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 小说 txt】七年环





七年环



作者:不详 排版:tim118 字数:66064字 TXT包:







琥珀



——献给我曾经,现在,也必将永远爱的小蛮。



你若得奴仆,他必服事你六年;第七年他可以自由,白白地出去。



《圣经·出埃及记》第21章第2节







窗外的雨下的有些不负责任,稀稀疏疏,零零落落,远不是预报里说的样子。



于是天气便依然烦躁的闷热着。雨滴却大的惊人,总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砰 的一声落在玻璃上,溅起很大的一片,再得意洋洋的歪歪斜斜,或快或慢的滑落 下来。



越是拿它没有办法它越是肆无忌惮,随着它的心意改变着眼前你本来熟悉的 一切。



街道旁的树和房子是分辨不清了,就连不远处招摇的霓虹灯也只是一片模煳 的五彩斑斓。这应该是最适合和什么人或者什么事说再见的天气。周舟这样想。 不过,这样的雨是没有什么看头的。周舟离开窗台给自己砌了杯浓浓的茶,把它 放在电脑旁自己伸手就够的到的地方。然后就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把自己扔在椅 子上。



打发这样的夜晚,最好的办法就是去聊天室消磨时间。



周舟在聊天室里用过很多名字:若柳,风扶莲,疏影轻摇,暗自妖娆……, 每一个都妩媚而不张扬,就象她的人一样。这样的名字一出现就会引来一群垂涎 的色狼的注意,蜂拥向她扑来。



「小贱货想我了吗?」



色狼甲这样问。



不理睬。



「本人招收女犬,调教手段专业,你是吗?快爬过来!」



色狼乙如是说。



还是不理睬。



「你是m吗?我的鸡鸡很大,来试试吧。」



色狼丙用最大号的字把同样的话发了两遍。



依然不理睬。



「美女你好,玩语音调教吗?水平一流包你满意。」



色狼丁讨好的附带了一个笑脸。



继续不理睬。



「母狗嘴巴带口塞了吧!怎么不说话?老子问你呢!」



色狼乙死缠不放,并且自作聪明的做出假设。



周舟终于觉得恶心了。



靠!小贱人还挺拽啊!你妈xxxxxxx!



色狼乙许是意识到了周舟的反感,突然又变的有礼貌起来。



周舟觉得应该表现出自己的教养,虽然彼此还不熟悉,在这种情况下也理所 当然要问候一下对方的母亲。于是两个人就变的越来越客气了,不但又问候了彼 此的父亲,还连带着问候了彼此的兄弟姐妹以及还未出生的儿女。



每次都是如此。除了甲乙丙丁被不同的名字代替。本来的好心情就这样被破 坏了。连带着名字也让人看着生气,只能重新给自己另起一个。其实,起这些名 字周舟还是很费了一番心思的。放弃任何一个都让她觉得可惜。在周舟看来,聊 天室里的名字就好比一个人的衣服。穿的尽可能漂亮一点是对别人,也是对自己 的尊重。而且,在这虚幻的空间里,在彼此陌生的气氛中,你只能把想说而不能 说的话浓缩成这样简单的几个字,等待着会有人在有意无意的一瞥中发现你的心 思。一个女孩子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可惜俏眉眼统统做给了瞎子看,没有 一个人想要知道这些名字背后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此刻又是怎样的心情。没有 人打算探求一下为什么要「若柳」,为什么会「轻摇」,又为了什么只能「暗自」。



每个人在这里要的只是可以充饥的一道快餐。至于你是如何摆盘,如何装点, 花了多少心思来做围边根本没有人在意。想明白了这点,周舟就再不对这里的s 们抱任何希望了。来聊天室最大的乐趣便成了看s们争相对那些惹火的名字大献 殷勤,自我标榜,彼此诋毁。看他们如此的丑态百出也似乎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于是她现在的名字,叫做「寒枝拣尽」。



寂寞沙洲冷。这是一直不肯停落的必然代价。今天的聊天室依然热闹,但这 份热闹是不属于周舟的。周舟进了论坛,也没有什么新发现。最上面还是那个 《左手是爱情,右手是你》的帖子,许多人不断跟贴争论着该如何取舍爱情与s m,如何取舍精神上的痛苦与肉体上的快乐。周舟一边无聊的在论坛和聊天室来 回的切换,一边慢慢的喝了口咖啡。苦。忘记放糖了。糖罐在厨房里,可椅子又 实在舒服的让人不愿意离开。周舟苦笑了一下,选择a,就必须放弃b,选择b, 就一定要放弃a。在这么小的问题上,老天也要狡黠的设下一个陷阱:无论答案 是什么,你都会对放弃的心有不甘,然后就会开始后悔当初的决定,并且痛苦的 发现其实自己真正想要的恰恰是被放弃的那一个的。于是你觉得自己愚蠢,越发 对自己将要作出的决定没有信心。如果你不想让以后漫长的生命活在无穷无尽的 悔恨里,你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睛,坚持你最初选择的,并且努力用最幸福 的微笑欺骗来自内心的疑问。周舟想起了杨,杨是周舟大一时候认识的一个男孩 子,同系的师兄。高高大大的,笑起来很阳光的样子。从认识周舟的那一刻开始, 就发动了强大的追求攻势,让寝室里所有的姐妹都对周舟嫉妒的眼睛发红。但无 论是接到他送来的花,雨天贴心的雨伞,还是一直在寻找的参考书,周舟总是淡 淡的笑笑,低下头说声谢谢,小心的避开他灼热的目光。周舟并不打算回应杨的 热烈。虽然在心底里周舟知道,自己是喜欢他的,甚至有一点点爱上了他。但周 舟也知道,他们之间的距离是无法逾越的,隔在他们之间的是周舟不能言说的秘 密。女人是爱幻想的动物,她们总是天真的相信奇迹是会发生的。杨马拉松一样 的追逐让周舟觉得这也许是上天打算给自己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于是,在杨离 校的那天晚上,周舟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那一刻杨觉得自己要被这快乐的感 觉击昏了,他用尽小心,百般疼惜的爱抚着自己怀里的周舟。但当他进入周舟的 时候,周舟眼角滑落的泪水还是让他察觉到了周舟下体的滞涩。杨觉得自己不够 体贴并为此感到深深的愧疚,动作于是变的更轻,也更温柔。高潮过后,杨把周 舟搂在自己的胸口,在她耳边深情的叨念着最贴心的情话。这本应算是一个完美 情人的完美表现,杨也这样觉得。他坦然的睡去,那一瞬间他似乎又看见了周舟 的泪水,只是他觉得那一定是周舟幸福的泪水。第二天早上,当杨睁开双眼,周 舟已经不在了。枕畔只留下几缕青丝和一张似乎有泪痕的字条。从那以后周舟决 绝的不再接他的电话,不再和他见面。杨整个人都蒙了,他一直不明白自己究竟 做错了什么会让周舟如此的毅然决然。面对他近乎歇斯底里的质问,周舟什么也 没有说,周舟没有办法向杨解释。没有办法告诉杨她对于那种温柔呵护的方式发 自内心的厌恶。她知道杨根本不会理解自己在那个他最幸福时刻的感受。



周舟不想伤害别人,可是她没办法向自己的身体,向自己的渴望撒谎。她只 有沉默的看着杨伤心欲绝的转身离去。这以后,周舟终于相信命运被书写了就不 能再改变,任何努力在欲望面前都是徒劳。她只能向自己内心深处狂笑的撒旦缴 械投降,发誓放弃一切被救赎的机会,来换取那充满诅咒的,让人明知如此却欲 罢不能的幸福。「我回不了头,即使神给过我机会,我也终于知道其实我是不愿 意的。对于我这样的女人,如果这条路就是我一直追寻的,那么神明,麻烦您让 我抛开一切,了无牵挂的去走这条路吧,我会把我的廉耻,我的尊严当作祭品奉 献给您。」当下定决心向着充满未知诱惑与危险的深渊坠落下去后,周舟在日记 本上写下了上面的话。可直到今天,周舟仍然在悬崖边独自展览着自己的坚持与 孤傲,依然没有找到指引她灵魂的那道身影。相对于肉体的快乐,周舟更在乎心 灵上的归属与臣服。她一直在等待着一次全身心的投入。让自己心甘情愿的跪在 一个人的脚边,在对他的崇拜中,在他赏赐的痛苦里,勉力品尝那一点点甘之若 饴的快乐。可惜,这是一个速食面和汉堡包大行其道的时代。急功近利与浮躁的 风气连sm圈子也不能幸免。对另一个人的灵魂承担责任在很多人看来是毫无意 义的,人们就连承担自己行为的责任都觉得没有必要。及时行乐吧。不满意就再 换下一个。墙头草要比解语花更能享受阳光雨露,更受人们追捧。周舟觉得很悲 哀,面对自己内心越来越强烈的欲望,她几次想不再坚持了,可是又觉得实在对 不起自己为此放弃的。于是,等待与寻找还在坚持着。会坚持到什么时候,周舟 自己也不知道。



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周舟看见聊天室里一个叫边缘的人在跟她打招唿。



「你好吗?喜欢苏轼的词?」



周舟笑了。真是难得,头一次发现聊天室里的s除了张口贱奴闭口母狗之外 竟然也知道宋词。



「还好,并不是特别喜欢,只是这一句很合自己现在的心情。」



边缘发了一个笑脸过来。



「被这里的男人们折磨苦了吧。不过也不用如此悲观的。只是该你的你没有 遇到而已。」



「我知道,可是什么时候才会遇到?你不知道我等待了多么长的时间,你也 不知道我为这等待放弃了什么。」



「既然决定等待,就不要在乎代价,也不要轻易的妥协。其实等待是一道放 凉了才更美味的菜,当你已经对它失望了,当你本以为它不能再入口了,当你为 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把它吃下去而后悔,它就会在这个时候悄悄的给你一个惊喜。」



这是很贴心,很安慰人的话,每一个字都象是专门为周舟准备的。周舟觉得 没有理由不和他继续聊下去。



「我们并不熟,你怎么会知道我叫的是什么菜?」



「我会算的,我会文王神课。」



他的话伴随着一个坏坏的笑脸出现在周舟的屏幕上。



「那我今天是遇到高人了,只是不知卦金几何啊?」



「童叟无欺,每卦2钱。不过,遇到有缘之人也不妨相送一卦。」



「如此看来我便是这有缘之人?」



「只是不知贵客要看相,摸骨还是测字?」



「那就测个字吧。」



「贵客写来。」



周舟真的来了兴趣,这样的人还真是少有遇见,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周 舟随手打了个「担」字。



「不知贵客所问何事?」



「寻人。」



「此字右边现个旦夕的」旦「字,左边明现个」手「字,当主旦夕之间便可 得手之意。贵客大可不必心焦了。」



周舟楞住了,随便的一个字也能让他如此轻巧的转到安慰自己的话语上。周 舟暗暗佩服他的奇思妙想,也很为他的用心感动。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身体里慢 慢的洋溢开来。



「谢谢。谢谢你的安慰。」



「呵呵,你太客气了。我应该做的。」



「应该做的?我们甚至都还谈不上认识。你没必要为我做什么。」



「还不认识又怎么样?我们都是同样的人,我们为了一种快乐披荆斩棘遍体 鳞伤而再所不惜,我们知道这快乐是那么的需要分享,又是那么的需要隐藏。我 们心甘情愿的忍受这快乐带来的痛楚,不理会世俗讶异的目光,鄙夷的嘲讽,我 们甘愿躲在阳光遗忘的角落里舔舐对方的伤口,给彼此以安慰。我们还需要认识 吗?我们早就认识了。」



周舟静静看着他的话,忽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希望。我明天就不再用这个名字了。」



「我明天还是这个名字,你可以很容易的找到我。」



「我会的。和你聊天是很愉快的事,而且我还想让你帮我算算下一期的福彩 号码。」



「呵呵,怎么我们的话象是要告别了。要走?」



周舟笑了。



「怎么,舍不得我?」



「有那么一点点吧。我知道你也一样。」



边缘的话回的很快,还是带着那个坏坏的笑脸。



「你也在找人吧。其实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话发出去了,可周舟马上就有点后悔了。周舟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希望写的并 非「不是」而是「是」。这样的想法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边缘的回话很快的来了。



「其实,我不是在找。我是打算要塑造出一个来。」



「塑造一个」。周舟沉默了,他打算塑造出什么样的女人?放浪,低贱,淫 荡,他要的是这些吗?这些时常挂在s们嘴上的形容词似乎哪一个都不能放在自 己的身上。很多s都跟周舟说过她不是一个好m,因为她的抗拒,和所谓的放不 开。周舟也这样觉得。虽然在内心里早已什么都放下了,可还是要不自觉的做些 抵抗,不自觉的把真实的自己深深的隐藏起来。



「你不需要有奴性的m?这是这里很多s选择m的首要条件。」



「我喜欢挑战。没有奴性或者奴性不强的女人才会让我兴奋。改造她们才谈 的上是调教。」



「我是很难被改造的。」



周舟被自己话吓了一跳。「我是很难被改造的」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说,这简 直有点欲拒还迎的意思了。难道,自己在寻找的,等待的就是他?他就是那个地 狱派来引领自己的使者?他对于周舟来说基本上还是一个陌生人。「旦夕便可得 手」,难道宿命真的会如此安排?



「相信我,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被造就的。我不知道你以前有过什么经历, 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和你一起,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你,或者应该说,唤醒本 来沉睡的你。」



周舟不敢再让对话继续下去了。她关掉了电脑。



窗外,雨还在下着,下的很轻,下的很柔,似乎生怕触痛了什么。



这真的是一个很适合和什么人或者什么事说再见的天气。



周舟这样想。







白天的专业课周舟上的混混噩噩。昨晚睡的太晚了。其实正确的说法应该是 今天早上睡的太晚了。4点多才勉强合了会眼。根本就睡不着。躺在床上满脑子 都是他的那些话,「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被造就的。」



但自慰的本能确是被与生俱来的欲望赋予的。自慰让她失眠了。其实正确的 说法应该是自慰的不满足让她失眠了。周舟自慰的时候,总会回忆着自己精心搞 到的有sm描写的小说。那些详细的文字让她可以很轻易的在脑海里勾勒出自己 被一个或几个男人捆绑,玩弄,调教的画面。但昨天晚上,这些画面总是一不小 心就变成一张看不清面孔的脸。男人的脸。虽然看不清他的面貌,但周舟能感觉 到他的目光,威严的俯视着,充满了压迫感。她觉得羞辱,觉得自己好象毫无遮 拦的暴露在空气里。一丝不挂。这目光充满了穿透性,触摸着她的肉体,又刺穿 她的肉体骚动着她的灵魂。这让她感到从没有过的紧张。于是不断按摩阴蒂的手 指停了下来。目光也就随之消失了。可是动作一停止,身体里的兴奋又让她必须 找到某种解脱。于是动作又继续。而那让人B仄的目光也如影随形。周舟觉得那 目光比刚才还要强烈而且更有针对性。它缓慢的滑过她的脸,滑过她的颈,在她 饱满而坚挺的乳房逡巡,不怀好意又充满技巧的让周舟的乳头燥热的站立了起来。



周舟觉得脸红的发烫,乳房上象有无数根细小的针不停的扎着。她用自己的 手盖住了乳房,希望那炽烫的目光不会发现她的手指在安抚着自己的乳头。目光 失去了观赏的对象,便顺着周舟起伏的身体曲线,抚摩过她的小腹,又轻巧的一 转,优雅的从周舟臀部的沟壑里快速的穿过,周舟几乎叫了起来,自己的每一寸 肌肤都在不断的抽动着。她觉得自己就好象一面绷的紧紧的鼓,那目光就如同两 把鼓槌。灵动而迅速的从鼓面上敲过。每一下子都准确的敲在周舟最敏感最柔软 又最渴望被触碰的地方。周舟觉得身体的抽动越来越强烈,手指也动的越来越快, 阴蒂早就充血了,乳房也涨的快要裂开。似乎有东西要把她撕破从她身体里冲出 来。



周舟把头抵在床上,嘴紧紧的咬住床单,她趴跪着,两腿用力的打开,按摩 阴蒂的手指发疯似的动着,另一只手从大腿之间穿过,把自己的小穴张开到疼痛 的程度。身体在不断的用力收缩夹紧,淫水顺着分开的大腿流到了床单上。周舟 用她能想到的最淫贱的姿势诱惑着那目光去欣赏自己最隐秘的部位。



这羞辱的感觉让她就要疯狂了。



「快啊,快啊………你快看吧,求你了,快看吧。看我的穴,看我身体的最 里面。」



周舟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害怕隔壁房间里的父母听见,只能更用力的咬紧 床单。可是那目光并没有如周舟所愿,似乎是有意折磨她。就在周舟快要高潮的 时候,目光消失了。周舟整个人瘫软在床上,不管不顾的刺激自己的阴蒂,脑海 里把所有看过的sm小说描写的画面一遍一遍播放。那些她不喜欢的圣水,针刺, LJ的画面也跳了出来。周舟什么都不在乎了,她只要释放,只要高潮。她拼命 想唤出那张脸,拼命想重温那道目光。可那道目光却再也没有出现。



周舟终于放弃了。她头发散乱,大汗淋漓,抱着枕头无声的饮泣起来。







「睡神,别睡了。都下课了。去看电影吧。《大地情深》,汤姆·克鲁思啊!



算你一个。「



周舟睁开自己的眼睛。充斥了她整个视线的,是一对硕大到几乎要涨破衣服 的乳房。是刘小雯。周舟不用听声音,也不用看样子,单凭这对傲视全班女生的 36c就知道了。周舟的胸部并不小,但在她面前还是相形见绌。刘小雯的样子 算的上娇好但并不出众,但她知道自己身体最吸引男生目光的是哪里。于是她把 她的天赋本钱发挥到了及至,大v字领,紧身小可爱是她最常见的打扮。这样, 她深深的乳沟和紧实的胸型就立刻吸引了全班男生的目光。女生们恨自己管不住 男友的眼睛,也恨老天爷不公平。于是看刘小雯的目光都是带着火的。全系都在 风传,刘小雯去年无机化学的补考可以顺利通过是因为系主任的照顾。当然,是 在刘小雯付出了某些报酬之后。刘小雯不在乎,任这谣言从系里传到系外,传遍 整个校园。她十分享受别人在背后的指指点点。头还是高傲的抬着。她的满不在 乎在别人看来就是印证了传言的真实性。只有周舟知道,这妮子的眼光高着,那 个看起来病泱泱的秃头中年男是入不得她的眼的。能看到她身体的男人,一定要 是帅哥,而且是身体强壮的运动型帅哥。直到去年她们还住在一个寝室,她的一 切都没有瞒着周舟。周舟喜欢她的傻里傻气和不做作,而刘小雯也知道周舟是全 班唯一不会排挤她的女生。周舟没有男朋友,又固执的拒绝一切追求者,最重要 的是,周舟胸部的大小本身也殊为可观。于是她们好的几乎无话不说。刘小雯告 诉周舟,她喜欢帅哥是因为做爱的时候要对得起自己的眼睛,喜欢强壮的帅哥是 对的起自己的眼睛的同时,还要对的起自己的36c。周舟不理解,刘小雯趴在 周舟耳边小声的说「等你遇到了就明白了,男人的力量和时间比他的样子更重要。」



刘小雯喜欢趴在周舟耳边给她上自编的生理卫生课,周舟也装做用心的听着。 每次她趴在周舟的耳边说话都让周舟都觉得自己的耳朵痒痒的想笑,她喜欢这种 感觉。刚才叫醒她,刘小雯也是趴在她的耳边,周舟侧了侧头,刘小雯的纹胸都 快从领口看见了。周舟一面收拾书包一面对她说:「不去了,早看过碟了。再说, 我才不给你当电灯泡呢。你啊,穿的那么低,就知道是有男人约你了。都被人看 光了。」



刘小雯又掂起脚去咬她的耳朵,刘小雯1米63,比她矮了5公分「他的眼 睛是正极,我的胸是负极。一对上就会有电流的。那通电的感觉爽死了。小裤裤 都会湿的。有时候我真巴不得满街男人的眼睛都是正极。」



说完她还坏坏的笑着。周舟也笑了,用手推了她一把「去死,你这个色女。



没钱买护垫啊你。「



刘小雯一边笑着躲开一边说,「我说,你要真不去我就自己去了啊,电影完 了一定还有一顿大餐的。到时候你别说好我有了好东西没跟姐妹分享。」



说完她便昂首阔步波涛汹涌的去赴有电影有大餐也必定会有整洁的宾馆房间



的约会了。周舟没有问那个舍得下本钱的人是谁,她只是呆呆的注视着刘小 雯的背影,想着刘小雯刚才的话。她也好想象刘小雯一样在大街上接受无数陌生 目光的洗礼。乳房一定要完全暴露在湿冷的空气里,自己一定要被绳子紧紧的捆 住,那绳子要象条猥亵的蛇一样不停的在她两腿之间蠕动,深深的钻进娇嫩的小 穴里。



自己的淫水会让绳子发出蛇鳞一般的光泽。嘴必定是要被堵的,目光一定无 助,神色一定凄楚。耳边是陌生女人发出的惊唿,眼前是陌生男人贪婪的面孔。 挣脱不开,也躲避不了,自己被颈上精致的项圈拖曳着在闹市中穿行,那发出冷 硬光泽的铁链牢牢的握在一个男人的手里。自己努力的回头,却只能看见阳光为 他描画的一身灿烂光芒,他就站在那光芒中心的黑暗里,看不见面孔,却有熟悉 的目光B视在自己裸露的肌肤上。那道让她咬牙切齿痛恨,又刻骨铭心想念的目 光。



阳光太耀眼了。周舟撑起了伞。武汉的秋天没有一点秋天的感觉,过了中秋 太阳依然那么歹毒。周舟相继拒绝了一起吃饭的邀请,游泳的邀请,排练系里节 目的邀请。她的理由是身体不舒服。回到家,她又用同样的理由拒绝了妈妈精心 准备的一桌菜肴。胡乱洗了个澡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房门关上了,周舟终于回到 了自己的世界里。周舟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一边擦干头发上的水滴一边登陆进 聊天室,人很多,但,他不在。周舟刷新了几次成员列表却依然看不见那个名字, 边缘。周舟一整天都在想着的名字。周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只是昨天聊了几句, 他是哪里人,是做什么的,多大年纪,什么样子统统一概不知。但他却固执的走 进自己的梦里,走进自己的想象里。自己不但构建了被他羞辱蹂躏的情节,甚至 为他设定了那么一双眼睛:这眼睛能穿透她的身体,穿透她的心,把她的灵魂粗 暴的揪出来扔在面前。强迫她直面自己最隐秘的渴求。强迫她享受最难以启齿的 快乐。强迫她为这快乐放弃一切女人的尊严。这快乐是如此巨大,这快乐又那么 的屈辱。不过,周舟觉得似乎正是因为这目光给自己的巨大屈辱,才让自己有了 巨大的快乐。周舟看了下表,时间刚刚过六点。也许是自己太早了。他一定是已 经上班的人,现在一定还在回家的路上。周舟笑了。自己又在为他编故事了。



周舟一直在电脑前无聊的等着,8点半,他终于来了。



「你好。我是昨天的寒枝拣尽。」



周舟今天的名字叫「琉璃」。



「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暇秽。」这是周舟今天 在《药师琉璃光本愿经》里读到的。周舟刚看见就想起了那道目光,「内外明澈, 净无暇秽」,那道目光似乎真有这么大的魔力。只是,它是该出现在她的来世里, 还是在前生就已经擦肩而过?



「我记得你,其实你可以不必记得我的。我并不知道你的新名字。」



边缘的回话还是如同以往一样的迅速。



「看起来主动权是在我这面的。」



「不,是在我这面。你会找我的。昨天你离开的时候我就知道。想问我为什 么知道?呵呵,因为我的眼睛已经把你看穿了。我看到了你的最本质,你的最本 源。而你喜欢被我看穿的这种感觉。」



周舟不说话了。他的话语象昨天一样如同一把利剑。



体无完肤。周舟想到了这个词。



「不必矜持了,也不用撒谎。我知道你等待的就是一个能刺透你重重伪装的 人。你要他带着你走一条发现之旅。你必须借助他的引导才能看清自己的灵魂。



真正的灵魂。无论这灵魂是什么样子的,你都已经作好准备接受即将被揭开 的事实。这,就是你要点的那道菜。「



周舟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生气。可不知道该为什么生气,他的词锋太咄咄 B人?可他似乎比周舟自己还了解周舟。自己太怯懦在被他牵着鼻子走?可周舟 是喜欢被他的话刺痛的那种感觉的。



「我就是你等的那个人,我现在越来越确定了。你也知道。只是你现在不愿 承认。不过你会慢慢发现自己在被我吸引,因为我的优点实在太多。厚颜无耻只 是其中之一。」



又是那个坏坏的笑脸。周舟喜欢看他这样笑。



「走着瞧吧。」



这似乎是某种隐晦的承认或者默许。



「走着瞧!」



这是尽在不言中的心有灵犀。



柳暗花明。水到渠成。







「在圈子里不久吧。」



「恩,是的。」



「没有过主人?」



「恩,是的。」



「也自然没有过调教了?」



周舟本想回答「也自然是的。」但屏幕上出现的却是,「恩,是的。」周舟 觉得自己好象在心里开始保持立正的姿势回答边缘的问题了。这种感觉让她惶恐, 却又让她觉得兴奋。这正是她一直在寻找,又迟迟没有找到的那种感觉。



这感觉真好。



「调教是一个女人成为m的过程。在进入这个过程之前你必须要知道,一个 女人成为一个什么样的m,不是在于s调教的手段,是在于这个女人多大程度上 能够服从信任她的s。我篡改了张爱玲的话,男人要征服才快乐,女人要被征服 才快乐。但这种被征服是建立在女人自愿的基础上的。如果主观上不接受,那就 很难被别的思想占领,更谈不上征服了。所以,你要知道什么是你能接受的,什 么是你不能接受的。你不能接受的,我会暂时避开。不过你要听清楚了,是暂时, 从不接受到接受,从不理解到理解,从不喜欢到喜欢。这,就是被征服的过程。」



「我,我没什么经验,但我真的喜欢被所有的那种感觉。不是被拥有,我不 要那种平等的关系。我要卑微,低贱的归属感。我喜欢这种归属感得到他人的承 认。我喜欢在身体上,心灵上留下主人的烙印。永远的烙印。只要是为了这个目 的的,我想,我应该都能接受吧。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没有经验。只求 你不要嫌弃我。」



周舟第一次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一个s。那种兴奋的感觉让她打字的手微微的 颤抖着。



「从现在开始起,称唿我主人吧。」



周舟的话发出去很久后,边缘的消息才出现在屏幕上。但就是这简单的一句 却让周舟的眼泪流了下来。周舟跪在椅子上,把自己的姿势尽量放端正,必恭必 敬的把那句埋藏在心里很久的话,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输入电脑。



「是。主人。」



直到这一刻周舟还不了解边缘的情况。但周舟不在乎。什么都不在乎。这就 是命。是命运在她快要放弃坚持的时候把这个男人推到了她的面前。无论他是一 个怎样的人周舟觉得都可以接受。他能听见自己的灵魂深处发出的呻吟与哀求。



这就够了。这是周舟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所听不见的,或者,是不愿听见,不 敢听见的。周舟相信这些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听到,他一定会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真 实的需要。周舟要他把听见的都告诉自己。无论他嘴里发出的命令是什么,都必 定是自己内心最渴望的。不管这命令听起来多么的匪夷所思,多么的让人无法接 受。



周舟发誓都会相信,并用自己的身体和心灵去努力践行。因为,自己给了他 这样一个名字来行使他命令的权利。



主人。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2011-6-10 01:58 编辑 ]

女优:佳苗るか きみと歩実 優月まりな 北乃みれい

标签:#CENSORED #Friends of the celebrity #gangbang #Kanae Ruka #Kimito Ayumi #Kitano Mirei #Mature #Nasty-Hardcore #Orgy #re-upload #Yuzuki Marina


【耽美 小说 txt】七年环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