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 小说 搜索】艳兽都市 5



第一集  第五章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铃声连续响了许久,过了好一会儿,躺在床上的洪岩才睁开双眼,伸手按了一下床头柜旁边的一个按钮。

  房间里闪过几道光芒,床前出现一个立体投射的影像。

  这时代的座机基本上都是电视电话,而且是立体3D效果,清晰得就像真人站在面前。

  “洪先生,你的电话好难打啊!手机关机,座机起码打了三次才接通!”

  影像中是一位黑褐色短发、容貌艳丽的年轻美女,戴着一副无框眼镜,身穿整齐的警服,但脚上居然是一双高跟鞋,嘴唇上还涂着口红,看上去端庄却不易亲近。

  洪岩认出她是最高警务处长的女秘书尹茵,忙坐起身笑着说:“对不起啊,我昨晚忙到通宵,太累了,睡得跟死猪一样,没听到电话铃声。”

  说完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显然还没有睡饱。

  尹茵瞪了他一眼,冷冷地说:“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这次的报导做得很好,正面宣传了警队的形象,费处长很满意,特别指示要给你嘉奖,奖金爲一万亚元。”

  “喳,谢谢处长大人奖赏!”

  洪岩顽皮地甩了两下胳膊,做出谢恩的姿势。他心知肚明,这一万亚元名义上是奖励,其实就是“封口费”,要他今后也继续隐瞒昨晚看到的一些“不该看到的画面”。

  “还有,你申请采访朱院士,处长已经批准了!”

  “啊,太好了!”

  洪岩喜出望外,激动地从床上跃起,只穿着背心短裤就跳到地面上,情不自禁地去拥抱美丽的女秘书。

  可惜那只是一个虚拟的影像,他扑了个空,差点摔倒在地。

  不过尹茵还是吓了一跳,本能地向后退了两步,满脸嫌恶地转过身。

  “洪先生,请你立刻穿好衣服!天,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失礼!”

  洪岩抱歉地吐吐舌头,抓起衣物飞快穿上身,一边穿还一边用眼角余光欣赏这女秘书的背部曲线。她的个子不够高,但很懂得用丝袜和高跟鞋来衬托双腿,让她看上去显得比较修长,而且她的屁股相当圆润,虽然因缺乏锻链而不够结实上翘,但无疑还算肥厚多肉。

  “谢天谢地,我申请了这么久,总算获准了!”洪岩的语气充满兴奋:“我可以马上去见朱院士吗?”

  “可以。电子批文已经输入警方的内部网路了,五分钟后就会生效!”

  “真棒!哈哈,比起一万亚元来,这个批文才是对我最好的奖励!”

  “处长要我郑重提醒你,采访虽然批准了,但条件是不可以拍照,不可以录音,只能进行书面问答,你自己笔录下来!”

  “没问题!”

  “好,那就这样吧。”

  尹茵也不转身,随便向后挥了一下手,立体影像就“啪”的一声消失了。

  洪岩伸手又按了另外一个按钮,光芒再次闪过,美丽女秘书的立体影像重新出现,并且再次做出挥手的动作,不过却是倒着挥的。

  原来这是正在倒带的录影!

  倒到某一个进度时,洪岩按下暂停键,将立体影像静止在眼前。

  然后他大模大样地俯下身,将脑袋凑到虚拟人像的双腿之间,放肆地向套裙里面张望。

  “哈,又是红色的!”

  洪岩笑着关掉影像,穿好衣裤,大步走出家门。

  五分钟后,洪岩已经驾驶着一辆二手气垫车,飞驰在熙来攘往的道路上。

  车中音响播放着激烈的摇滚乐,他就随着音乐的节拍摇头晃脑,甚至有时还放开方向盘和油门手舞足蹈起来。任何人看到他这副模样,都会发出会心的微笑,并且感受到他心中的激动和兴奋。

  也难怪,朱院士实在是太有名、太了不起了!

  只要在网路上输入朱院士的名字,就会显示出一连串令人眩目的头衔和成就!

  朱彦雪,华裔人士,三十二岁,现爲亚联盟科学院院士,精通生物学、物理学、电子学和计算机科学,曾获得两次诺贝尔奖。

  年幼时因病瘫痪,需要专人贴身照顾,从未接受过学校的正规教育,一切知识完全来自于自学。截至目前,已拥有超过二十项专利发明。

  两年前,朱院士寓所突然遭到袭击,据传身受重伤,经抢救后才脱离危险。

  中京市政府措辞强硬地声称,袭击是由北美联盟特工策划的,目的在于劫持这位伟大的科学家。之后警方就对其实施了最严密的二十四小时保护,并应其家属要求,禁止一切外人与其会面,除非得到特批……

  洪岩回忆着网上看到的这些报导,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高深莫测的笑容。

  这时气垫车已经疾驰到高速公路上,他无意中一瞥后照镜,嘴里“咦”了一声,瞧见有辆黑色的进口高级悬浮车正尾随在后!

  这车看上去很是眼熟,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刚出家门时曾见到这辆车停在临近的路边。

  我被跟踪了?

  洪岩心中一惊,下意识地用力踏下油门,将车速加到最快。

  中午十二点,阳光普照,郊外的林木郁郁葱葱。

  白鸟薇一身白色素净,沿着人工开辟的幽静小径步行了一百多米,悄然走到一个由汉白玉制成的墓碑前。

  墓碑上刻着一男一女的头像,相貌栩栩如生,旁边是两个人的姓名、籍贯和生卒年月。

  爸、妈,小薇来看你们啦!

  白鸟薇心里默念着,将手中的一束花摆在墓碑前,弯下腰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然后她直起身,从背囊里取出一块抹布,想要好好擦拭一下墓碑。

  但她突然愣住了,发现墓碑十分干净,几乎一点灰尘都没有,地面上也找不到半片落叶,显然是不久前刚被其他人认真打扫过。

  是谁啊,这么有心!不过既然来扫墓,爲什么既不带花,也不供上祭品呢?

  白鸟薇若有所思,绕着墓碑转了一圈,仔细地观察着周围每一寸土地。

  果然,她的眼睛很快就亮了。

  就在墓碑的左下角,有一片很小的粉色花瓣静静躺在角落,仿佛随时都有可能随风飞走。

  白鸟薇轻轻将之捡了起来。

  阳光下看得很清楚,那是一片蔷薇的花瓣!

  她明白过来,双眼泛起泪光。

  不过仅仅几秒之后,泪光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怅然和冷静。

  于是她摆好塑胶杯,斟上两杯酒,再放上几样水果,一切都简简单单,烧纸钱什么的也都省掉了,很快就祭拜完毕。

  “爸、妈,愿你们在九泉之下快乐。以后我会再来看你们。”

  白鸟薇轻声念完这句话,叹了口气,离开墓碑继续向前走去。

  又走了数百米,幽静小道到了尽头,眼前出现一栋欧式风格的五层楼别墅。

  别墅四周是很高的围墙,将之护得严严实实,大门上方挂着个牌子,用烫金字体刻着“朱公馆”三个字,前面还有两名全副武装的武警在站岗。

  看到白鸟薇缓步走来,这两个武警“啪”的立正,标准地敬了一个礼,恭恭敬敬地目送她走进门内。

  穿过草坪、喷水池和花园,一路上有不少看似佣人打扮的男女经过,均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致意。

  白鸟薇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她知道这些人都是化装后的便衣警员,负责保护整个朱公馆的安全。

  “薇小姐你也来啦?快进来坐!”

  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女人迎了过来,恭敬地对她弯腰行礼。

  “嗯,郑姐你好。我来看看表哥。”

  白鸟薇也客气地打着招唿。这位郑姐是“朱公馆”的女管家,负责照顾表哥的日常起居,就像半个保姆。

  “呵呵,这么巧呀。刚才蔷小姐也来看表少爷呢,才离开不到半小时。”

  郑姐一边带着白鸟薇走进小楼,一边随口跟她闲聊。

  “哦,姐姐怎么这么快就走了?表哥没留她吃饭吗?”

  “唉,别提了。表少爷一直在睡觉,蔷小姐等了半天,他就是不肯起床。”

  郑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要叫醒他,蔷小姐却说没关系,让表少爷多睡一会儿也好,她还有公务要办,就先走了。”

  白鸟薇哑然失笑:“表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贪睡了?过去他一天都只睡五六个小时的。”

  “可不是嘛,过去他都是天没亮就醒过来,嚷着要去做实验了。可是这几个月有点奇怪,他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而且很不规律,有时候大白天也会埋头睡上好几个小时,一直到晚饭时才勉强睁眼,跟以前简直是判若两人。”

  “哦,是不是表哥前一段实验太辛苦、太疲劳了,又养成依赖安眠药的习惯,药物吃上瘾了也许就会嗜睡吧?”

  “不可能!他的药都是我在保管,最近绝对没有吃过安眠药!”郑姐斩钉截铁地说,脸上有着绝对的把握。

  白鸟薇不便质疑她,只能换个话题问道:“除了嗜睡,表哥还有什么症状吗?”

  “没有,胃口倒是很正常,前两天检查身体也没其他毛病。”

  “呵,那我就放心了。”

  两人边聊边走,已经走到四楼的一间卧室门口。

  郑姐举手在门上敲了几下,嘴里叫道:“表少爷,你薇表妹来啦,醒一醒!

  表少爷……“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回音。

  郑姐无奈地摊开手:“看来他还在睡。薇小姐,要不要叫醒他呢?”

  “不要了,反正我今天没事,就在这里等他睡醒吧。”白鸟激说完“噗嚼”

  一笑,“他小时候念书最辛苦时跟我说过,人生的两大愿望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现在好不容易可以实现其中一个愿望,我还是别打扰他比较好。”

  于是两人转身下楼,来到餐厅。郑姐吩咐着摆上午餐,白鸟薇也不客气,坐下来享用了一顿丰盛的西餐。

  吃完饭又休息一会儿,已经到了下午一点,郑姐又去敲了一次门,回来仍是苦笑着说:“还没醒。”

  白鸟薇开始感觉不对劲了,问道:“表哥每天都睡得这么沈吗?你以前也是每次叫他都很难叫醒?”

  “我哪敢呀!表少爷很严厉地叮嘱过,在他睡觉的时候就算有天大的事,都绝对不允许叫醒他。有一次市长上门拜访,我好心去叫他,结果被他大发脾气骂了一顿。今天是因爲你和蔷小姐来,我才敢壮着胆子去叫他的。毕竟你们跟他从小玩到大,他不会骂你们……”

  郑姐絮絮叨叨说了一堆话,让白鸟薇越听越是诧异,她忽然有一种隐约的不安感,但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安,却又说不出来。

  “郑姐,表哥睡觉的时候都把门反锁着吗?”

  “是的。不过我有备用的电子钥匙,如果他不慎摔倒了或是有什么意外,我随时都能打开门进去。”

  “那你把门打开,我们进去瞧瞧!”

  “好!”

  郑姐如同得到圣旨,立刻带着白鸟薇回到四楼卧室门口,用一支带磁的电子钥匙开了门。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非常宽敞的卧室,布置得有点像是书房,正中间是一张席梦思大床,两侧都是书架,窗户旁边还有一张书桌,凌乱地堆着大批文件。

  桌前是一张非常舒适的躺椅,上面仰躺着一个男人,身穿白色睡袍,四肢软绵绵地垂下,整个人仿佛“缩水”似的,躯体枯瘦到甚至撑不起睡袍。

  “表哥!”

  白鸟薇试探着叫了一声,但回答她的,却是均匀而粗重的射声。

  “哎呀呀,表少爷怎么又到椅子上睡了?”郑姐低声嘀咕道:“这也是他最近才养成的坏习惯,好好的床不睡,喜欢睡椅子。”

  “可能是表哥坐在椅子上发呆的时候,不知不觉睡着了吧!”

  白鸟薇轻声笑着说。她这时已放下心来,知道至少表哥的确仍在睡梦之中,于是对郑姐做了个手势。

  郑姐会意,默然转身离开了。

  白鸟薇轻轻走近椅子就见到一张非常熟悉的脸庞!凹陷的眼眶,发青的脸色,嘴角有点歪,鼻子几乎塌了一半,看上去就像个可笑的小丑。

  但是没有什么人敢嘲笑这个男人是小丑,每个见到他的人都只会对他露出尊敬之色。

  因爲他就是着名的科学家——亚联盟科学院院士朱彦雪!

  白鸟薇又叫了一声“表哥”,但对方还是没醒过来。

  她又好气又好笑,才几个月不见而已,这个表哥真的变得这么贪睡了?

  不过她马上发现,朱彦雪的头上还戴着一副厚重的耳机,另一端连接着桌上的电脑,而电脑萤幕显示着一款最新的播音软体正在运作。

  原来是边听音乐边睡啊。难怪都听不到别人叫他!

  白鸟薇笑着摇头,伸手用力推了推朱彦雪的身体,可是对方依旧毫无反应。

  “表哥!你别睡得跟死猪一样好不好?”

  白鸟薇忍耐不住了,提高嗓子在朱彦雪耳边大叫一声,同时伸手强行摘掉了耳机。

  “哇啊啊……”

  伴随着同样一声大叫,睡梦中的朱彦雪终于醒了过来,猛然睁开双眼。

  就像任何一个被吵醒的人一样,他的“起床气”霎时爆发,瘦削的脸顿时变得灰白,暴跳如雷地吼道:“郑姐!我不是说过不许……”

  一看到眼前的人,吼声戛然而止,转变爲惊愕之声。

  “薇表妹,是你啊?”

  “不是我还会是谁啊?”白鸟薇调皮地一笑,放下耳机,故意拍拍胸口:“表哥你好凶哦,差点被你吓死!”

  朱彦雪翻了一下白眼,懊恼地摇了摇头:“是你……差点吓坏我了。唉,好梦正酣的时候被你这样子吓醒,我心脏病都快发作了!”

  他说着,忽然剧烈咳嗽了起来,显得十分虚弱。

  “有没有那么夸张啊,表哥!再说你哪有心脏病?”

  白鸟薇嘴上不肯认错,但心里还是有点担心,赶紧小心翼翼地扶起朱彦雪,轻轻替他拍着背嵴,直到咳嗽完全停止。

  “好了,我没事了。不过你下次别再这样了,我是说真的!”

  朱彦雪有气无力地说着,神色却很认真。

  白鸟蔽只得连声答应,接着问他身体可好,爲何会睡得这么沈?

  朱彦雪回答说不好也不坏,可能是因爲精神疲倦才变得嗜睡。他显然不顔意多谈自己的状况,很快就把话题盆开了。

  白鸟薇想起朱彦雪还没吃午饭,正要去喊郑姐,他却说不必,伸手抓起桌上的一个遥控器按了两下。

  桌上的一个饼干箱、一个保温瓶就像中了魔法一样,缓慢地自动飞了过来,分别落在朱彦雪双手中。

  白鸟薇双眼发亮:“哇,这又是什么新奇发明?智能箱和智能瓶吗?”

  朱彦雪失笑:“不是啦,只是简单的电磁遥控而已。”

  白鸟薇佩服地看着他。这位表哥从小就半身瘫痪,腰部以下全无知觉,可是凭着一双手和聪明的大脑自学成才,成爲亚联盟顶尖的科学家。

  接下来的几分钟,朱彦雪一边喝水、吃饼干,一边和白鸟薇闲聊,气氛十分轻松。

  “薇表妹,你和那个朴警司最近相处的怎么样?”

  “不错呀,他虽然有一些毛病,但还是挺照顾我的。”

  “是吗?你自己满意就好。”

  “也谈不上满意啦,不过表哥你知道:我这么高的个子,要找一个匹配的对象实在很难耶!”

  白鸟薇说着,故意夸张地叹了一口气。

  “我有时候真想去做手术,把这双腿锯掉一截,看上去就不会那么突出了。”

  “说什么傻话!”朱彦雪差点呛到:“你这双腿这么修长、这么漂亮,简直是造物主的杰作啊,别的女孩羡慕都还来不及呢,好好的怎么会想锯掉?”

  白鸟薇掩着嘴咯咯笑了起来。以这个时代先进的医学,的确是可以做到锯掉一截腿、将上下两截衔接起来却完全不影响走路和跑步,但她一向视长腿爲骄傲,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傻事?

  “跟你开玩笑啦,表哥!嘻嘻,你怎么当真了?”

  “好啊,薇表妹你居然敢耍我,哼哼!你学坏了!”

  朱彦雪嘴里责怪,但脸上却满是笑容,视线也不由自主地落在表妹的双腿上。

  那健美、浑圆而又匀称修长的曲线,就算是最挑剔的人也找不到半点瑕疵。假如穿上透明性感的丝袜,她绝对可以去参加美腿模特儿的选美大赛,让所有恋足的男性爲之疯狂。

  “表哥,我想请教你一件事。”

  白鸟薇看他心情似乎不错,犹豫了一下后终于开了口。

  “什么事?说吧。”

  “你正在研究的“人体RPG”项目,进行得怎么样了?”

  刚才还有说有笑的朱彦雪闻言脸一沈,不高兴地说:“你怎么也突然对这个项目感兴趣起来了?是小蔷要你来问的,还是你自己想问?”

  白鸟薇忙道:“跟姐姐没关系啦,是我自己想问。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如果这个项目发明成功,以后人就可以像玩RPG游戏一样,自由选择、订做一个合乎自己要求的“代理肉体”,然后用意念来操纵这个肉体吃饭、走路、工作和约会……”

  “是的,不过不是用意念来操纵肉体,而是通过特殊仪器,把自己的脑电波暂时“上传”到代理肉体中。”朱彦雪纠正表妹的说法:“而且这个项目是爲残疾人士服务的,以后像我这样的瘫痪病人,就可以借助代理肉体来享受走路和奔跑的感觉了!盲人就可以重见光明,聋子也可以重新听见声音!”

  “那一般人呢?”

  “一般人没有必要使用代理肉体,用上帝赐给自己的那具“真身”就已经足够了!”朱彦雪坚决地说:“我不希望这个发明被滥用。试想一下,有一天人人都把“真身”留在家里,街上出现的全部都是代理肉体在互相打招唿,那会是多么可怕的场面啊!”

  白鸟薇表示同意,问道:“所以你半途终止,不打算继续这个项目了?”

  朱彦雪没有回答,淡然问道:“你先告诉我,爲什么突然对这个项目如此感兴趣?”

  “好,那我从头说起。昨晚我奉命去执行任务,恰好在路上碰到昌哥……”

  白鸟薇将整个经过详细地说了出来,一直说到验尸房的古怪“无脑尸”。

  朱彦雪听得耸然动容,嘴角不停抽搐,显然心情激动至极。等白鸟薇说完了,他颤声道:“你说……在刁德一的脑壳里找到一根小针……天!你把它带来了吗?”

  “没有。这是尸体里抽取出来的重要证物,未经批准不能带走。”

  “那……你能不能申请批准,带我去看看?我保证只用眼睛看,碰都不碰一下!”

  “只用眼睛看?那很容易啊,你等一等!”

  白鸟薇说完就用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片刻后,她将手机递到朱彦雪面前。

  “瞧,这是我未婚夫用立体影摄影机拍下来的。你看这根小针……嗯,到底是什么呢?”

  朱彦雪只看了一眼就脸色大变,浑身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薇表妹,你……你跟我来!我们到实验室去。”

  朱彦雪边说边拍了一下右扶手,整张躺椅立刻开始重新排列、局部组合,很快变成一张轮椅,自动载着他向卧房外移动。

路过看看。。。推一下。。。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觉得是註册对了


女优:竹内麻耶

标签:#CENSORED #Creampie #cum inside #housewife #massage #Prestige #slender #Small breasts #Takeuchi Asaya


【成人 小说 搜索】艳兽都市 5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