋,两只手紧紧的抓住小虎娃,张口就亲了下去。

  小虎娃被袭击,顿时就充血胀大到了极限,变得无比的狰狞。

  “真美,真美。”

  刘巧抬头喘了口气说道,然后再次低头狠狠允吸了下去。

  看着她的动作,虎娃一边亲着孙玉的嘴巴,脑袋却在飞速的运动着。

  这次他来县里,主要是来关系的,一方面是他不满足于队长的位子,想要更上一步,另一方面就是他的打井队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发展,已经能看出弊端了,那就是几乎无法扩展了,而且,他的技术本来没多大的难度,别人都学的差不多了,现在已经不是很赚钱了。

  他想要找个更赚钱的方法,上次和刘大壮说的房地产他就很感兴趣,他来就是想找点关系弄一块地皮,然后弄自己的房地产公司。

  刘巧是县长的亲妹妹,如果有她帮忙在前面拓展道路的话,他的想法就不会是空穴来风了。

  “你在想什么。”

  孙玉放开了他的嘴巴,一路亲到了他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同时,两只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现在什么也别想,先让我们舒服了再说,这么多日子没见你,都快把姐姐憋死了。“

  虎娃本来准备给她说点什么,但是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明白了她的话,也就不说了。

  她是在告诉虎娃,不管他想要得到什么,都必须要先把她们两个给弄舒服了才行。

  孙玉相信,虎娃一定能明白她的意思的,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虎娃这么好,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想要对这个有过一次鱼水之欢的小男人好。

  “或许,是因为我心中还对所谓的爱存在一丝幻想吧。”

  她苦笑一下,眼睛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电视机,上面,男主人公正在深吻着女主人公,电视里的他们,吻得是那么深情,那么单纯,他们的眼神是那么的清澈。

  虎娃没在意到这些,明白了孙玉的话,他立马就变得狂躁了起来,放开抱着孙玉的胳膊,一把就把刘巧给抱了起来。

  “好姐姐,喜欢我这个大家伙吗。”

  他轻咬着她的耳朵说道,他决定先把刘巧给彻底搞定了。

  刘巧本来就已经动情了,哪里还受得了这种刺激,顿时就喘着粗气说道:“喜欢,喜欢,快点,快点干我,狠狠干我。”

  “姐姐的话,当弟弟哪敢不听啊。”

  虎娃笑道,就抱着她把她放在了沙发的另一头,暴力的把她的小牛仔裤给剥了下来,没想到她竟然还穿的是连体的裤袜,顿时两手用力。

  刺啦···裤袜两腿间的位置立马就被撕开了一条裂缝,一条水光盈盈的泥沟立马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里面的淤泥还在不断的涌动着,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想要出来一样。

  泥沟的附近并没有一丝杂草,但是能看到草根的痕迹,明显,草是被人给割掉了。

  虎娃立马知道,她已经完全动情了。

  顿时也不再留情,提起自己的大家伙就攻击了过去。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的泥沟竟然很宽松,即便自己的大家伙进去都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一口气深入到了沟底。

  “啊,舒服,好满,好满,舒服,再进去一点,再进去一点···”他一进入,刘巧就胡乱的叫了起来,一边叫道,一边伸手在虎娃的身上乱抓,抓出了一道道血痕。

  “妈的,臭婊子,竟然这么骚,看我怎么收拾你。”

  虎娃这个时候也被激发了凶性,再次深入了一些,但是还是没敢把大家伙完全深入进去,他怕刘巧的泥沟不够深,毕竟他的大家伙实在是太深了。

  果然,大家伙根部还有大约三厘米没进去的时候,刘巧就大声的叫了起来。

  “疼,疼,别进了,别进了,快死了,快死了,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家伙啊,哎哟,赶紧,赶紧动啊,废物,快点动,你个王八蛋,臭男人···”她胡乱的骂道,虎娃也不客气,立马就快速的运动了起来。

  他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对刘巧来说,自己就只是一个发泄的工具而已。

  他在她心里,完全就是好比汽车一样的存在。

  所以,在她面前,他也就完全当做自己是在工作,没有任何情感,只不过这个女人的皮肤或许是因为包养的好,摸上去十分的嫩滑,和黄雯的皮肤都差不多了,让虎娃感觉十分的爱不释手。

  这个时候的孙玉则是好像根本不知道身边有两个人在胡天海地巫山云雨一样,依旧在认真的看着电视,愣愣的一动不动。

  “不行了,我不行了,都丢了第五次了,真的不行了。”

  一个半小时后,刘巧此刻几乎已经开始求饶了,只是虎娃却依旧不放过她,依旧不断的索取着,一面攻击着,一面则是把手指伸入到了她的后庭花里前后夹击。

  “就快了,就快了,马上,马上。”

  虎娃一面喘着粗气吼道,一面近乎疯狂的进攻者。

  刘巧此刻感觉自己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她从来都没有舒服的这么彻底过,但是也从来都没有被男人折腾的这么惨过。

  她曾经一晚上找了五个男人,都没有让她有这么深入的满足感,但是现在在虎娃身上,她真正的满足了,只是现在她感觉自己的泥沟已经完全麻木了,不得不求饶了起来。

  “好弟弟,姐姐知道错了,你就放过姐姐吧,你再弄的话,姐姐这身子就要垮了。”

  她喊道,扭着屁股就想让虎娃退出来。

  虎娃也的确退出来了,不过却提着湿润光滑的大家伙直接对准她的后庭花就攻击了过去。

  “啊,那里不行,装不下的,你的家伙太大了,真的不行,不行的。”

  刘巧顿时就扭着屁股想要躲开,只是她此刻浑身发软,力气根本不可能有正在兴奋中的虎娃大。

  “别怕,姐姐,你这后庭花又不是第一次了,肯定能行的,放松,放松就好。”

  虎娃嘿嘿笑着说道,一面猛烈的进攻者。

  终于,随着刘巧一声尖叫声,大家伙的小头深入了进去。

  “不要动,不要进了,屁股快分成两瓣了,真的不行,不行了。”

  刘巧喘着粗气求饶着,显然她是真的受不了。

  不过虎娃也没敢继续动弹了,这是他第一次进攻女人的后门,是真的担心刘巧受不了。

  看着她无比痛苦的脸色,虎娃纠结了一下,终于还是退了出来。

  他一退出来,刘巧顿时就感觉到一阵舒坦的感觉,但很快,一股空虚的感觉就侵袭了她的脑袋,让她有种空落落的感觉,只是她这个感觉还没维持几秒,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再次被塞的满满的。

  原来,是虎娃再次开始进攻她的泥沟了。

  “姐姐,你是舒服透了,我还没舒服呢,你放心,我就快不行了。”

  虎娃说着,浑身都变得潮红,近乎疯狂的运动了起来。

  刘巧刚想说什么,就感觉到一股级强烈的兴奋感觉袭来,顿时就只剩下了咿咿呀呀的喘息声了。

  终于,虎娃到了巅峰,一股热流猛的喷涌而出,全部进入到了刘巧的身体深处,烫的她浑身都抽搐了起来,好像是痉挛了一样。

  虎娃这个时候才放开了她,就光着身子缓缓走到了孙玉的身边,伸手把她抱进了怀里。

  “好姐姐,你在一旁看戏难道就不感觉难受吗。”

  他嘿嘿笑着,两手一用力,就把孙玉身上的裙子撩了起来,直接脱了。

  连衣裙就这么一个好处,好脱。

  孙玉的上身依旧还穿着隐形的胸罩,下面,是一条无比诱人的白色小裤裤。

  抚摸着她光滑细腻的皮肤,虎娃的身体顿时再次兴奋了起来,刚刚软下去的大家伙再次有种想要坚挺的趋势。

  “它可真坚强啊。”

  孙玉笑了一下,低下头撅着一对白嫩的大臀趴在虎娃的胯下,一口就把无精打采的大家伙给含在了嘴里,一口就吞下去了多半。

  只是她刚刚吐出来第二次,大家伙就已经再次精神了起来,而且,是十分的精神。

  “我的天,你简直是非人类啊。”

  孙玉顿时惊讶的叫了起来,坐了起来伏在虎娃的怀里。

  “你休息一会吧,晚上反正有的是时间能好好陪我,姐姐我这几天光睡了觉了,身上有的是精神。”

  她说着,在虎娃的胸膛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动作无比的撩人。

  “不用等,就现在吧,我现在就想要你。”

  虎娃说着,一把就把她抱了起来,让她骑在自己怀里,大家伙披荆斩棘,几乎没有任何前奏的进入到了孙玉的泥沟深处。

  “啊,慢点,轻点,有些难受。”

  孙玉轻轻的喊道,紧紧的抱着虎娃的脖子,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亲着。

  虎娃也感觉到了,她的身体还是和第一次两个人接触的时候那么紧,一进入就好像被一张小嘴给狠狠吸住了一样,甚至比在处子之身的黄雯身上还要舒服。

  特别是,孙玉的泥沟比较深,这个他是知道的,有第一次的经验,他几乎没有任何顾虑的就直接让孙玉完全坐了下去。

  “啊,难受,别动,先别动,我还是受不了。”

  她喘着粗气,颤抖着身子说道:“它好像又长大了一些,我感觉比上次还要大。”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有种骄傲的满足感。

  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喜欢的女人夸自己下面的家伙厉害啊。



  “这不是我的家伙太大了,而是刘殿德的家伙太小了吧。”

  听到她的话,虎娃心里是这么想的。

  虽然这些话他是会说出来的,但是听到这句话他几乎本能的感觉到浑身不舒服。

  每个男人都有很强的占有欲,特别是对女人。

  “想不想更加舒服点啊。”

  虎娃看着她说道,然后也不管她,就忽然加快速度运动了起来,喘息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每一下,都深入沟底。

  在这种频率下,不到二十分钟,孙玉就丢了身子。

  “不行了,放下我,我不行了,慢点,慢点,我真的不行了。”

  她求饶的说道。

  只是虎娃却好像一点都没听到一样,在她叫唤的时候依旧在快速的运动着。

  “啊,啊,我不行了,不行了,啊——”

  孙玉叫道,浑身就抽搐了起来。

  虎娃顿时就感觉到大家伙被一股迎面而来的水流冲刷的过来,一股骤热皱紧的感觉让他舒服的也浑身一抖。

  “不行了就享受吧,我来就好。”

  虎娃大叫道,速度却一点也不减缓。

  自从冰晶跑到大家伙里面以后,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能力越来越强,当然,这个能力指的是床上功夫。

  别的男人在床上都是越来越不行,一天一个小时最少都要感觉腰酸腿软浑身乏力,可他不一样,越是弄的时间长,他就越是感觉自己越舒服,不仅如此,在破了黄雯的处子之身之后,他明显感觉自己的力量好像变得更加厉害了。

  不仅仅在床上厉害了,而且干活的时候力气都大了许多。

  这些都不是很明显的,如果不是那天小四轮发动不了他推车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大了太多,他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

  虽然说睡女人的时间越长身上的力气越大这一点很荒唐,但是除了这个,虎娃实在想不通还有其他什么事情能让自己忽然力气大了一倍还多。

  以前,他根本就不是二牛的对手,现在,他和二牛比力气,二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一个多小时的快速进攻后,他们的战场已经跑到了卧室的床上。

  此刻,孙玉已经完全瘫软了,趴在床上一动都不能动,她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刘巧也躺在床上。

  当然不是她自己跑过来的,而是虎娃把她给抱过来的。

  “怎么样,舒服了吧,两位姐姐,还想玩什么游戏,我都陪着。”

  虎娃嘿嘿笑着看着床上一丝不挂横躺的两位玉人说道,眼神里带着欣赏的目光,两只手同时不老实的在两人胸前同样坚挺的双峰上揉动着。

  虎娃感觉到了,刘巧的双峰比孙玉的要大,但是却没有孙玉的漂亮,也没孙玉的白。

  而且,还有一个区别,那就是刘巧的双峰封顶是黑色的,好像刘美丽那种生过孩子以后的样子,而孙玉的双峰封顶是粉红色的,好像黄雯的那种颜色。

  “好弟弟,你还想玩什么游戏啊。”

  刘巧这会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迷离着双眼看着虎娃说道。

  对这个小男人,她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舒服。

  “为啥不让我早点遇到他呢,早点遇到他也没有那么多的破事了。”

  她心里不由的想到。

  刘玉此刻则是还眯着双眼在养神,慵懒的一个字都不想说。

  “我啊,我全听姐姐的,姐姐喜欢玩什么,我就喜欢玩什么。”

  虎娃很乖巧的说道,一脸的虔诚,好像是一个乖乖孩子一样,只是他的心里却已经开始思考怎么在刘巧身上得到更多的好处了。

  孙玉是刘殿德的情人,作为一个情人,特别是刘殿德这种身份特殊的人的情人,她的所有资料,刘殿德都一清二楚,所以,她是根本不可能在他面前为虎娃说任何好话的。

  但是刘巧不同,她是刘殿德的妹妹,本身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和势力圈子,帮助虎娃说几句话打个招唿还是很轻松的。

  听到他的话,刘巧顿时就咯咯的笑了起来,看着他说道:“真乖啊,过来亲姐姐一下,姐姐想让你亲一下。”

  她说着,把自己已经有些下垂的两个山峰往虎娃面前凑了凑。

  虎娃顿时嘿嘿一笑,把脸凑了过去咬住其中的一个狠狠允吸了起来,同时,用手在另一只上狠狠的搓着。

  “怎么样,舒服吗,姐姐。”

  他张口,看着刘巧说道:“要不要我再用力点。”

  “不,不了,让我歇会,不敢逗我了,我这身子都快被你给弄垮了。”

  刘巧喘着粗气说道,脸色猛的变得淡然了起来,看着虎娃。说吧,你想从姐姐这里得到点什么,你姐姐我不是白痴,也不是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所以,不要给我说那些什么情啊爱啊什么的,我烦。“

  她的干脆和直接让虎娃直接愣了。

  他原本还想绕几个弯子说自己想要做房地产的事情,但是听到她的话,顿时眼睛一翻,心思急转。

  “看她的样子,明显是个很现实的女人,如果我拖拖拉拉的推辞的话,可能会起到反效果,还不如有事情直接说出来,还能博得她一些好感。”

  这么想着,他直接就开口说道;“刘姐,你真聪明,我的想法你都能猜出来。”

  他小小拍了个马屁。

  “我是有点想法,其实,说实话,我这次来县里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要拓展一些新业务,不怕你笑话,我在村里弄了个打井队,开发了一些新技术,把成本节约了很多,也赚了一些钱,但是,那点钱纯粹就只能算是零花钱,而且,我那技术也没什么。”

  说道这里,他明显的感觉到刘巧的脸色有些厌烦了,心里一突,立马停下,直接切入了正题。

  “我是想弄个房地产公司。”

  他说道,眼睛认真的看着刘巧,原本平静的心在说出这句话后就开始砰砰砰的乱跳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这不是个小事情。

  关于房地产,他知道的并不是非常多,但是,盖房子他还是知道的。

  他私下里偷偷的算过的,一栋六层高的楼,如果按照城里的那种方法盖的话,光是消耗的水泥和钢筋都不是一个小数目,还不用说上次刘大壮给他说还有土地转让费要掏。

  “哟,你的心不小啊,想弄个房地产公司,我还以为你想在城里包个打井队呢。”

  刘巧愣了一下,笑着说道。

  只是她的脸上并没有出现虎娃所最担心的那种冷冰,这让他不由的舒了一口气。

  “人总是要向上的嘛。”

  他笑着说道,伸着手在她光洁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眼睛却一刻都不曾离开她的脸。当然,我也只是说说而已,我知道这个事情很大,刘姐不帮我也在意料之中的。“

  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已经缓过气了,还是听到他的话被刺激到了,眼神里也带着一丝惊讶看着他,只是却不说话。

  “怪不得他不找我,原来,是因为我根本帮不到他的忙。”

  她不是傻子,知道虎娃要做的这个事情,她根本就帮不到忙,想要做房地产,最关键的就是要把各个部门的关系打通,的确,凭借她的身份和她几年来积攒的人脉,帮忙弄个房地产公司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但是,她却不能那么做,因为她的所有人脉和势力暂时都还维系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她是刘殿德的女人,刘殿德最喜欢的女人。

  她在刘殿德的心里比他的妻子还要重要,这一点,几乎整个大龙县有点能力的人都知道,只是,没人会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而且,在一个县里得罪一个县长,怎么说都不是明智的事情,而且,刘殿德能以三十九岁的年龄就当上大龙县的县长,而且还兼任县委书记,官至正处级,而且距离副厅只有一步之遥,傻子都能感觉到他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

  就在孙玉胡思乱想的时候,刘巧开口了。

  “这个事情吧,其实也不是不能商量的。”

  她说道这里就忽然停了下来,不说话了,只是看着他一脸若有所思的笑,把虎娃的胃口给高高的吊了起来。

  “我说好姐姐,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不要这么看我,我心里慎得慌。”

  虎娃感觉心里发毛,说道:“你放心,只要姐姐你吩咐的事情,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油锅,我都干了。”

  他说道,一脸的的义正言辞,他知道,这个时候就是要他表现的时候了。

  听到他这话,刘巧顿时呵呵一笑,心里道;“看来这家伙的确是够机灵,不光是下面的家伙大,脑袋也足够用,或许还真能成就一番事情,再说,如果他做房地产的话,肯定就会在县里长期住下来,那样的话,我想见他就容易的多了。”

  这么想着,她立马就说道:“那好,姐姐我也就不和你绕弯子了,我就这么给你说吧,我给你两条路走,第一条,上天,第二条,入地,你能听懂吗。”

  她故意打了个哑语,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想要考一下虎娃。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也愣住了,但是忽然想到了他那几天看到的那本厚黑学上的一句话,立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官为一等人,商为下等人,也就是说,上天就是当官,入地就是为商。”

  想通了这些,虎娃顿时脸色一沉,变得各位认真,说道:“姐姐,我既不想上天,也不想入地,我想做人,行吗。”

  听到他的话,刘巧倒是愣住了,孙玉也愣住了。

  在刘殿德身边耳濡目染了这么长时间,她当然能听懂刘巧的话。

  “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你的心很大啊。”

  刘巧看着虎娃说道;“可是这年头,做人不好做啊。”

  她说着,叹了口气,只是刚说完,就听到虎娃说道:“两位姐姐,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不绕弯子了,三成,我建一个房地产公司,给你和孙姐两个人三成的干股,你们什么也不用做,我会找我最信任也足够胜任这个公司经理的人来做企业法人,我们都只是闲人,你们看行不。”

  他直接把孙玉也拉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的劣势,想要空手套白狼,就要付出更多的利益。

  果然,听到他的话,两个女人都愣住了,刘巧明显是心动了,眼神里原本漠然的光芒顿时变得亮晶晶。

  “这算不算是激情的代价啊。”

  孙玉忽然懒洋洋的说道。

  刘巧一愣,摇摇头,说道:“不能算,只能算是利益交换吧,妹妹不是一直想要独立吗,正好,我也想突破,或许,我们真的可以。”

  听到这话,虎娃立马就兴奋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女人想要独立要靠什么,就是要靠钱,可是孙玉是刘殿德的情人,虽然表面上见不得人,但是事实上已经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了,而刘巧被曝光的就更加厉害了,所以,只要刘殿德不点头他们都是不会主动去经商的,特别是房地产这么敏感的东西。

  而且虎娃专门问吴六打听过刘殿德的很多事情,知道他其实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于是他就判断出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情人和妹妹在他即将要升迁的时候进入商界的。

  “那姐姐的意思是,同意了?”

  他立马问道。

  “当然同意了,不过总共的净利润,我要四成,我和你孙姐,一人两成。”

  刘巧说道:“你也别怪姐姐我狮子大张口,那是你实在不知道房地产的利润有多大,我这么给你说吧,现在花一百万建房,你就能收回最少五百万,四成的利润,不多。”

  虎娃立马就开始思索了起来,放在刘巧大腿上的手不觉的也收了回来,眉头紧皱。

  “四成利润,我还要分刘老虎最少一成,我自己就只能得到五成,这个娘们,他妈的,太可恨了,心也太狠了,不过现在也只能先这样了,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罢了。”

  他想道,直接说道:“好,就按照姐姐说的这样来,只是,我听说房地产主要是地难批。”

  说到这里,他就不说话了,就看着刘巧的脸。

  “这个简单,应该说对你来说很简单。”

  刘巧立马就笑了,脸上带着一丝神秘。过两天吧,让我看啊,今天是十号了,等到十五号的时候你过来吧,还在这里,我给你介绍个人认识,认识了她,批地对你来说就不是很麻烦的事情了。“

  “当然,你放心,各个单位的关系我都会给你疏通了的,只是,你现在没多少启动资金,算了,这也不是多大的事,我就行行好,再给你介绍一个人认识吧,谁让我拿了你的钱呢。”

  她现在显然已经进入了角色。

  三个人又商量了一会,然后刘巧就忽然起身走了,只留下了孙玉和虎娃。

  “姐姐我再陪你一会,也要走了。”

  孙玉说道,娇柔的身子动弹了一下,完全的贴在虎娃的身上,两只硕大的酥胸直接压在他的胸前,顶的虎娃是心生荡漾,大家伙立马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坏家伙,你难道和姐姐在一起除了做那事就不能做点其他的啊。”

  孙玉就贴在他身上,立马就感觉到了他的异动,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对于刘巧说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我想听你一句实话。“

  “能怎么办,这么办。”

  虎娃说道,就一把把孙玉给抱了起来躺在了床上,让她压在自己身上,两条腿和她的两条腿紧紧的缠在一起,两只手则是不老实的已经开始在她身上肆虐了起来。

  孙玉顿时就被他逗得有些喘息了起来。

  “不要,好弟弟,姐姐我是真的不行了,今天你就放过姐姐吧,我是在和你说正事呢。”

  她认真的看着虎娃。

  看到她的表情,虎娃这才知道她的确是认真的,手上的动作顿时也停了下来。

  “真的要我说的话,我也没话可说,毕竟,说的不好听一点,我是想要空手套白狼。”

  他无奈的说道:“四成就四成吧,好在有两成是给了姐姐你,我心里还算舒服。”

  听到他这么说,孙玉的心顿时就被暖暖的融化了,紧紧的趴在虎娃的胸膛上。

  “你说的是真的啊。”

  她有些情不自禁的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是骗人的,我跟了那个男人六年了,可他到现在都不相信我,你们男人,都是一样的。”

  听到她的话,虎娃里面心里一突,他知道,自己可能抓到了一些重点,手上不由就加大了几分力道,在孙玉的背上缓缓的游走着。

  “嗯哼——”

  孙玉很快就被他逗得再次娇喘了起来。

  这时候,他才说道:“好姐姐,我给你说实话吧,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喜欢上了你,我发誓,我说的绝对是实话,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真的。”

  他的脸上带着无比的认真。

  孙玉顿时就愣住了,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他。

  “你是说你喜欢上姐姐我咯。”

  她咯咯的笑着说道:“姐姐我喜欢听这句话,来,姐姐奖赏你一个吻。”

  她说道,啵的一下,在虎娃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你知道吗,他从来都没给我说过喜欢我,每次都只会送我东西,要不就是,做那事。”

  她说着,脸上的神色顿时再次暗淡了下来。

  虎娃知道,她这是已经完全的动情了,当然,是心里动情,不是身体动情,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女人在动情以后是几乎没有防备的,什么话都能说出来的。

  “姐姐,我们不说这些了,你放心,弟弟我绝对不是那种人,以后,你难过的时候,我陪着。”

  他说着,两只原本在肆虐的手也忽然停了下来,紧紧的把孙玉抱在了怀里安慰着。

  孙玉似乎真的十分享受一样,脸上带着陶醉。

  不久,她抬起头忽然看着虎娃说道:“老公,你想不想再要一次,我陪你。”

  她说着,还伸出性感的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圈。

  虎娃顿时就被她这个动作给刺激到了,特别是她那声嗲声嗲气的“老公”顿时就让他浑身都一个激灵,下面原本半死不活的软蛇立马就瞬间变成了一根擎天柱,恨不得立马把这女人给压下去伏法了。

  只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绝对不能,孙玉今天晚上已经丢了五次身子了,再继续的话,别人肯定能看出来的。

  她完蛋了,自己也要跟着完蛋,刘殿德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好姐姐,你不要这样,我真的受不了。”

  他说着,一脸的苦笑。

  孙玉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又抱着虎娃的脸狠狠亲了一下,然后缓缓的把嘴巴放到了他的耳朵边上,吹着热气缓缓的说道:“你知道吗,咱们县里的土地局长是个女的,今年四十多了,和刘巧的关系很好,很巧的是,农业银行的行长也是个女的,不过年龄却不大,和刘巧差不多,人家可比刘巧的关系要大多了。”

  说完,她就有些癫狂的笑了起来,在虎娃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忽然把身子滑了下去,伸手抓住了他的大家伙,提起屁股就坐了下去。

  “啊,舒服,舒服,让我再舒服一把,好老公,快点,快点动啊,老公。”

  她一脸迷醉的叫道,好像是喝醉了酒一样。

  她的这种自我放纵的心态,虎娃不懂,他只懂得自己的大家伙现在进入了一片湿润狭窄的领地,舒服的感觉让他立马就喘息了起来,再加上孙玉的几句“好老公”顿时就让他再也把持不住了。

  “好媳妇,我来了。”

  他笑道,然后就坐了起来,抱着她性感娇嫩的大屁股摇晃了起来。

  只是孙玉的身子的确是不行了,没两分钟,她就叫唤了起来。

  “好老公,我不行了,放过我,好老公,放过我,我真的不行了。”

  她喘着粗气,额头上带着一丝汗珠,脸上带着一丝痛苦的表情。

  虎娃这才赶紧把她放开。

  “别,先别出去,让我缓上一口气,好老公,求你了。”

  就在虎娃快要出去的时候,她忽然又嗲声嗲气,刺激的虎娃原本就肿胀的大家伙顿时再次粗了一圈。

  好不容易,把孙玉给送走,看着自己依旧还是一柱擎天的大家伙,他不由的苦笑,想到孙玉刚刚给他透漏的那些信息,他不由的就深深叹了口气,又看着自己的大家伙。

  “兄弟,怕是又要辛苦你了,你放心,等哥哥我发达了,每天给你喂好肉吃。”

  出了房门,吴六已经在门外等着了。

  “哟,虎哥,出来了啊,饿了没,兄弟我张罗了一桌好饭,一起去吃点?”

  他看着虎娃点头哈腰的说道。

  虎娃现在和刘巧也搞上关系了,在他心里的地位当然就更高了。

  谁给饭吃,谁就是爷,这就是吴六的人生准则。

  “听你这么一说,我肚子还真的饿了,只是现在都晚上十二点了。”

  虎娃看了下手上的表说道:“随便吃上一点就好,弄太多太浪费了。”

  他不傻,知道吴六这个时候请他吃饭,一定是有事情的。

  “没事,没事,饭已经准备好了,不吃就全倒了,更浪费了。”

  吴六立马说道。

  虎娃无奈,不好拒绝,只能跟着他往楼上走去,路过前台的时候,他忽然愣住了,因为他发现黄雯竟然还在这里上班,还在前台,只是这个时候穿的衣服已经变成了小西服,明显是升官了,此刻正低着头好像在前台算账,没有看到他。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此刻一个穿着衬衫打着领带,理着帅气短发,脚上蹬了一双闪亮的黑皮鞋的年轻男人正趴在她的面前喋喋不休,手上还拿着一枝红玫瑰,脸上带着嬉皮笑脸。

  明显,这是一个追求者。

  的确,黄雯本来就长的漂亮,人也谦和懂事,身材也很好,有人喜欢很正常,加上这身小西服,就连虎娃都感觉到一股很清新的感觉。

  “妈的,虎哥的女人你也敢碰,真是活腻了啊你。”

  虎娃还没动,吴六已经冲了上去,恶狠狠的盯着这个小年轻。

  他愤怒,可是他却没动手。

  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也不是平常人,他身上的衬衫和裤子都是几百块钱一件的名牌,鞋子也是一样的,吴六不怕他是个富二代,就怕他是个官二代。

  他在等着虎娃发怒。

  “六哥,我们走,我没权利干涉人家的自由。”

  虎娃的脸上表情冰冷,他感觉自己被背叛了,严重的背叛了,一股冰凉透骨的感觉让他心底格外的难受,好像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让人给抢走了一样。

  说着,就准备往楼上走去。

  吴六顿时就尴尬了,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黄雯这时候也看到了虎娃,只是明显她还没感觉到虎娃一脸的怒气,一脸欣喜的就冲了上去挽住了他的胳膊。

  “老公,我听说你来了就一直在这里等你,你怎么现在才上来啊,六哥告诉我你在下面谈正事呢,我就没敢下去,你——”

  她叽叽喳喳的说道,忽然停了下来。

  因为她也发现了虎娃表情的不正常,这才看向了吧台边上站着正皱眉看着一脸敌意看着虎娃的那个小年轻,急忙对虎娃解释了起来。

  “他,是我的一个同学,这几天总是烦我,我都告诉过他一百八十遍我有老公了,可他就是不信,总要跟着我,我也没办法,这才找到六哥到他这来上班。”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只是虎娃还是听明白了,顿时心里舒畅了许多,好像一块堵着的大石头砰的一下飞走了一样。

  “六哥,这事情你知道?”

  他看着身旁的吴六问道。

  “知道,但不是很清楚,妹子过来的时候只是说有人烦她,让我给她挡着,但具体的,她没说。”

  吴六急忙和这件事情撇清关系。

  虎娃也不管他,他只是想确定下黄雯是不是在说实话而已,得到了结果,虎娃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柔和了起来。

  “你怎么那么傻啊,有啥事情就告诉六哥,他会帮你的。”

  他看着黄雯说道,然后脸色就变得冰冷看着眼前的小年轻说道:“我不管你是谁,也没心思管你是谁,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黄雯是我的女人,不要再来打扰她,好了,你可以走了。”

  霸气十足的说完,他就拉着黄雯冲吴六说:“六哥,我能带着我女人一起上去吗。”

  “能,当然能。”

  吴六立马点头。

  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说不能的话,虎娃怕是立马转身就走了。

  他是看明白了,这个愣头青是谁的脸都不看,圆滑的要死。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那个小年轻这个时候竟然还不死心,冲着虎娃就喊道:“站住,你不能把黄雯带走。”

  “黄雯,你跟我走吧,只有我李庆才能给你幸福,这个人,他根本给不了你幸福,他想要的,只是你的身体而已。”

  李庆很激动,非常激动。

  他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女人,追了那么久,没想到却被别人给捷足先登了,看着眼前这个个子比自己高,样子比自己帅,就是身上的行头没自己好的年轻人,他心里的火气简直大到了极限。

  听到他这么赤裸的话,不只是虎娃,吴六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钱来麻将馆什么地方,明面上是麻将馆,实际上是集合了住宿,洗浴,餐饮为一体,给各个领导开小差用的一个隐秘的地方,对这种话最是敏感了。

  “李作为是你什么人。”

  他看着李庆问道。

  听到李庆的名字,他就仔细思索了起来,在整个大龙县,姓李的有钱人或者当官的,本来就没几个,当然,他说的当官的是科长级以上的,副科的他都一点不怕。

  “哼,那是我爸。”

  李庆显得很骄傲的说道,又看着黄雯说道:“雯雯,我追了你那么长时间了,我的心意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听到这句话,虎娃顿时再次眉头皱了起来,看着黄雯问道:“他追了你很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倒是想告诉你的,可是我连你的人影都找不到,我怎么告诉你啊。”

  黄雯有些苦涩的说道。

  这下轮到虎娃无语了。

  他也想到了,自己自从二十多天前把黄雯给安排好了以后,就好像再也没去看过她一次了,不由心里也有些愧疚。

  而这边,吴六知道了这个小年轻是李作为的儿子后,立马就冲他吼道:“他妈的,立马给老子滚,别在这撒野了,如果不是看在你爸和我的关系还算不错的份上,敢在虎哥面前这么嚣张,我早就把你的腿给打断了。”

  李庆顿时愣住了,也有些被吴六嘴里的“虎哥”给吓到了。

  只是看到黄雯亲热的腻在别人的身边,他心里的火气顿时就再次窜了起来,一时激动就看着虎娃就吼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把黄雯给骗走了,我告诉你,黄雯是我的,永远都只能是我的,谁敢和我抢,都不会有好下场的,还有你,既然知道我爸是李作为,还不帮我,你难道就不怕我爸吗。”

  吴六本来还想给他说几句好话,毕竟他和李作为之间的关系还真算不错,但是听到这句话,顿时就火了,冲着他一脚就踢了过去。

  “妈了个巴子的,你到算个球,你爸在我面前都不敢这么说话,你他妈的竟然敢这么给我说话,我他妈踹死你,前台那个女的,你立马给我打一个电话,8700008,让李作为立马给我滚到钱来麻将馆领他的宝贝儿子,就说我吴六正在揍他儿子。”

  前台的女孩听到这话,立马就赶紧拿起电话拨了起来。

  受了吴六愤怒而出的一脚,李庆立马就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叫唤了起来,只是嘴上还硬的要死。

  “你竟然敢打我,我告诉你,你完蛋了,我一定让我爸找人把你给弄死,你信不信,我打个电话就能叫几千人来砸了你的店。”

  他愤愤的看着吴六伸着手指狰狞着脸霸气的说道。

  好像被人踢的躺倒在地上的不是他,而是吴六一样。

  黄雯此刻也惊呆了,她完全没想到平时温文尔雅的李庆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不过她还是担心李庆会被打伤,于是抬头看着旁边的虎娃,却看到他摇了摇头。

  “这个事情暂时和我们没关系。”

  虎娃安慰着他说道。

  听到他的话,吴六则是立马就笑了,笑的很狂妄。

  “好,好,老李他妈的生了一个有种的儿子,他妈的竟然想要带人砸了老子的店,你很好,很好。”

  他说着,再次一脚冲着李庆踢了过去。

  好在这个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大厅几乎没有客人来,也没人看到吴六在那虐人。

  大龙县的一家酒店的客房里,李作为接到电话听说吴六正在打他儿子,简直都要急疯了,身下好不容易硬朗起来的家伙再次软了下去,一脸的慌张就挂了电话。


女优:夢乃あいか

标签:#Big tits #CENSORED #Chinese-sub #Esuwan number one style #fetish #handjob #Titty Fuck #Work alone #Yumeno Aika


【成人 小説】搞定那少妇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