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狗 小说】老师的仪式



    (1)

  “昨天好棒啊!”

  美穗沐浴晨光中,对从身后来的拥抱,不禁身体微微震动一下。

  原来是丈夫中条紧抱着自己的肉体,美穗反射性地还以为是那知的疯狂游戏。

  中条确是比以前来得更有精神,连美穗都感到震惊。

  昨晚美穗对—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或许是从窗外的那一边有着那知透过望远镜窥看吧。

  “我爱你!”

  他吻着她的颈子,美穗一时之间皱起眉,陶醉在一股愉悦的气份之中,她的反应似乎在愕然之馀又有一份浪荡。现在驱策着她的体内会有如此的反应,正是因为和那知的性交馀韵又被再度挑逗起来。

  中条的手探入毛衣里面,一边揉搓着她的胸部,一边从她的脖子吻到耳边。

  “不可以的…亲爱的。等一下高冢就要来了。”

  中条隔着裤子,让自己的阴茎和美穗的臀部互相摩擦着。

  而事实上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妻子的美貌是谁都要羡慕的,虽然年轻又漂亮的人很多,但像美穗这样即成熟又美的女人,对中条而言他觉得倒不多见。

  若是一般的夫妇这样地生活了十年,恐怕老早心生厌倦,而且每天见到同样的面孔,大概爱情的热度也会冷却了吧。

  但是中条的热情却丝毫没有减灭。他看到穿着围裙,站在厨房的美穗,那一双修长的大腿,曲线美妙,不禁使他燃起一股想忍不住抱住她的欲望。

  即使是她走在街上,那气质、神态、穿着高跟鞋的曼妙步伐,也都令人忍不住想赞美几句。

  虽然自己的无能,但是由于美穗拥有的这些特质,也是他的热情奇迹似的延续长久的原因所在,中条自己也是不会否认的。

  就算是普通男人也会有想拥抱美穗的冲动吧。不光是为了自己,也可以说是为了美穗,正因为美穗从没表示过不满,所以他对美穗更有一分深切的爱,恨不得献上自己的全部去爱着她。

  “呜…”

  中条重重地吻着她的唇,美穗也以往常少见热烈的态度回应着他,两人的唇火热的摩擦着。

  中条的一手握紧着胸部那已经硬挺的乳头,揉搓着。正当那知的手把美穗的裙角拉上来之际,大门的门铃响起。

  但是两人的舌头还在口腔内滑移,游动着。

  “好像来了!”

  “嗯!”

  “要快点…”

  “知道了…我爱你…”

  “……”

  美穗避开他的眼神。

  “我爱你”“谢谢!”

  美穗急忙挣脱开中条的手,走向大门。

  (2)

    门开了,高冢和随后的那知跟了进来。

  “啊!早安又来打扰了,太太!”

  高冢笑着慈祥的双眉,拿出带来的水果。

  “哎呀!不好意思老是让你破费。”

  避开那知的视线,把二人迎了进屋内。

  “今天可不能输喔!”

  “不会…不会,今天我可是苦练了秘密的招数才来的喔。”

  出来迎接的中条随即和高冢走入里面的日本和室。

  “打扰了,老师…”

  那知使使眼色看着美穗,美穗故意装做没看见,跟在高冢他们的后面。但是那知的手却不老实地从背后抓起她的紧身迷你裙。

  今天必须穿着和昨天相同的衣服,这是那知的命令。

  美穗立刻伸手拨开那知的手。但是那知半揶揄似地捏捏臀部的肉,好像要捏痛般地用力。

  “呜…”

  美穗忍着痛,又一次拨开那知的手。

  “美穗,茶水拜托…”

  一进入和室,中条马上开口。

  看到站在入口处的那知说道:“高冢君也可以来这里啊!”

  说着和那知擦身而过,走出了屋子。

  回到厨房,胸口的跳动十分厉害。从昨夜五点回到家,心情一直无法安定下来。疲劳不堪的身体,回到家淋浴之后,马上钻入棉被,很快就进入梦乡。眼睛一睁开,马上回到残酷的实现环境,而且还要十分注意不被中条发现,内心的煎熬非比寻常。

  美穗开始洗着水果。

  “咦…”

  冷不防地被人从背后抱着胸部,美穗不由得大叫一声。

  “我觉得一个晚上过得好漫长哦。”

  一边说着,那知的唇吻着她的耳朵内侧。

  “不…不可以…”

  美穗以教师的口吻,严厉地制止着。

  “你生气了?”

  “拜托在家里别这样。”

  “根本就讨厌我。”

  “我说不可以就不可以。”

  没想到美穗会冷淡的拒绝,那知的脸整个都歪曲了。昨夜最后的性交中,美穗好像是他的爱人般地,让他以为无论她的身体、心里都属于他,使他高兴不已呢!

  “你讨厌我。”

  “我讨厌做这种事的高冢君。”

  “老师不是也有所感觉吗?你不是也说好舒服,有高潮出来的不是吗?”

  “……”

  美穗一直羞红到耳朵边。

  “好了!我知道了,我现在要检查一下,你是否有遵守我的命令。”

  那知的声音变得冰冷。

  他迅速地卷起她的紧身迷你裙,美穗急忙把裙角两边押住。

  “手拿开。”

  那知一大声,美穗连忙松手。

  “我可是带着照片来的。”

  美穗慌忙松开手,她的迷你裙被卷了上来,只见大腿上紧紧贴着白色的叁角裤。

  “没有遵守我的规定,不是告诉过你,不许穿内裤吗?”

  “没…没有脱的时间…”

  “不想听你的解释。”

  那知很快把她的裤袜脱下,装入自己的口袋。

  “就这样做事。”

  上半身穿着毛衣,而下半身则只着裤袜,但是没有穿叁角裤的下腹及露出臀部的身影,在自己家中的厨房,特别显得引人暇思。

  很快地把水果装在盘子内,泡好了咖啡,美穗回头看了看那知。

  “让我把裙子拉下来。”

  “就这样去。”

  “太…太过份了吧!”

  美穗只好两手端着盘子,走出厨房。

  而美穗的背后,跟着如吸血虫般的那知,他的一只手深入毛衣内揉搓着她的胸部,而另一只手,则抚弄着臀部的狭间。

  那知这样毫无忌惮的爱抚,虽令美穗惊愕,但也的确点燃起美穗的性欲之火。

  而那知也似乎越来越能摸清美穗的弱点,而且经由那知的手更发掘出美穗身上性欲之火的新大陆。

  说正确明白一点,便是美穗这种变态的手法以及强壮的阴茎,也的确使美穗在不知不觉中忘了自我地享受起性爱的欢愉。

  对美穗而言昨夜阴阳倒错,日以继夜般的性交快感,直到天亮仍然残留在体内,这种感觉,是平生第一次。

  美穗胸前的乳头已经变得硬挺,她的股间深处亦已经热润湿淫着。

  那知的唇吻着她的颈间,美穗目眩般地陶然欲醉。

  “不赶快去,他们会觉得奇怪。”

  那知抚弄着臀部的指头,已由一根增为二根。而且还在她的耳边吹气。

  “呜…”

  美穗故意两脚并拢地走着,万一此时丈夫或高冢要是来到走廊的话,那此时此刻,一切便都完蛋了。而那知那狂徒仍疯狂地在她露出的臀部、下体毛及臀部的狭间玩弄着。

  “拜…拜托…”

  来到日本和室的入口前,美穗小声的哀求着。

  那知仍然尽情地,把毛衣更卷上来,一直拉到腋下,另一只手重力地揉捏着丰满双臀。

  唇舌在胸前的乳头上,涂满了唾液,那知专心地用舌头吻舐着。然后一只手抚摸着下体毛,再把指头慢慢地探入阴部内。

  “呜…呜…”

  盘子上的咖啡卡嗒的摇晃,美穗忍耐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已经好湿了…”

  那知的指头在那身体内部圆滑地转移着,而唇则像吸盘似的贴着耳根部位。

  “呜…咕…”

  美穗不经意地喘息着。

  那知的唇和美穗的唇热烈的摩擦着。

  年年之中和丈夫的性爱好似空白似的,要去点燃,必须花费点时间,但是一旦点燃,这积压了九年的欲火,纵使有再大的理性,恐怕也难以抑制了。

  两人的舌头交叉地卷绕着,美穗也贪婪地吸吮着,那知的手和指头终于离开。

  美穗眼睛湿润,表情迷蒙。

  “等一下再继续吧。”

  那知把毛衣和迷你裙拉整,然后从盘上拿了个水果。

  “端去之后,马上回来。”

  美穗恨恨地看着那知,打开拉门,走了进去。

  抑制住胸中亢奋,她那没穿内裤的股间正流出一股热流,一直到大腿的边缘之处,令她忐忑不安。

  而无论是高冢也好,丈夫也好,全都专心在棋盘上。根本就无暇注意美穗这边。

  “现在去拿水果来。”

  说完,马上就走出房间。

  一关上拉门,躲在旁边的那知从正面一把将她抱住。

  “呜…”

  美穗马上感觉到,像电流般的快感在全身的细胞内跳跃鼓动着。若是平常,美穗并不会反应如此剧烈,但是现在的美穗却超乎寻常。

  她的欲情之火高涨得厉害,好似迫不及待的等待着那知的爱抚。

  那知的手一把卷起她的毛衣,迷你裙也撩到大腿上,整个胸部和下腹部都露出来了。

  美穗的肉体颤抖着,已为人妻又身为老师,而竟被自己教的学生这样玩弄。

  而还是在自己的家中,只隔着一扇拉门,里面丈夫和对方的父亲都在场的情况下干着这样的事,心中的耻辱感实在难以言喻。

  但是现在胸部和下腹部如此地暴露无遗,内心蕴藏的贪婪欲火更疯狂地燃烧着,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乳头尖端的硬挺以及下体的火热湿润,也说明了美穗的肉体是多么地期待着那知的爱抚。

  那知故意在美穗的眼前,拉下裤子的拉,美穗连忙迅速地瞄向拉门的那边。

  就在阴茎拉出的一刹那,喉头深处微微作响。

  使美穗丧失理性的元凶的那根阴茎,仍然像昨夜一样,英挺威猛地直立着。

  那知双手抱着她的颈子,美穗两手一边摸着那知的大腿,一边凑上自己的脸颊,闭上眼睛。

  “啊…”

  美穗把脸颊贴得好近,本来阴茎是该马上塞入到口内,但美穗用左脸颊贴它,接着又用右脸颊去摩擦,再由脸颊到眼睛慢慢地滑熘过去。

  这样用脸对阴茎的摩擦,可说是美穗几乎已丧了理性强烈的反应。

  眉头微皱的美穗,微微的喘着气,她深深知道既为人师,又为人妻的自己,做出这种事是何等屈辱下流的事。

  但是屈辱也好,下流也罢,驱策着自己的亢奋欲火正猛烈地迸涌出来。

  她激动的握紧着阴茎,好像已经等不及般的焦躁起来。

  “啊…啊…”

  抑制住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呻吟声,美穗把阴茎整个含到嘴里。

  宛如在沙漠中发现甘泉般的,她将阴茎放入到喉头深处,忘我的上下抚动着。

  要不是那知催促,恐怕美穗要含住阴茎不放,不知到何时?

  美穗站起身,把毛衣和裙子重新拉整好,从那知手里接过盛装水果的盘子,但是眼睛仍然舍不得离开那知的股间。

  “我在隔壁的房间等你喔。”

  那知在她的耳边低语道,还顺手抚摸她的胸部,顿时美穗的股间,热唿唿的蜜汁迸涌而出。

  她脸上的表情迷蒙,看着那知,迅速地拉开拉门进去。

  (3)

    再度走出走廊,一直到回到那知的房间,美穗的脑海中似乎一片空白。

  进入起居室,那知稍微拉开隔壁和室拉门,露出一丝细缝,以便可窥看到里面。那知向美穗招招手,美穗屏息着走向她。

  她面对着他,但是那知的手腕环绕过它的腰,一把将她拉进身来,重重地吻她。

  美穗两手搭在那知肩上,满心期待的闭上眼睛。

  两人就像热恋中的男女朋友般的拥吻着。

  “呜…”

  虽然顾忌着拉门的那道缝隙,但是美穗仍专注地吸吮着那知的上唇、下唇不经意地呻吟了起来。

  那知的舌滑入她的口内,两人的舌互相交缠着,身体的温度节节上升。

  那知接着将唇贴在耳边,沿着耳垂吸吮。

  “喔…喔…”

  美穗紧握着那知的手,深怕跌落在地。因为那知的技巧实在进步很多。

  “喂…拜托…我们到上面去吧…”

  那知仍专注地咬啮着她的另一边耳朵。同时手探入胸部内侧,用力揉搓着。

  “呜…呜…”

  无法抑制住自己的呻吟,她将唇贴靠在那知的脸颊上。

  “喔…喔…”

  喉头的深处隐隐作响,她紧紧地吸住那知的唇。

  不仅是口腔、脑海中、体内全部都漫延着欲情的火焰。

  “啊…啊…”

  美穗贪婪地吸吮着那知的唇,甚至发出声响,已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

  两人的身体缠绵交粘着,不知不觉滚躺到地毯上。

  而隔壁的丈夫和那知的父亲仍毫不知情在下着棋。她的脑海中一边意识着这件事,一边仍然依恋着那知温热的双唇。

  “你好美…老师…”

  那知以高中生真挚的口吻,凝视着美穗。

  美穗睁开迷蒙的双眼,整个脸都羞红了,她亲吻着那知,抱紧着他。

  那知将毛衣卷上至腋下的部位,看似害羞但鼓胀的乳头随即映入眼 .那知的手轻握住乳房的下端,揉搓着粉红色的乳头,摇晃着整个乳房。

  “呜…呜…”

  美穗闭着眼睛,胸口亢奋不已,起伏跳动得十分厉害。本来拉门的缝隙或许可作为性欲放纵的紧急刹车作用。但是现在似乎已形同无效。隔壁的棋子摆放声响,反而形成一种刺激感,使他的狂欢游戏更加亢奋。

  “啊…啊…”

  美穗偏着头,咬着牙,不让自己的呻吟声渲出来,那知好似在尽情蹂躏着她的乳房,不停地在上面揉搓,还用舌头舐吻着,快感像电流般,从乳房一直流到趾甲。按着那知将迷你裙往上抓到大腿上。

  在这种中午时分,日正当中的时刻,饰着体毛的阴唇完全显露出来的震撼刺激感,令美穗既害羞又疯狂。

  那知的唇在阴部、阴唇四周游移。

  美穗阴部的汁液如同花密般的涌溢而出。

  昨夜虽然已经有数次的性交,但现在是在自己家中的起居室中被吸吮着阴唇,夹杂着羞愧的快感更加强烈了。

  丈夫的技巧比起那知应该要高明好几倍,但是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尤其是自己教的学生爱抚,其所带来的冲击,还远超过性技巧的。

  “啊…啊…”

  那知的舌头探入了阴唇的内部,美穗的脸都歪曲了,发出微微的呻吟声。

  舌头在那知又热又湿润的阴部内扭动着,美穗小口微张,鼻孔更微微朝上,腰身往上突起。

  她急切地索求着那知的爱抚。

  “好棒!”

  那知抬起脸,两手握着胸部两个突起的双峰,静静地看着美穗的表情。

  他用自己的手,可以让美穗如此地兴奋,感到十分自傲。

  “很不错,对不对…”

  美穗并未答话,但取而代之,她用两手绕着那知的颈子,抬起头,吻着那知。

  “喂!我们到二楼去吧。”

  美穗的耳边,不时听到隔壁的声响,令她心生不安。

  “不要…老师总是不遵守约定的。”

  但那知随即露出一个体贴细心的眼神,说道:“就照老师喜欢的吧!”

  抱起美穗的上半身,他的牛仔裤拉拉扯开来。

  美穗紧张的皱着眉,心中感觉不安之外,更一面专注地看着眼前那勇猛无比的阴茎。

  她想到拉门的缝隙,稍微踌躇了片刻,就立刻将阴茎贴着自己脸颊,摩擦着自己的鼻尖,很快她便把那份顾忌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啊…”

  美穗握着阴茎,微侧着脸,将唇凑在阴茎的前端,慢慢地塞到口腔。

  既火热又硬直的阴茎,在美穗的口腔内摩擦,尤其碰到她喉咙深处之际,使得美穗体内的欲火点燃到最高点。

  她的口腔内充满了唾液,阴唇更渗满了蜜汁,甚至激动到眼泪都夺眶而出。

  她猛烈地呷动着阴茎,二次、叁次、五次、六次激烈地在口腔扭动着。

  再这样持续下去,恐怕自己的情绪是难以控制得了的。想到这点,美穗于是把阴茎拿到两颊轻轻地摩擦。

  “老师,你一边自慰再含它。”

  那知弯下身子,在美穗耳边喃喃低语。

  美穗犹豫了一会,想到若是此时让那知插入到阴道内的话,不知自己会有多疯狂的反应呢。但是为了抑制一下自己高亢的情绪,自慰该是有必要的。

  她握着自己的乳房,脑海中欲火熊熊的燃烧着,丰满而鼓胀的乳房,摸起来的触感令自己舒服极了。

  她一边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一边把阴茎放在喉咙的深处,口中不禁微微发出声响,因为实在感觉太美妙了,以致自己也控制不了。

  她撩起自己的迷你裙,摸着自己的下腹,另一只手的指头滑入阴部。已经湿淋一片的阴唇马上把指头紧紧地包裹住。

  美穗忘我的将指头在那里面上下抽动,中指和食指并列地插了进去。

  “老师…躺在这里。”

  美穗眼睛迷迷蒙蒙地含羞带怯地看着那知。

  “到…到二楼去…”

  “我只是放进去而已,我会安静无声地做的。”

  “可是…可是…”

  “快点!”

  那知强制地命令着。

  美穗那火焰高涨的身体,再度地躺在床上。

  (4)

    看着美穗那露出胸部和下体的胴体,那知也拉下了裤子。

  那知握紧左右的乳房,交互地吸吮着,按着又去舐着下体的体毛四周。

  美穗的身体涌满了快感的波涛,本来是藉着自慰来抑制自己的熊熊欲火,却反而成了反效果,欲情更加地旺盛了。

  本来那知应该一口气就插入阴道内,但是他却再次地抚摸着胸部和阴唇,实在出乎意料之外。

  他抱着美穗的左脚,把她的大腿推往外侧,舌头往阴唇的方向游移着,而大腿的内侧则用膝盖摩擦着。

  “啊…啊…”

  不经意地发出呻吟声音,美穗徜徉在性爱的波涛中。

  那知的唇从膝的内侧一直到大腿的上缘,舐完了右边的大腿,紧接在左边的大腿,接着是压在阴唇又热又濡湿的入口处。

  “呜…呜…”

  美穗的手紧紧地抓住床沿。

  那知确是悄然无声地放了进去,比平时更加慎重而且缓慢。

  当阴茎的前端碰触到子宫的同时,美穗的全身官能几乎要到达了最高点了。

  “好热又好湿呢…老师…”

  那知含情默默地看着美穗,美穗的手缠绕着那知的脖子,两人热烈地亲吻着。

  体内充溢的欲情火焰,非得用其他法子发散不可。

  从阴茎抽动的股间到下肢,甚至包括脑髓,完全陶醉在快感的滚滚波涛中,几乎已到了麻痹的状态。

  事实上,那知只要稍微地扭动一下,甚至灼热的阴茎前端只是稍微摩擦一下子宫,就足以让美穗觉得体内的肌肤彷佛要融化掉似的。

  美穗的双脚,卷伸到那知的腰上,这样露骨的姿势,即使是丈夫性交也未曾使用过。

  美穗此时只想深深地,紧紧地与这年轻、鼓动的阴茎结合在一起,即使是只有一分一秒。

  但同时美穗另一方面也担心着那知的摆动动作,尤其摆动造成的快感与声响,越来越激烈,也越来越明显,她自己也无法使自己完全不发出声音。

  美穗的肉体比想像中还贪求肉欲。那知虽只是把阴茎插入不动,她的蜜汁仍如泉水般源源不断地宣出来。

  而且似乎是美穗这边,越来越忍耐不住,她几无乎无意识地上下摆动起腰身来。而那知也唿应着她的摆动,随即抽动着自己的腰身。

  “啊…”

  “啊…”

  那知吻着美穗的唇。

  “啊…喔”不管美穗怎么压制自己的声音,但那盘卷在那知腰上露出屁股下,由于硬直阴茎的进出,使得阴唇的汁液多到发出吱吱的声响,听了都会令人脸红呢!

  美穗与那知两人的背部都汗水淋淋,但是仍然卖力地摆动着激情的扭动。

  “我喜欢你…老师…”

  那知再度压上他的唇,美穗只一心一意地感受到自己体内都要酥麻般地快活,她也迅速地伸出她的舌回应着那知。

  美穗一方面想到自己竟做着这样的行为,不但昨天在教室中的性交,已完全背叛了丈夫,现在的行为,更不仅是背叛丈夫而已,而且可说已丧失了为人师、为人妻的资格,简直和一匹野兽没有两样。

  “转过身,我想从后面来。”

  美穗虽十分地陶醉,但是拼命地维持自己的一丝理性。

  “不…不可以了…拜托…”

  “你不想要我吗?”

  “可…可是…现在…”

  说着硬是把美穗转过身来。

  “我只是放进去而已。”

  那知的手握着美穗臀部的肉,用力的揉搓,美穗只觉得从背部,甚至每一根毛发,都已陷入情欲的火焰之中,亢奋而无法自拔了。

  那知将阴茎,熟练的在美穗那成熟的屁股狭间摩擦,上下慎重地推动着。

  “呜…呜…”

  美穗撑着两肘,咬牙忍耐着,不使自己发出声响。

  阴茎的尖端插入角度不同,就使得美穗重新燃起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美穗有些恐惧,但是现在又不能中断。

  终于阴茎完全地插入进去,美穗的体内充满了欢喜与期待,整个脑海中尽是欲情的火焰迷漫着。

  而那知的两手拥抱着她的胸部。

  他像揉搓着橡皮般抚弄着,美穗仰着上半身,配合着那知晃动着。

  那知再一次地把阴茎插了进去。

  美穗喉头深处呐喊着,约一秒钟的间隔就进出一次的阴茎,使得美穗体内的欲火完全地燃烧起来,丰满的大腿不断地抖动着。

  (5)

    那知抱紧着美穗的胸部,吻着她耳边,颈部一直到唇边。

  美穗扭动着头,享受着那知的温存。

  “我们换个地方吧!”

  美穗嗔声问着那知,她害怕自己控制不了,叫出了声音,那事情可就惨了。

  “我要这样子就好!”

  “!”

  “我一秒钟也不愿和老师分离。”

  美穗虽也有同样感受,但是她心里实在顾忌。如果就这样插入着阴茎,像四只脚动物一样地爬着走,应该也是办得到的,她心里计量着。

  “那…我们一起走着去。”

  “可…可是这样不太可能吧!”

  她又些犹豫。

  “可以的!若是你不要也没关系,我觉得在这里也不错。”

  那知十分悠哉的回答着,又开始揉搓着她的胸部,吻着她的耳朵。

  “呜…哈…”

  美穗咬紧牙根忍住不出声,但是再样下去,恐怕无法再控制下去。

  “我…我们走吧…”

  她小声地说着,慢慢地往出口方向迈开步伐。那知的腰也开始配合着移动。

  “啊…啊…”

  每迈开一小步,由于两人的步调要配合,使得阴茎的前端子宫的摩擦更加剧烈,而且必须小心翼翼,否则可能会使得阴茎滑落出来。

  因为如此,使得脑海中兴奋的火花更加地迸裂开来。

  爬到出口时,意识几乎是模煳不清,尤其是像爬行动物般的姿势更是不可思议。

  那知走到门边,望着拉门把手说:“哇,恐怕办不到!”

  事实上,因为用着手脚,使得牛仔裤摩擦着手脚,有一种既痒又酥麻的感觉。

  “那…我们就在这里吧!”

  那知抽动着腰身。

  “呜…不可以…”

  美穗使尽全身,夹紧阴茎,虽说隔着一道拉门,但是若是真正做爱,那隔壁一定是听得到响声。

  “那…我们就再走!”

  那知望着眼前的门,终于把它打开,看到走廊,美穗吓得缩成一团,但是要到二楼去,又非得经过这里不可。

  美穗只得咬着牙,往走廊迈出步伐。

  若是此时丈夫或高冢出来的话,那真是惨极了,想到这里,心里上就充满了紧张感。

  自然而然,美穗便加快了步伐,但因为过分焦急,以致于和那知的阴茎之间的摩擦更大了。

  “啊…呜…”

  由于阴茎在已完全湿润的股间摩擦得厉害,使得美穗被刺激得几乎无法动弹。

  积在体内欲情,瞬间中传遍了整个四肢。

  那知正吸吮美穗的耳边的当儿,美穗忘我的斜过头去用她的嘴儿去堵塞住那知的唇。

  “喔…喔…”

  美穗不自觉地呻吟起来。

  若不即时刹车的话——心里虽然这样地想,但是一股像火般的喜悦和醉然的甜美快感,使她一刻也不想离开那知的拥抱。

  那知的唇终于片刻的离开,他随即又开始扭动着腰,摩擦着她的子宫。

  “呜…”

  美穗胀红的脸庞扭曲,两人的唇再度交含在一起。再也忍耐不住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肤似乎都沉溺在官能的享受之中,犹如狂奔的野马,难以驾驭的欲火,令她几乎发狂。

  “你来…求你…”

  美穗吐着舌头,脸上暧昧的表情哀求着那知。

  而那知也全身颤抖着。看到美穗一次比一次显露出对他的好感,以及她现在呈现的表情,更令那知打从心里爱恋着她,为她发狂。

  那知紧抱着美穗的臀部,开始扭动着他的腰。往上拉动的阴茎紧密地包裹在温热的花蜜中,美穗的舌头更深入地潜进那知的口内,喉间发出咕噜噜的声响。

  正准备一鼓作气好好冲刺一番的刹那。从日本和室传来中条的叫喊声,美穗和那知顿时身体都僵硬了。

  “美穗…喂…”

  二人都转过头,看来好像是中条站了起来,走出了房间。

  美穗的整个心情七上八下,跳得厉害,全身冷汗骤烈而出。

  “在这里。”

  没想到那知居然出声。但马上用他的右手打开旁边洗手间的门。

  两人的臀部就这样紧贴在一起,蹒跚地逃进了洗手间。犹如逃亡般的紧张万分。

  一关上洗手间的门,那知仍旧抱着美穗的臀部,坐在西式便器的便座上。

  “呜…”

  那知抱着美穗的上半身,环着美穗的肩,亲吻着她。

  穿过走廊,从日本和室的方向传来中条穿的拖鞋的脚步声。

  “喂…美穗在那里?”

  中条的声音虽就近在身边,但那知硬挺的阴茎深深地埋入在自己身体,滚热的蜜水中的包裹下,让她更深切地感受到其中的刺激。

  尤其在这么紧张的气氛下,更使自己的心情更加地亢奋。

  中条走过了洗手间的前面。那知更激烈扭动着腰。

  “呜…”

  那知两手按着墙壁,她的腹部和胸部起伏得像汹涌的波涛。

  跨坐在那知的脚上,她的两腿往两边分开,从大腿的根部,渗出由阴唇处分泌出来的蜜水,吞蚀着正进出阴道的阴茎。

  “你在那里…美穗…”

  好像走远的中条的声音,忽地又靠近了洗手间。美穗只觉得洗手间的面前似乎像闪烁着星星般的模煳。

  卡!卡!敲门的声音,再次地敲醒了美穗。

  “美穗…在里面吗?”

  那知终于稍微停止了腰部的扭动。

  “嗨!我在…”

  美穗颤抖着声音回应着,但那知忽然又开始扭动了起来。

  “咦…”

  美穗不由得细细地出了声,她的四肢兴奋得几乎要麻痹了。

  “你怎么啦?”

  “嗯?”

  美穗摇着头,那知的唇贴着她的唇,她无法回答中条的问话。

  “美穗…”

  中条的声音透露着不安,音调也提高了许多。那知一边扭动着腰,一边揉搓着她裸露的臀部。

  “喂?”

  门的把手被拉启着,但是已经上锁,无法打开。可是不回答也是不行。

  美称强地集中起精神,离开那知温存的唇,对着门应声回答。

  “嗨!”

  一时之间,美穗自己也不知该说什么?

  “你不要紧吧?”

  “没…没什么…”

  回答中条的问话之间,美称还隐约可听到自己的股间处有着羞人的摩擦水声。

  而且不仅是声音,还有一股强烈明显快感在体内翻滚奔流。

  “对不起,可不可以麻烦你倒杯茶?”

  “是的!亲爱的…”

  “那拜托你了…”

  此时美穗可说完全丧失了理性,那知吸吮着她的唇,她也配合着那知的扭动摆动着腰。

  可是,自己的丈夫还在旁边呢——心里虽然这样的想着,但是难以言喻的快感已经使她再也捺不住了。

  那知开始奋力地扭动着。同时他打开水龙头,让水流的声音不停地响着。

  不断涌出的密汁,让美穗的身体完全沉溺在甜美的快感深渊中。

  (6)

    “啊…啊…”

  就在两人都达到高潮的刹那间,美穗不由得发叫出娇嗔的声音。

  那知的阴茎抽出的同时,她的两膝已没有力气,站都站不起来。

  终于达到了极点——已经完全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居然只隔一扇门,在丈夫的面前干着性交的事。

  美穗坐在便座上,呆呆地看着那知的阴茎。

  美穗看得都眯起了眼。

  “随你处置吧…老师。我的身体全部都属于老师的。”

  美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伸手去摸那知的阴茎。因为那知的一句话,使她已达高潮的身体,再度地被点燃。

  美穗望着阴茎,几乎看得出神,沾湿着美穗身体的蜜汁的阴茎,涨满了精气,直耸挺立。

  而这阴茎不是别人的,正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有一股莫名然的高昂情绪和感动,美穗眯着眼去舐着那知的阴茎的根部。

  美穗的唇都颤抖起来。

  “呜…呜…”

  美穗忘情的舐着阴茎的全部,然后深深地理进自己的口腔内。

  那知的阴茎仍旧像钢一般的硬度,从美穗的上颚到喉头,不断地摩擦着她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了这阴茎就再也活不下去了。

  美穗仔细地舐吻着阴茎的枝干,似乎在品着个中的味道。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老师想要,都可以给你的!”

  那知抽出阴茎,将美穗转过身去。他将她的迷你裙撩得老高,一把揪住她浑圆白嫩的臀部,美穗颤抖着身子。

  “这屁股是谁的?”

  美穗不说话。

  “已经知道的事,就别再让我说了。”

  美穗倔强地说着。

  “不可以!你非说不可,我才放过你!”

  然后用力揉搓。

  美穗回过头,用迷朦的眼神看着那知。

  “已经是属于你的东西了啊!”

  一边说着,一边咬着唇。

  “脚放在那里。”

  那知指着便坐。

  “这里怎么可以!”

  “很快就好了,我只是要留点证据,证明老师的屁股是属于我的!”

  美穗依着那知的话去做,那知从背后抱着她的臀部,阴茎顺着臀部的股间滑落,停在阴唇的前面。

  他用阴茎的前端碰触着肛门处的凹洞。

  “不是那里。”

  美穗小声制止着。

  “没关系的。”

  那知一边说着,突然用力地把腰往上一提。

  “啊!”

  从没有过的冲击而来,令美穗的身体大大抖动一下。

  阴茎慢慢地向肛门口的处女地迈进,那知慢慢地插了进去。

  终于整个阴茎完全地和美穗的肛门结合在一起,那知说道:“这样子,老师的臀部便完全属于我的了!”

  那知对着已失神的美穗的耳边,向她轻声地呢喃。

女优:本田瞳

标签:#blowjob #CENSORED #Honda Hitomi #pretty girl #S-Cute #Shaved pussy #squirting #Work alone


【母狗 小说】老师的仪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