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zhouse8 com】春满香夏-第七集 第一章 惊艳尤物



  张俊绕过老房子走近林秋兰家,发现院子里很热闹。

  此时大中午,树下围着一桌子的人,只见林秋兰、陈巴还有两个村妇正在打麻将,虽然玩的钱不大却乐在其中。

  农村在忙碌的时候总能把人累坏,但空暇的时间也多,而麻将这项国粹可谓深深扎根,在乡下喜欢打麻将的爱好者可是数不胜数。

  “小俊,你来啦!”

  林秋兰满是柔情地看了张俊一眼,又低下头继续码长城,笑呵呵地说道:“你先在旁边等一下,兰姨的手风正顺呢!”

  “没关系,你玩你的。”

  张俊给陈巴一根烟后,就站在旁边看着,对于麻将这国粹张俊并没有兴趣,也清楚林秋兰在别人面前不会和他过于亲密,所以也不在意林秋兰的冷淡。

  “俊娃,还没替村里那些娃娃谢谢你呢!嘿嘿,这学校一盖,我们这村可就风光了!湖这边就这里有中学,还有好的教室呢!”

  说着,陈巴兴奋地喝道:“碰!”

  “这是为了孩子好嘛!”

  张俊微笑道。

  前段时间,张俊捐给村里的学校十万块,并又托门路让上面拨了十万块的专用款,用来采购教学器材、体育设施,以及建新教室和学生宿舍,而这笔钱交给陈巴来管,等于是卖给他一个面子。

  因为这件事,张俊在这一带彻底出名了,谁都知道以前穷得揭不开锅的老叶家富足了!而村里人别的都好,就是比较八卦,没一会儿,那两个村妇就忍不住问着张俊新房子多少钱、家人做什么生意、现在有没有对象、手头有多少钱之类的问题。

  对此,张俊感到有些厌恶,哼哼的应付着那两个村妇几句,但也没有多说,最后实在受不了,加上没有看到小宣的身影,而一想起那温顺可人的小丫头,张俊心里就一阵发痒,见林秋兰杀得正欢,便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问道:“兰姨,怎么没看到小宣和妮妮,这两个丫头去哪里了?”

  林秋兰一边看牌,一边不假思索地说道:“妮妮去上学,小宣则在后面洗衣服。”

  “哦,那我去找小宣。”

  张俊闻言就趁机落荒而逃,那两个村妇的八卦劲,而且看他的眼神似乎要把他吃掉一样,令张俊不由得觉得蛋这个疼啊,疼得特别有压力。

  林秋兰见状,认为是张俊讨厌别人问这些八卦,倒没察觉到张俊眼底那让她很熟悉的色意。

  张俊慢悠悠地晃到后院,一眼就看到小宣正坐在树底下的井边洗衣服,大概是太累的关系,俏脸红扑扑的,却更显得可爱,她身上并没有穿张俊买给她的漂亮衣服,不过短裤和短袖看起来倒也清爽,只是炎热的太阳使得红扑扑的小脸上布满汗珠,让张俊感到心疼,可小萝莉却一脸娴静,宛如持家的媳妇般显得温柔而贤慧!

  “小宣宣!”

  张俊悄悄走到小宣的身后,柔声喊道。

  小宣一听到这熟悉而温柔的声音,马上就转过头,一脸惊喜地看着张俊,水灵灵的眼眸满是喜意,语气十分欢快地说道:“俊哥哥,你来了!”

  “是啊,小宣宣有没有想我呢?”

  张俊拉着小宣站起来,并在她半推半就的害羞中将她柔软的身子抱在怀里,一边心疼地亲着她发热的小脸,一边擦着她脸上的汗,而且看着她那乖巧的样子,张俊就忍不住想亲她几口。

  小宣娇羞地点了点头,不过却躲避着张俊火热的目光,低着头,挣扎着说道:“先别亲了,脸上都是汗,而且等下要是兰姨看见了,那该怎么办?”

  “没关系,而且你的汗很香!”

  说完,张俊对准小宣的小嘴亲下去,肆意地品尝着这娇嫩的香唇。

  小萝莉的身子微微一颤,但见左右没人,就顺从地闭上眼睛,微张小嘴,生涩地迎合着张俊的动作。

  张俊一边亲小宣,一边不老实地摸上她的翘臀,使劲的一抓,更是让小宣情动地嘤咛一声。

  小宣双眼迷离,半眯着美目,任由张俊逗弄着她的丁香小舌,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亲嘴,但小宣那羞怯的模样依旧让张俊十分冲动,而且她偶尔鼓起勇气,香舌回应着张俊的亲吻,就让张俊十分满足,双手就只是停留在她的嫩臀上,因为小宣的表现,已经满足张俊身为一个男人的虚荣心了!

  良久的一个长吻,张俊与小宣的两条舌头在啧啧的声音中,贪婪地吸吮着彼此的味道!

  小萝莉被吻得娇喘吁吁,浑身像是被抽去骨头般瘫软在张俊的怀里,直到她有些喘不过气,张俊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她香甜的小嘴,并紧紧的抱着她,爱怜地蹭着她的小脸,柔声说道:“小宣,俊哥哥带你出去玩,好吗?”

  小宣闻言一阵欣喜,亲吻的美妙还没来得及消化,张俊这亲喔的动作又让她心里发甜,而且对张俊的建议明显心动,但随即又为难地说道:“可是……衣服还没有洗完。”

  “没事,跟我走就行了,我和兰姨说一声。”

  张俊心里一阵发痒,命根子也硬了起来,看着如此温顺而可人的小萝莉,尽管她还是那么羞涩,但从那眼底闪动的柔光,还有刚才的一吻中,张俊可以感觉到小宣对他的喜欢。

  “嗯,那你等一下。”

  小宣心动了,红着脸说道:“那我先把这几件衣服洗完。”

  “快点。”

  张俊语气着急地说道,但倒也没有催促小宣,而是转身走到前屋,和林秋兰说要带小宣到县里办户口,并强忍着内心的兴奋,说要是太晚,可能就在外面住一宿明天才会回来,而且还说要处理小宣伤人案的后续事宜,总之就是把事情说得非常严重。

  林秋兰闻言犹豫了一下,因她清楚小宣已经是一个迷人的女孩,所以她有点担心张俊会把持不住而做出什么事,但见张俊一脸认真而且说得挺严重,加上这件事确实重要,嘱咐张俊几后就没再说什么,并觉得是不是想太多了,张俊与小宣根本没有太多交集,何况张俊就算要结婚生子也不是她能干预,她吃什么醋?

  张俊看出林秋兰的担心和情绪的变化,暗地递了一个眼色给她后,就给她和陈巴一人一部手机和SIM 卡,并请他们转交一部手机给海叔,不然张俊还真是难以联络到他们。

  陈巴不客气地收下手机,而林秋兰推托几句后也收下,让那两个村妇看得眼底大放异彩,令张俊头皮都发麻,赶紧别过身抽烟。

  “小俊,那些事很麻烦吗?”

  林秋兰一边心不在焉地打着麻将,一边柔声问道。尽管林秋兰在心里有点怪自己想太多,可越想越觉得不好受,虽然她不愿意去干预张俊,可张俊毕竟是她心爱的男人,哪有可能做到那么豁达?

  “有点,希望顺利一点就好了!”

  张俊故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摆出为难的样子,甚至连眉头都微微皱起,这下令林秋兰反而不好意思,暗骂自己多想的同时,也觉得给张俊添麻烦了。

  “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张俊看出表演奏效,马上温柔地对林秋兰笑了笑,并悄悄给了她一个含情脉脉的眼神。

  “嗯,没事就好……”

  林秋兰顺手打出东风,看似敷衍的话语,却有了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并趁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递给张俊一个柔情似水的眼神!

  虽然张俊的语气轻松,但刚才他故意的皲眉已经被林秋兰看在眼底,而林秋兰只当是张俊不想让她担心才这么说,内心顿时有一种被呵护的甜蜜感。

  张俊与林秋兰相视而笑,即使动作偷偷摸摸,却隐含着对彼此的情愫。

  张俊色色的笑着,站在林秋兰的身后时,眼神不由得朝她那挺翘而丰满的臀部看去。林秋兰顿时俏脸一热,觉得似乎有双无形的大手在抚摸。

  在上一次与张俊的交欢中,张俊提到口交的要求,可那时林秋兰有些难为情,虽然并不排斥但有些放不开;这时,林秋兰已经隐隐松动,开始考虑要在床上回报这疼爱她的男人。

  一切尽在不言中!尽管小院内满是“碰”、“吃”、“胡”的声音、尽管林秋兰一直在放炮,不过张俊与林秋兰之间的情愫,却在彼此温柔的眼神中慢慢升温。

  过了一会儿,小宣洗好衣服,脸红红的进入屋内,特意换上张俊那晚买给她的洋装走出来,她害羞地低着,神情有几分不安,但心里却十分高兴。

  “丫头穿上这一身衣服真好看……”

  陈巴刚胡了一把自摸七对子,一抬头看到精致的小萝莉就夸奖道,他笑得很慈祥,完全无视其他人郁闷的眼神。

  “巴爷爷好……”

  小宣羞答答地喊道。

  这时另外两个村妇对小宣投以惊讶的眼神,因小宣穿着洋装搭配上一双时尚的拖鞋,看起来可爱而动人,与原先那个喜欢低头,总看不清楚她样子的女孩相比相差太多,令那两个村妇无法相信这是同一个人。

  此时,小宣发现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就低头不语,而林秋兰也因此没有看到小宣眼底的一丝柔意,只是嘱咐小宣要听话之类的话,就继续埋头她的长城大战。

  张俊可不敢在林秋兰面前表现出与小宣的亲密,在和陈巴寒暄几句后,就与小宣一前一后地走出来。

  直到过了湖,张俊与小宣仍是规规矩矩的,并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但当小宣一上车,张俊马上就忍不住又狠狠的亲着她。

  直到小萝莉无力回应时,张俊这才一边回味着香甜的滋味,一边色笑道:“好香啊!我家小宣的嘴巴是不是抹上蜂蜜了?”

  虽然小宣还是很容易脸红,不过和张俊在一起后也比较放得开,表现出她这年纪该有的活泼一面,回味着刚才那激烈的亲吻,含羞地嗔道:“讨厌,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敢说我讨厌?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俊笑呵呵地说道,然后就开车朝镇上而去。

  一路上,张俊还是很不老实,一会儿摸摸小宣的鼻子,一会儿掐掐她的小脸,惹得她害羞地嗔怪着,如果不是怕她反感,张俊早就流着口水摸她的裙子了!

  以前张俊没有能力去县里消费,但他现在所拥有的钱,即使是到市里也绰绰有余,因此便决定带小宣到县里去逛逛。

  虽然青松县是贫困县,但贫困的是周边的山区,而且青松县的县城比其他城市要大上许多,只是周围的土地多而广,却受到限制而显得很潦倒;而县城则是截然不同的景象,聚集了大量的人口,看起来很繁华,繁华得和贫穷两字搭不上边。

  小宣兴致勃勃地趴在车窗上,对所有的一切都感兴趣,当车子缓缓开过国道时,林立在路两旁的厂房,在她的眼里已经够繁华了!

  张俊看着路边的风景,笑呵呵地问道:“怎么了?”

  “没,就是新鲜……”

  小宣不好意思地说道。自小就在山里长大,很多东西其实她都没看过,甚至光坐在车上,每一次都让她不自觉地小心谨慎,生怕一伸手就会弄坏东西。

  “嗯,一会儿,我们好好逛逛……”

  张俊爱怜地摸了摸小宣头,眼底尽是疼爱之情。

  张俊慢慢将车开进繁华的县城,其实这不过是十分钟左右的车程,但景象却截然不同,繁华的县城车水马龙极是热闹。

  到了县城,小萝莉就没有那么拘谨,反而表现得很兴奋!

  由于张俊对于这打工的地方轻车熟路,马上就将车开到商店林立的县中心,把车一停,准备来个大血拼。

  “好热闹呀……”

  小宣一下车,看着来往的行人、看着林立的商店,一时倒有几分迷惘。

  “嗯,我们去走走!”

  张俊自然地牵着小宣的手,逛着一家家的商店,小宣也高兴地跟着张俊走,就像是逛街的情侣一样,可一个看起来高大,一个看起来娇小,有点不相称。

  张俊两人慢悠悠地逛着商店,这也是张俊第一次有间心看着商店内的物品,饰品店、衣服店,因此没一会儿,张俊就已经提着大包小包。

  小宣见状,怯怯地说道:“俊哥哥,别再买了,我有衣服穿。”

  “哦……”

  这时,张俊两人逛到睡衣店,张俊看到一件卡通睡衣,很适合小宣和叶子这种年纪的女孩穿,并突然想起叶娇内裤上的葫芦娃,不由得噗哧笑出声。

  “你在笑什么啊?”

  小宣撒娇似的摇晃着张俊的手。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笑……”

  张俊不好意思在小宣面前说出叶娇小内裤的事,便含煳其辞地说道。

  一路上,张俊只要看到小宣面露喜爱之意的东西,就会马上买下来,因此早就要拿不动了。

  “这件怎么样?”

  这时,店员拿着小萝莉刚试过的衣服,笑眯眯地问道,并看到张俊拿着如山般的战利品,立刻天花乱坠地夸起来,夸得小萝莉害羞得都抬不起头。

  “包起来。”

  张俊笑呵呵地摇了摇头,溺爱地掐了掐小宣的小脸,凑在她的耳边,轻声色笑道:“我是在想,等我家小宣宣穿上这些衣服给俊哥哥看的时候,我会不会忍不住又把它们从你身上扒下来。”

  说完,张俊忍不住在小宣那红红的耳朵上舔一下。

  小宣不由得身子一颤,羞得跑到一旁,因刚才在张俊软泡硬磨之下,小宣挑了一些比较性感的衣服,虽然那些衣服在她眼中就有如洪水猛兽般,但她还是任由张俊色迷迷地帮她挑选几套衣服。

  张俊哈哈大笑,此时见大概已经下午五点多,张俊逛得腿有点酸,肚子也饿了,便征询看起来还意犹未尽的小宣的意见,但见小宣虽然不舍却温顺地回应,最后只得陪她逛到七点,这才踩着油门将车开向三和。

  见车上堆满战利品,小宣感到局促而不安,毕竟她家境贫穷,又在那畸形的环境中长大,即使是过年,新衣服对她来说都是种奢侈;可这时突然有那么多衣服,试问谁不会动心?何况花季少女谁不爱美?即使为花费太多而感到不安,但还是很开心,尤其每次她只要稍一动心,张俊就毫不犹豫地买下,那细微的关心让小宣感动不已!

  夜空中繁星点点,街边的路灯虽然昏暗,却充满催促归家的温馨。

  从县城回到镇上,一天的时光让小萝莉觉得充实而又满是喜悦!

  三和的晚上依旧是声色犬马,虽然外围正在置换精致的点缀,但依旧抵挡不了人们的热情。

  上一次来的时候,小宣是被吓得六神无主,根本没有心思观察四周;现在,小宣再来到这销金窟,则是充满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对她来说遥不可及的地方。

  张俊一边下车,一边揉着发酸的脚丫,感觉又酸又麻,肌肉似乎都纠结在一块,硬得都有些发疼,似乎比以前在工厂加班一天一夜还累,便忍不住道:“靠,我这腿是不是要断了啊!”

  小宣脸红红的跟在张俊的身后,她刚才太高兴,所以逛了一整个下午,甚至还绕着两条街起码来回逛了二十圈,虽然是因为以前没机会去县里玩才太兴奋,但见张俊的模样,令她觉得很不好意思,而且她的腿也有些酸疼,便羞愧地说道:“对不起,俊哥哥,是我没注意到才让你累着了!”

  “傻丫头!”

  张俊顺势搂过小宣的肩膀,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怜爱地看着她,笑眯眯地说道:“如果是陪你玩,真把腿走断我也乐意,就看你忍不忍心T !”

  小宣一脸幸福地依偎在张俊的怀里,神情娇羞带喜,让人想捧着她的脸咬上一口,只是来往的人多,令她难为情地不敢抬起头,而且那些人衣着光鲜让她感觉很不好意思,不敢抬头去看,如小鸟依人般的柔顺,倒是引得来往的大小老板们都眼睛一亮!

  “老板,您来啦!”

  在张俊两人路过小花园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女经理殷勤地迎上前。

  小宣怕见陌生人,害羞地缩在张俊的怀里,而此时张俊每走一步都觉得腿疼,便也没闲心去多想,而是咬着牙问道:“这里有没有足疗之类的服务?”

  “有!”

  那女经理点了点头,殷勤地道:“我去帮您叫来!”

  “嗯!”

  张俊点了点头,见那女经理的胸牌上写着王凤,这才扫了她一眼,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惊艳。

  张俊一边带小宣去别墅,一边说道:“叫两个女的就行了!”

  王凤看起来三十岁左右,是刚脱离青涩,迈入成熟而丰腴的年华!那紧身的黑色套装把她的身材衬托得无比曼妙,可以看出她的身材不错,专业的打扮加上黑丝袜,没有半点轻浮反而有种动人的气息,大概就是所谓的制服诱惑了,即使是在三和这堕落的地方,可她看起来娴静而大方,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嗯!”

  王凤点了点头,一边用对讲机说话,一边勤快地打开别墅的门,二介绍着原先是肖家明而现在是张俊的别墅。

  不得不说,肖家明很会享受,楼下除了客厅用来招唿客人之外,还有按摩间,甚至家具也全换新的。

  “麻烦你了……”

  张俊礼貌地说道,目光不由得在王凤身上扫视几下,不禁在心里赞叹造物主的伟大,王凤的眼睛、鼻子、嘴唇,五官看起来都极为普通,但组合在一起却韵味十足,虽然没柳清月的妩媚动人,也没有李欣然那种慑人心魄的性感,可偏偏韵味十足,能感受到浓郁的女人味魅力。

  “请稍等……”

  王凤职业性的笑了笑,安排好小吃和茶水就走出去。

  王凤的身材曼妙而动人,即使没有刻意搔首弄姿,却能看到女性身材的曲线美!

  张俊躺在按摩椅上,几乎累得快睡着,但想到旁边还有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萝莉就马上强打起精神,转头就见小宣似乎感到拘谨和不安,便柔声说道:“小宣,你别紧张,这是俊哥哥的房子,也就是你的房子,这是咱们的家!”

  “家!”

  小萝莉愣了一下,随后一脸幸福,毕竟小宣能住在林秋兰家,是林秋兰好心收留,但总不能一直寄人篱下吧!

  “家”这个词汇虽然很抽象,但对于现在的小宣来说,却是她最渴望的地方。

  “老板好!”

  这时,两个年轻的女孩子拿着专业的工具走进来,虽然身材与样貌都算不错,而且打扮时尚,但和张俊的女人相比根本就无法比,因此张俊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那两个女孩也识趣地没有说话,不过却嫉妒地看着小宣,让小宣感到不安。

  或许在那两个女孩的眼中,这样一个青涩的丫头不配到这里享受,而且还是让她们来伺候,但她们也不禁眼睛一亮,因小宣的打扮俨然就是公主,而且她那羞答答的模样我见犹怜,动人至极!

  “老阁,麻烦您换短袍,这样会更方便。”

  这时,其中一个女孩子从柜子中拿出一大一小,两件类似于浴袍般的宽松衣服。

  虽然张俊没有尝试过这种按摩,不过也不想被那两个女孩子当成土包子,并见小宣疑惑地看着他,就嘱咐她去另外一间房间换,他索性就当着那两个女孩子的面脱掉外衣,然后套上只到腿根的短裤就坐下来。

  那两个女孩子的表情倒是自然,只是吃吃笑看着张俊那强壮的体魄,一点都没有难为情,反而眼底闪动着狡黠的光芒。

  没一会儿,小宣已经换好衣服,红着脸回来躺在按摩椅上,可样子看起来有些别扭。

  那两个女孩子打来一盆热水,并泡着不少的中药和适当的酒。

  当有些发疼的双脚泡在水里时,张俊和小宣都不由得舒服得吁了一口气,然后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就呵呵地笑起来。

  小萝莉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有些不安也有些好奇,张俊则索性把按摩椅放下来,接受着舒服的按摩。

  随着身体越来越放松,张俊两人觉得眼皮有些沉,一闭上眼睛,就睡了过去;而那两个女孩子并没有停下动作,仍殷勤地讨好着张俊这个老板。

  “姐姐,轻点……”

  小萝莉似呓语般说道,感觉脚有些疼,只是她累得很,嘀咕几句,就迷煳地睡着。

  在迷迷煳煳中,张俊突然觉得不对劲,他感觉到有一只柔软的小手钻进短裤内,并将内裤拉在一边,就开始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命根子。

  张俊猛地睁开眼睛,就见房间内剩下帮他按摩的女孩子,而另外一个女孩子不知道去哪里,小宣则仍甜甜的睡着,身上盖着薄薄的毯子。

  张俊见摸着他的手的,正是那个帮他按摩的女孩子,而且她脸上没有半点腼腆,还勾引似的朝他笑了笑,更一脸得意,似乎是因为他命根子硬起来的关系。

  张俊对那女孩子可没有兴趣,尤其她虽然打扮性感可却透着一股骚劲,让张俊感到反感,就马上将她的手拉出来,也不去看她故意挤出来的乳沟,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问道:“现在几点了?”

  “十点。”

  那女孩子很失望,毕竟张俊帅气而强壮不说,更是有钱有势的三和老板,便不死心地悄声问道:“老板,你那里很硬哦,要我帮你吗?”

  “不用了!”

  张俊斩钉截铁地回绝,何况他身边有一个可人的萝莉还没吃下,谁会对她这种女人有兴趣?

  看着侧躺熟睡的小宣有如小花猫般可爱,宽大的衣领露出白晳的雪肤,张俊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尤其小宣那刚洗完的小脚更是动人,让人想捧在手里好奸玩弄,张俊不禁在心里开始琢磨,该怎么去享受小宣这个美妙而迷人的身体。

  “哦,那我先走了。”

  那女孩子很识趣,或许也是见多这情况,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站起身,更在临出门时暖昧的朝张俊笑了笑,调侃般看了小萝莉一眼,色色地说道:“祝您晚上愉快,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可以打电话给我们。”

  张俊闻言,不由得脸一红,虽然这话很客套,但听起来就觉得别扭,便含煳的“嗯”了一声,就推了推熟睡的小萝莉,看她甜甜的微笑忍不住趴下身,舔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小宣乖,赶紧起来吃晚饭。”

  “别,痒……”

  小宣嘤咛一声,红着脸坐起身,娇羞地看着张俊,揉了揉有点睁不开的眼睛,说道:“人家怎么睡着了?”

  说完,小宣舒服得伸了一个懒腰,虽然曲线青涩但也十分迷人,尤其露出的肚子又白又嫩,让人恨不得咬上两口。

  然而现在不是偷情的好时机,张俊也只能把口水使劲的往肚子里咽。

  “告诉俊哥哥,你晚上想吃什么?”

  张俊拉着小宣的手上楼,柔声问道,而看她眼皮都睁不开的娇懒模样,不由得一阵好笑,心想:小宣就像温顺的小花猫一样,怎么看怎么可爱!

  小宣还有些迷煳地跟着张俊走,并懒懒的打着哈欠,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道:“随便!”

  张俊来到那熟悉的房间,床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空气中似乎还有挥之不去的女性气息,有叶娇还有李欣然的体香,张俊不禁想起昨天那荒唐的一夜,那成熟狂野的风情和欲仙欲死的滋味,只是在脑海中一闪,张俊就觉得下身硬了起来!

  这时,张俊拿起电话要服务生拿晚饭过来,然后忍不住抱起好奇地看着这房间的小宣,闻着她的体香,看着她含羞带喜的模样,语气激动地说道:“我们一起洗澡吧!”

  “啊……”

  小宣吃惊地看着张俊,脸瞬间红得像是熟苹果般,低声说道:“你先洗好吗?”

  “不好!”

  张俊坚决地摇了摇头,并忍不住用硬硬的命根子抵在小宣的小腰上。其实张俊倒不是真的想和小宣鸳鸯戏水,也清楚她的脸皮薄,但就是喜欢看她红着脸,当然想逗她的程度更多。

  “俊哥哥……”

  小宣一声,小脸瞬间变得通红,美眸尽是迷离。

  张俊忍不住让小宣面向他,然后低头亲下去,擒住她那柔软的樱唇肆意地品尝着。

  小萝莉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开始生涩的和张俊湿吻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地迎合着张俊的动作。

  “呜……”

  当张俊的双手撩起小宣的上衣,抚摸着她那滑嫩的腰部,小宣顿时受不了这种刺激,唿吸变得急促起来,鼻息中还带着控制不住的呜咽。

  张俊与小宣忘我的吻着,然后张俊抱着她一步步走向床边,将她压在柔软的床上,双手捧着她的小脸,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她,用舌头舔着她的嘴唇,吸吮着小萝莉那美妙的味道。

  这样如此刺激的动作,让小宣羞得不敢睁开眼睛,只感觉到从嘴唇传来一阵阵火热的触感,心跳不由得加快,让她都有点承受不了。

  “把舌头伸出来!”

  张俊柔声诱导道,看着小萝莉那羞答答的模样,张俊心里有种邪恶的调教欲。

  小宣鼓起勇气睁开眼睛,脸红红的看了张俊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微微伸出舌头,张俊随即伸出舌头,轻柔而暖昧地含住小宣的舌尖,在她有些错愕的眼神中舔着她的舌头。

  这一幕刺激着小宣,并一点一点地挑逗着她体内的情欲!

  “别……”

  小宣觉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一边急促地喘息,一边无力地呜咽,可却无法拒绝这种迷人的感觉,尽管这场景香艳得让她不敢去看,但却也刺激得让她沉浸在其中!

  “舒服吗?”

  张俊见小宣身子微微颤抖着,就知道这动作对她的刺激有多大,在好一阵的舔弄后,这才不舍地松开她的香舌,开始亲吻着她滚烫的脸颊,声音低沉却火热地说道:“小宣的身上真香啊……”

  “俊哥哥……”

  小萝莉双眼全是迷离的水雾,羞涩地看着张俊,心跳不由得加快,她从张俊那火辣的眼神中就知道她今天可能会成为他的人,心里既是不安但却有些期待。

  而这时张俊那粗重的唿吸,让小萝莉感觉到一种强烈的侵袭感、一种让人无从抵抗的侵袭感!

  “小宣,喜欢我吗?”

  张俊如蜻蜓点水般的吻着小宣,柔声问道。

  张俊生怕会吓到纯洁而可爱的小萝莉,尽管他已经无比冲动,但也压制住他想上下其手的欲望!

  “嗯……”

  小宣羞涩却无助地点了点头,神情依赖地看着张俊,低声呢喃道:“除了我妈之外,俊哥哥最疼我了!小宣喜欢你,好喜欢你……”

  “呵呵!”

  这话从小宣的嘴里说出来,她得需要多大的勇气,而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刺激度绝对不比听叫床声差,张俊顿时无比激动,并觉得比上次把她口爆还要更加兴奋。

  张俊跪坐在小宣的腿上,直起身脱掉上衣,露出他那精壮结实的上半身。小宣羞涩地看着张俊的身体,“啊!”的叫了一声,但却没有害羞地闭上眼睛,反而眼底还隐隐多了一丝闪动,并悄悄用眼角余光打量着张俊的上半身。

  小宣的反应让张俊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他自恋地展示身上那匀称的肌肉,但当他想低下身去占便宜的时候,却从外面传来不合时宜的娇笑声和上楼梯的声音。

  “呀……”

  小宣惊叫一声,赶紧从张俊的身下逃走,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被弄乱的衣服与头发,害羞而紧张地看着慢慢被打开的门。

  此时张俊想穿上衣服也没办法,他有些恨恨的转过头,却看到叶娇和李欣然傻眼地在门口看着他和脸红的小宣,不由得在心里暗骂:太他妈的大意了!怎么没想到,要是叶娇回来肯定会来这里?我原来只打算带小宣过来和叶娇先认识一下,现在却一时冲动做出这种事,完了!小萝莉再单纯也是女人,不吃醋才怪。

  “你们回来了……”

  张俊笑得无比尴尬,开始琢磨着该怎么解释。其实跟两位小萝莉都还处于暖昧的关系,眼下这场面绝对是个不利因素,不行,得想办法应付过去!

  还是李欣然成熟,只是愣了一下就回过神来,不过也吃醋地白了张俊一眼,然后拉着叶娇的小手走进来,笑盈盈地说道:“呵呵,你还在等我们吃饭啊!”

  小宣,你什么时候来的?““然姐。”

  小宣羞怯地叫道,然后像做错事的孩子般低下头,紧张地用小手玩弄着衣角。上次小宣来这里的时候是李欣然照顾她,她心里自然对这温柔而漂亮的李欣然有印象。

  两位小萝莉都有些错愕,彼此害羞地互看几眼,隐隐有酸意但似乎并不排斥对方。

  小宣本来就怕生,加上被人看见这情况,更是做贼心虚,便本能的躲在张俊的身后,而从这动作就不难看出她对于张俊的依赖。

  叶娇见状,心里顿时一酸,哀怨地看了张俊一眼,那眼神完全不像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

  虽然经过一天的相处,李欣然已经成功让叶娇接受张俊,但刚做完这有勇气的决定后,叶娇却看见另一个女孩跟张俊在一起,而且从小宣的表现,不难看出来她刚才是在和张俊亲热,就算没做爱但起码那爱抚的动作少不了,而且看他们衣裳不整的模样就知道是她打扰他们的好事,这令叶娇心里不由得有点发酸。

  “累死我了!”

  李欣然似乎闻不见空气中的酸味一样,直接把大包小包往地上一丢,伸了一个大懒腰,对叶娇说道:“娇娇,你先去洗澡吧。走了一天也累了,洗完,咱们再一起吃点东西。”

  李欣然那自然的样子就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而张俊见她一直对他使眼色,也马上咳了一声,对小宣说道:“小宣,你和娇娇姐一起洗,俊哥哥和然姐有点正事要谈。”

  两个小萝莉虽然在林秋兰家见过面,但却对彼此不是很熟悉,有些嫉妒地看了双方一眼后,就给张俊一个幽怨的眼神,不过还是乖巧地拿出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可在这过程中都没有说半句话,但眼神居然互相扫视着对方,试图找出自己占上风的地方。

  “嘻嘻,小色狼你被戳穿了吧!”

  李欣然一边笑眯眯地往外走,一边调侃地说道:“三和那么多别墅,你带她上哪里不好竟带来这里,还被娇娇看到!这丫头虽然年纪小,但已经会吃醋,等下我看你怎么办?”

  张俊跟着李欣然走出房间,然后蹑手蹑脚地关上房门。

  在来到客厅后,张俊全身无力地往沙发上一靠,郁闷地闭着眼睛说道:“我也没想到啊,郁闷了!我这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怎么就没想到你们会回来这里?不过一开始我倒没有想干什么,只是突然有感觉,就亲了她几下……”

  李欣然穿着大方得体的衣服,勾勒着身材曲线的成熟和性感,轻扭着娇躯蹲在张俊的腿边,笑盈盈地伸出小手按在裤裆中间的隆起上,一边轻柔地捏着,一边诱惑道:“反正撞都撞上了,等下实在不行,你就把她们都收了吧!看你这硬的,还说没想干什么?”

  李欣然这一蹲,张俊居高临下,刚好可以看见她半开的领口内那深邃的乳沟和白晳的乳肉,就忍不住伸手钻入衣领,有些粗暴地抓着她的丰乳,一边揉掐,一边没好气地说道:“好了小然然,我都这样了,你就别幸灾乐祸了,帮忙想想办法搞定她们吧!”

  “嘻嘻,是不是想安慰它呢?”

  李欣然妩媚地呻吟一声,脸色娇红的给了张俊一个媚眼,一边脱着张俊的裤子,一边笑呵呵地装傻道。见张俊虽然嘴上抱怨,但唿吸却更加粗重,李欣然哪会看不出张俊在憋着火?

  “靠,我的脑子比它还难受!”

  张俊没好气地说道,但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何况被李欣然那柔嫩的手轻轻抚摸着,那力道适中、恰到好处的挑逗实在让张俊舒服无比!

  李欣然乐得咯咯笑,低头在张俊的膝盖上亲一下,语气充满诱惑的说道:“难道不好吗?反正迟早都有这一天,你只是提前让她们面对而已。一会儿把她一起拿下,就万事OK 啦!我已经和娇娇说了一天,她应该不会过于排斥。”

  “唉,就是不知道她们怎么想?”

  张俊叹了一口气,而心里说不期待那肯定是假的。试问两个如此可爱的小萝莉谁不垂涎呀?但现在都已经是现代化社会,而他的情况本来就已经够荒唐,如果再荒唐下去,那还真无法想象!

  李欣然脸色变换不定,手仍抚摸着张俊,沉思了一会儿,语气有些坏坏的说道:“如果实在不行,你就用强的,把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再慢慢开导她们就行了!”

  反正她们挣扎起来也逃脱不了你的魔掌,肯定没有反抗的力气!“张俊一听这提议顿时心动,但看她一脸坏笑,明显带有调戏的意味,忍不住手上使力,在李欣然那软绵绵的乳肉上掐一下,哭笑不得地说道:“你这是在鼓励我犯罪啊!还什么魔掌,我又不是发情的种马,再说了,她们还小,怎么能用这种粗暴的方式?”

  张俊掐得李欣然觉得有点疼,但却有种不一样的快感,妩媚地喘息一声,慢慢的脱下张俊的裤子,双眼尽是媚色地看着眼前弹跳而出的大家伙,一边轻轻抚摸着,一边柔声说道:“可怜的小弟弟,刚才调情那么久,肯定被憋坏了,让姐姐来安慰你吧!”

  说完,李欣然抓着那巨大得让她心跳加速的阳物套弄起来。

  张俊顿时倒吸一口气,少妇和萝莉的区别就在这里,看李欣然缓缓分开他的腿,然后跪在他的腿间,光是这视觉上的快感,就够满足一个男人的虚荣心。

  李欣然见手中的大家伙跳了跳,闻着空气中淡淡的男性气息,不由得心里一酥,妩媚地看了看张俊,然后低下头,用软滑的舌头吸吮着。

  一个如此诱人的艳妇跪着为你做口舌服务,偶尔还用妩媚的眼神取悦你,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忘却烦恼。

  张俊闭上眼睛,往后一靠,惬意地享受着李欣然的口交,他感觉到李欣然的舌头灵活地在命根子上舔来舔去,这种快感实在不是小宣那青涩的动作所能比。

  张俊不禁舒服得唿了一口气,大腿也随之僵硬起来!

  李欣然卖力地舔弄一会儿,一边注意着张俊的反应,一边控制着力道,轻启樱唇,缓缓含住那火热的阳物开始吞吐起来,摇摆着一头性感的长发,并见张,俊那舒服的样子,心里就有一股幸福的感觉。

  张俊也没多说,舒服得用手抚摸着李欣然的头发,闭着眼睛,喘着粗气!然而这时却不合时宜地响起门铃声,李欣然有些不舍地吐出张俊的阳物,一边陶醉地舔着阳物,一边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张俊,尽管这对她来说是种陌生的情趣,甚至一开始还有点排斥,但不可否认她现在有点爱上这种滋味。事实上,男人舒服的模样,对于女人来说一样有着视觉上的冲击!


女优:山口珠理

标签:#CENSORED #Center village #Creampie #cum inside #housewife #incest #Mature #Work alone #Yamaguchi Syuri


【yazhouse8 com】春满香夏-第七集 第一章 惊艳尤物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