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色情 网】命运之女(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肯瑞托,一个被无尽之海所包围的大陆,传说中由爱神美纳斯创造出来的世 界,北部是库莱特冰原,长年被冰雪覆盖,严寒使绝大部分的生物在这里难以生 存,但矿产资源丰盛,很早以前有人类为了矿产迁移到这里,为了适应常年的寒 冷,他们身材渐渐变得比普通人高大一些,皮肤普遍白皙,男性体毛茂盛,女性 则体态丰满,尽管如此,他们依旧是人类,可以与普通人繁衍后代。他们以女性 为首领集合成一个部落,自称库尔特人。

  中部地区,美丽的美纳斯平原,由爱神的名字命名而来,资源种类繁多,大 陆百分之七十的动植物均生长生活在这里。繁荣富强的拜伦帝国就坐落在此,帝 国人建造起一座座城堡,牢牢地掌控着这片富饶的土地。

  西部卡里曼沙漠,与库莱特冰原的严寒相对,炎热是这里的常态,奥卡拉公 国位于沙漠的东部,这里地下水源丰富,与外部的沙漠不同,奥卡拉内部绿树成 荫,鸟语画香,到处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奥卡拉公国是由商贵们组成的大商会 联合管理,大多数奥卡拉人都是以经商为生。

  东部萨鲁哈根海域,由数百个岛屿组成的岛链,亚特兰提斯王国就建造在这 些岛之上,通过一座座石桥将较近的岛屿连接起来,如果跨距太远就只能靠船来 回运输,船是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

  南部爱丽丝森林,人类的禁地,这里居住着各种鲜为人知的危险生物,但各 种奇珍异果吸引着人们冒险前往。

  拜伦城堡,庄重严肃的王座室正在进行着每季度的例行会面,这只是非正式 会面,参加的基本是王族成员与王宫任职的贵族与骑士,其余的领主只会参加一 年一度的领主议会。

  坐在王座上的是拜伦王,亚历山大·拜伦(58),拜伦帝国最高统治者, 虽已年过半百,满头的白发,但依旧精神饱满,脸上的疤痕是当年征战留下来的, 浑身散发着王者之气,精致的王冠摆在一旁的王冠座上,聚精会神的听着他的儿 子雷欧·拜伦王子(25)报告北面的战事。

  「北面库尔特人对维森堡的正面攻势依旧很猛烈,再加上他们的雪豹骑兵不 断的突袭着我们的后援,再如此下去,维森堡内部会先因为缺乏物资而崩溃。」 

  雷欧王子说完看着拜伦王。

  「你有什么想法?」拜伦王面无表情的说。

  「父王,我认为应该利用小批物资当做诱饵,提前做好埋伏,等雪豹骑兵来 突袭时,予以……」

  「愚蠢……你当对面没有侦查手段吗,雪豹天生机敏,奔跑的速度是马匹的 两倍,皮毛厚实,弓箭效果微乎甚微,没有完全的包围圈是抓不住它们的,你这 么做只是浪费时间……」拜伦王严肃的盯着雷欧王子。

  「嗯哼~」坐在拜伦王旁边的是伊丽莎白菲兹·拜伦王后(45),王后虽 已年近半百,但雪白而微微发红的肌肤,并无多少岁月的痕迹,一头深褐色的长 卷发有序的披在了她的肩上,其金色的眼睛是她作为四大领主之一贝尔南德斯公 爵的女儿的证明,极具风范的端坐在王座上。

  「父王,我……」雷欧王子一脸不甘。

  「你没有接触过雪豹,自然不知道它的可怕,我不怪你。」

  拜伦王顿了顿,「对付它,你得主动出击,直接进攻他们的巢穴,它们适用 于突袭但不善于防守,将它们的据点赶离我们的补给线就行。」

  「巴雷斯。」拜伦王转向另一侧。

  「在,陛下。」巴雷斯·邓肯(53),拜伦帝国的近卫军统领,当年跟着 拜伦王一同出生入死,以前在与库尔特首领的战斗中失去了一只眼睛,但成功斩 杀了库尔特首领,使库尔特部落一时无法统和。

  「你这几天准备下跟随雷欧一起去北面,辅助他指挥,对库尔特人,没人比 你更熟悉了。」

  「是,我会全力辅佐王子殿下!」巴雷斯敬了一个礼。

  「陛下……那王宫的安全怎么办?」伊丽莎白菲兹王后插话道。「巴雷斯他 可是近卫军的统领啊!」

  「蕾拉她会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负责起整个王宫的安全的,请王后殿下安 心。」

  「有巴雷斯的女儿在,就足够了。」拜伦王平静的说道。

  「……」王后还想说什么,但拜伦王都已决定的事,她也是无法去改变的, 只好作罢。

  王座室的右侧,是王妃和公主们的座位,而雷欧王子的后面,坐着的那位就 是他的生母古尼薇儿·拜伦王妃(47)。尽管没有王后那般高贵,但也是个非 常美丽且有气质的女性,毕竟也是领主的女儿。

  古尼薇儿王妃双手紧紧的拽着裙子,咬牙狠狠的盯着王后。

  可恶的王后,你就见不得我们家雷欧立功,处处要打压他!以后雷欧他可是 要当国王的!到时候…………古尼薇儿调整了情绪,松开了双手,摆放在腿上。 

  王妃们在会面中是没有话语权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总是被王后刁难,古尼薇 儿早已积了一股怨气。

 古尼薇儿的右边是卡特琳娜·拜伦王妃(39)和她的女儿米歇尔·拜伦 

  公主(18)。古尼薇儿的一举一动皆被卡特琳娜看在眼里,她微微一笑, 扇了扇手上的扇子。

  卡特琳娜是在西部奥卡拉公国出生的,作为一个商贵的女儿,早年在她父亲 的教导下,任何行动均以利益优先为准则,传闻当初亚历山大还未封王的时候卡 特琳娜的父亲给了他不少财力支持。

  伊丽莎白菲兹和古尼薇儿双方都想要拉拢这位财主之女。卡特琳娜本人也是 希望她们两人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好让自己能从中获益。

  作为一个王妃,她有着极强的虚荣心,天天都把自己打扮的十分艳丽,特别 喜欢扇子,每个场合都要换一把。卡特琳娜翘起了脚,黑丝美腿从定制的短皇裙 里露了出来。

  「母后……」米歇尔公主小声的叫了一声。

  「闭嘴。」卡特琳娜瞪了她女儿一眼,又扭头继续听着雷欧王子的报告了。 

  「哼!」米歇尔别过了头。

  米歇尔公主,卡特琳娜王妃最操心的人,给她安排了无数的老师都没有用, 甚至是卡特琳娜亲自出马都无法管教。她没有继承翁莱斯特家族的商人头脑,也 不爱文艺,但确酷爱练习剑术,像她的父亲拜伦王一样不拘小节,巴雷斯的女儿 蕾拉·邓肯(23)是她憧憬的对像。对这一点,特爱面子的卡特琳娜王妃是极 度反对的,她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变成一个武夫,因此拒绝让她女儿同蕾拉往来, 目前母女的关系十分紧张。但拜伦王确很赞同自己女儿学剑,对此,卡特琳娜十 分苦恼。

  「那父王,我先去准备了!」雷欧王子行礼告退。

  雷欧王子同巴雷斯一道离开了王座室,在离开前对着自己的母后点头告别, 古尼薇儿王妃也以点头示意,战况紧急,容不得有半点耽误。古尼薇儿看着自己 儿子离开的背影,倍感自豪。

  「哼!」伊丽莎白菲兹一脸不屑。「泰伦他带回什么消息了?」王后对着大 臣问道。

  泰伦·拜伦王子(23),伊丽莎白菲兹王后的儿子,目前作为使者出使东 部萨鲁哈根海域的亚特兰提斯,商议在泰伦帝国的迪奥斯和亚特兰提斯的格雷特 岛之间建造一座民用贸易用的跨海大桥,以便两国之间的商贸往来。

  「是,泰伦王子传信说,目前亚特兰提斯民间的唿声很高,但在统治上占有 主导的顽固派大臣们对该桥今后的用途表示质疑和反对,目前王子正在努力通过 革新派去说服亚特兰提斯国王,但一直受到阻拦,成效甚微。」

  「你们有什么好的提议吗?」拜伦王扫视着爵士们,大家互相讨论着,伊丽 莎白菲兹看着卡特琳娜,她知道她一定有办法可以解决。卡特琳娜微笑着看着众 人。

  「陛下,我有个提议。」罗伯特男爵站起来行了礼。

  「你说。」

  「我们可先把建桥的事情搁置,亚特兰提斯是岛国,原材料资源极度匮乏, 百分之八十都是依靠进口,与库尔特并无交好,东边奥卡拉需绕过无尽之海和死 亡荒漠,路途遥远根本不适合做商贸,我们可以以支付我们船只的费用为由,可 将木材,石矿,铁矿等原材料的价格提高。」

  「那对方也会采取措施吧,比如提高珍珠等宝石的价格,这些东西在我们这 里是非常盛行的,特别是在贵族之间。」王后说道。

  「是的,但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必需品,但他们就不同了,木材,石 头,铁,每一样均是生活所需,这一对比结果就可以知道了,他们一定会妥协的。」

  此话一出,在场的王公贵族们便议论开了,现场一片嘈杂。

  「肃静!肃静!」王后不快的大声说道。

  王座室马上安静了下来。

  「卡特琳娜,你觉得呢?」拜伦王发话了。

  卡特琳娜收起了扇子,站了起来,优雅的行了礼。

  「我认为,完全可以。」卡特琳娜一脸的自信。「而且,我提议再加一点, 提高这些奢侈品的关税,以示我们的决心。」

  在场的人无不惊讶,古尼薇儿吃惊的盯着卡特琳娜。她是疯了吗!她自己不 是最热衷这些的么?

  伊丽莎白菲兹冷冷的看着卡特琳娜,她清楚卡特琳娜如此镇定自诺的原因。 

  卡特琳娜的哥哥专门做稀有和贵重品的走私,活动范围主要在萨鲁哈根海域, 通过私人手段近乎免费购入贵重品,并以低于进货价百分之二十的价格出售给各 大销售点,赚取巨大差额利润。

  「罗伯特,你回去后拟制一份具体的实施文件,提交到领主议会再商议下, 这个毕竟关系到我国与亚特兰蒂斯的交好,不可太草率。好了,坐下吧。」拜伦 王摆了摆手。

  王座室再度安静下来,会面继续进行着…………

  此时,某一寝室内,一个男人正在卖力的干着一个女人。

  「啊~啊~嗯啊~~啊~」女人趴在床上,臀部拱的很高,后面的男人一次 次的把肉棒用力插入她的蜜穴中。

  「殿,殿下!我要,要去了!!」女人仰起头来叫着。

  「哈!来了!来了!」男人双手紧紧抓着女人的屁股,做起了最后的冲刺。 

  「愿女神美纳斯赐予我爱的力量!!」男人一边高叫着,一边把阳具顶入女 人的蜜穴深处,白色的液体从阳具中猛烈的喷射出来。

  「嗯嗯~~~~~~!」女人双拳紧握,浑身颤抖着,她高潮了!

  此男人是艾德里安·拜伦王子(23),也就是我,拜伦帝国的三王子,对 军事和政治完全漠不关心,每天只想着该如何去泡年轻貌美的女性。我胯下的这 个女人是王宫的女仆,名字叫薇薇安,姓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她是格里斯特堡 那里的人,家里是以畜牧为生。

  女仆,王宫里负责杂物清扫服侍等的女性,规定要十四岁以上十八岁以下才 可入召,每两年年均可以享有一个月的休假让其回家探亲。第一次至少要做满六 年才能离开。离开时会给予一笔不小的赏赐让其回家度日,绝大多数的女仆都是 因为家境贫困才来王宫当女仆的,满六年后带着赏赐回家结婚繁衍后代。 

  薇薇安也是如此,她说她在家乡很早就有一个未婚夫,是个货运工。为了家 里能过的更好,她十六岁来王宫当女仆,明年就满六年了,可以回家了!嗯,反 正这些不关我的事,我只关心还能跟她做几次,让她在回去之前,迷恋上我的武 器,离不开我了这样才好。

  「虽然跟殿下做那种事很舒服,但我还是爱着彼得他的。」薇薇安躺在床上 说。

  哼,贱人,每次都这么说,真扫兴!我已经穿好了衣服,「你给我十秒钟收 拾干净了,回来看到一丁点凌乱我就把你给脱光干通宵!」

  「啊,是!是!王子殿下,我一定整理好!」薇薇安急忙起身弯着腰,白色 的王族之液从她的蜜穴中滴了下来。

  我离开了寝室,看了下怀表,才十点,还早啊,应该再来一发的…………罢 了,我现在没兴致了。

  「殿下。」走廊两旁的卫士向我问好。艾露玛现在应该在餐厅准备晚宴的, 去她那边看看。

  艾露玛·奥利奇(28),我的专属女仆,专门负责我的起居饮食等各方面 生活杂务。她出生在美纳斯平原南部山区的农户家庭。十五岁那年,她跟随父母 和姐姐以及诺干村民在爱丽丝森林外围采摘无孕果时,被突如其来的大批狼群袭 击,她被其他村名救了出来,但她的家人均命丧狼口。在她叔叔家里寄住了短暂 的半年后,她便被送到了这里。

  来到了餐厅,「殿下」门口的女仆向我请安。一进门就看到艾露玛的背影, 她正在擦拭桌子。我悄悄的来到她的身后,对着她的屁股,一掌拍了下去。 

  「呀!」她叫了出来,转过了身,「殿,殿下?!」

  她长的并不十分漂亮,一头褐色卷发,不大不小的眼睛,脸上有些许斑点, 还有点儿婴儿肥。

  「现在是……公共场合,殿下您别这样。」她一脸的埋怨。

  「哈哈哈,我对你怎么样别人还管的着吗。」她是我的女人,我的初体验对 象,与其他的女仆不同,跟她做爱完全没有征服感,倒是让人特别的安心。 

  「殿下您又偷熘出来了。」艾露玛说着,手上的活并没有停下来。

  「当然,没我的事我才呆不住。」我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与其在里面浪 费时间,还不如找个女人来一发,啊哈嘎嘎。」

  女仆第一次满六年就可以离开,也可以选择继续留下来在做六年,满十二年 的话,就可以拿到三倍的赏赐,这些钱足够让一个人过活一辈子了。实际上绝大 多数的女仆都只是做满六年就离开的,艾露玛之所以会继续留下是因为家里没有 她所挂念的人……

  三天前的一个晚上,我和艾露玛赤身躺在床上,我刚刚和她进行完了一场激 烈的性爱。

  「殿下……你今天好像特别用力啊……我有点痛。」

  「当然啊,你下周就要走了,我得赶紧享用。」我一手搂着她。

  「嗯,其他人离开的时候你也是这么干?」艾露玛摸着我的胸膛。

  「呵,你不考虑继续留下来吗?」我没有回头。

  「……」艾露玛沉默着,继续抚摸着我的胸。

  「对不起呢,殿下…您已经是个能独当一面的男人了,已经不需要我了。」 

  「真顽固啊……」我一把抓住了她的胸部,揉了起来。「你不就是想但外面 的世界嘛,跟着我不是一样可以去?」

  艾露玛只是微微的笑着,「虽然跟着您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事,但我想 做我自己,能自由自在的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做事。」她的眼里透露着一种坚定… 

  「艾德里安王子殿下。」一个威严的女声打断了我们的对话。

  「瑟蕾娜总管!」艾露玛急忙转身擦起了桌子。

  「您没参加会见,王后殿下很是生气,请你到她的会客厅一下。」瑟蕾娜冷 冷的说。

  瑟蕾娜·凯特勒恩(43),王后的贴身仆人,女仆总长兼仆人总管,我特 别烦的一个人,对其他女仆下手的时候经常会突然出现。高挑的身材,一头黑色 的头发盘在头上,带着一副黑框大眼镜,然而别人无法看到后面的眼睛。身为女 仆却一直身穿一身黑色男仆制服,或许是为了在男仆间树立威信吧,完全就是个 男人啊……

  「……好的,我知道了,你去吧。」会面已经结束了啊。

  瑟蕾娜微微鞠了个躬,看了一眼艾露玛,转身离去。

  艾露玛摸着胸口深唿了一口气,我朝她耸了耸肩,一脸无奈。便前往王后的 会客厅去了。

  ………………

  「殿下,王后殿下就在里边。」客厅门口的女仆米娜说。

  「好的,明晚来我的房间吧~」我摸了一下她的胸部。

  「殿,殿下!」米娜吓了一跳。捂住了胸部。她也已经被我干了很多回了。 

  我敲了敲门,「母后,是我……」

  「进来吧……」王后的声音。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伊丽莎白菲兹正坐在沙发上,穿着褐色起居长裙,披散 的头发扎成了一束马尾,王冠摆在妆台旁精致的台座上。瑟蕾娜则站在一旁。 

  「午安,王后殿下。」我向伊丽莎白行礼。

  「请坐吧。」她伸了伸手。

  瑟蕾娜给我倒了杯茶,我一口就吞下去了。

  「艾德里安,你已经不小了,该有点王子的样子了吧。」

  「……」

  「你应该学学泰伦,你们是同一天出生的兄弟,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给 你的父王分忧?怎么对得起你已去世的母妃?」伊丽莎白一脸的失望。

  「是……」我面无表情盯着她的脚。这老女人,根本就没把我当回事,她只 关心泰伦。

  我从未见过我的母妃,听说是在我出生的那一天她就因为出血过多去世了, 我只在王宫里的画像里看过她的样子,看起来很端庄贤惠。王后的儿子泰伦也是 在同一天出生,父王便把我交由王后一同抚养。

  实际上伊丽莎白菲兹只是把我交给母妃生前的贴身女仆梅林,我童年都是由 她照料的。梅林就像我的母亲一样关怀着我,貌似她一直惦记着母妃,经常看到 她在偷偷的哭着。她在我八岁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我还记得她临走前的表情, 那种非常不舍的样子。当时我哭的稀里哗啦的,从此没有了真正关心我的人,我 渐渐的变得顽固恶劣了起来,直到艾露玛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听瑟蕾娜说了,艾露玛再过几天就要离开了,我会给她更多的赏赐,所 以你放心吧。」

  什么意思啊?

  「我已吩咐瑟蕾娜给你再安排一个女仆。」王后朝瑟蕾娜示意了一下。 

  瑟蕾娜对着门外叫道「艾米莉,进来吧。」

  门打开了,我刚看到人的那一刻,差点就晕了过去,我的天啊!怎么给我找 一个这么丑的……

  艾米莉走了进来,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

  「午,午安,王后殿下,王子殿下。」

  「你叫艾米莉是吗?」

  「是,是的,王后殿下。」

  「很好,从今天起你就负责艾德里安王子的生活起居。」王后笑着说。 

  「是……」

  「等等!」我受不住了。「母后,选人怎么没先征求下我的意见?」

  伊丽莎白的脸马上沉了下来,「艾德里安,你的那些事我都是知道的,我认 为你接下来应该把精力转移到更积极的事情上,不是吗?」

  「……」

  「你会明白的,时候也不早了,准备午餐吧。」伊丽莎白摆了摆手。「瑟蕾 娜,你安排下艾米莉和艾露玛交接的事宜。」

  「是,王后殿下。」瑟蕾娜带着艾米莉离开了客厅

  「那我走了,」微微鞠了躬我径直的离开了客厅。

  独自留下的伊丽莎白的脸变的十分狰狞。她握紧了拳头。

  你怎么没有跟随你的母妃一起去死呢!你的存在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耻辱! 

  她仰起了头,盯着天花板一会,突然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原来……这就是 代价吗……女神大人?」

  混蛋!这个老女人!我一路愤愤不平,找个女人慰籍一下。我来到了前厅, 女仆吉安娜正在那里清扫柜子,她也是于我的女人之一。

  「喂,吉安娜。」我走了过去。

  「啊,殿下!」她吓了一跳。

  「这么惊慌做什么,过来,到我的房间来。」

  「殿下……对不起,我,我不能过去……」吉安娜往后缩了。

  「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了,我会让你舒舒服服的哦。」我一脸的淫笑。 

  「不……」吉安娜继续往后退,「瑟蕾娜总长刚吩咐,我们不能再接近王子 殿下,否则会被视作违反规定赶出去的……」

  「啊?!她竟敢!」我顿时火冒三丈。

  「殿下,这是王后殿下的命令,我们必须遵守。」莎拉女仆长走了过来。 

  女仆长,女仆们的管理者,整个王宫一共有六名,女仆在工作满十二年时会 根据意愿,能力,以及王宫的需要,进行提拔。成为女仆长后,就不能再离开王 宫了,而家乡的亲人,则会收到享用不尽的财富。

  「无聊!回去睡觉好了。」我往回走了。

  「艾德里安,餐厅在那边你要去哪里啊?」在走廊我遇到了正要去餐厅的卡 特琳娜王妃。

  「午安王妃,我没有食欲,不去了。」

  「想必是被禁了性欲,所以连食欲也没有了吧。」卡特琳娜用扇子遮住嘴。 

  「您多虑了。」

  「好,那我就放心了。」卡塔琳娜收起了扇子,王餐厅去了。

  接着古尼薇儿王妃也来了,「艾德里安,所有人都在餐厅了,你还不去?」 

  「午安王妃,我还不饿,您先去吧。」

  「呵呵,好,你要保重。」眼神透露着轻蔑。

  回到了寝室,我狠狠在桌子上砸了一拳,「可恶!这些老女人们,完全不把 我当回事!」

  现在,只能找艾露玛了……

  「艾露玛!艾露玛!」我叫着。

  突然,房间的颜色都变成了黑白,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傻掉了。

  窗外一片同样的光景,所有的东西都静止着不动。正在我为当前的一切感到 不可思议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都我的背后传来。

  「艾德里安瓦伦修斯拜伦……」

  我猛的一回头,「谁!」

  却看到了一个无比美丽的裸女站在我面前,一头纯白色的长发,一直延伸到 腰部,雪白的肌肤,匀称的体态,全身上下没有一处瑕疵,最后我的目光留在她 的阴部上,光光的一丝毛发都没有。

  「我是美纳斯女神的使者歇莉亚」裸女说话了。

  「美纳斯……女神?!女神真的存在?」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为你经常无缘无故的叫唤着女神的名讳,所以女神要给你一点小小的惩 罚……」歇莉亚一板一眼的说。

  「咦?」

  我回想起了之前在干那些女仆的时候,经常说的一句话「愿女神美纳斯赐予 我力量吧!」不禁冷汗直冒……

                 「

  歇莉亚口里念着听不懂的咒语,在她的手中,一个光环正在形成。

  这种超乎寻常的事我想都没想过,吓的一动都不敢动。

  「嗨!」歇莉亚将手指向了我,光环向我飞来,套在了我下面的武器上。 

  「这是什么东西!?」

  光环渐渐的消失了,我并没有感到什么变化,我一脸懵逼的看着歇莉亚。 

  「艾德里安瓦伦修斯拜拉尔,从今往后,你的生命之柱只能对三十八岁以上 的女性起反应。」

  「生命之柱是什么??」

  「通俗的说法就是,你只能跟三十八岁以上的女性性交了。」歇莉亚平静的 说。

  「什么?那我如果硬要和三十八岁以下的女人做爱呢?」

  「你听不明白么?」歇莉亚眯着眼说,「对着三十八岁以下的女性,你是硬 不起来的~」

  「啊!!!!我的天!这!这算哪门子小小的惩罚啊!」我大叫。

  「如果你想要更大的惩罚也可以,把年龄提高到六十岁。」歇莉亚眯眯着眼 说。

  「那您还不如直接杀了我……」我极度沮丧。

  「相对的,你的性能力却大幅提高,会比之前更加强大。」

  「那有什么用,我以后只能跟老女人做爱了啊……艾露玛、薇薇安、米娜、 吉安娜、萝丝、露西……」

  三十八岁以上……整个王宫里的女仆最高不过三十岁,能有三十八岁以上的 就只有那几个女仆长了,那些女仆长一个比一个还古板!尤其是那个女仆总长瑟 蕾娜,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存在……还有,古尼薇儿王妃,卡特琳娜王妃以及…… 

  伊丽莎白菲兹王后……碰了可是要上断头台的……

  我彻底被打败了,跪趴在地上。

  「还是有解除的可能呦~」歇莉亚打断了我的思绪。

  「什么?」我抬起了头。

  「如果你能找到你的命运之人并接收祝福,或许还可以解除这个诅咒。」 

  「命运之人?」我站了起来。

  歇莉亚将双手交叉在胸前,「仔细听好了,美纳斯女神制定的一个不被凡人 所知的规则:一个人自出生起便有着一条看不见摸不着的红线连接着另一个异性, 这条红线便是命运之线,这对男女则互相是对方的命运之人,一对命运之人成功 结合的话会产生神奇的力量喔。」

  我立马遍了我的全身,虽然平时经常再看,但什么都没有发现。

  「凡人是看不见的,我不是说了吗。」歇莉亚有点不耐烦。

  「您能看得见?」我问。

  「当然……有不少呢……」歇莉亚盯着我看着。

  「您的意思是让我去找我的命运之人,这样才能解除诅咒吗?」

  「是这样。」

  「啊?这难道也是女神给我的惩罚?把我的命运之人改变成三十八岁以上的 老女人……」我瘫坐在地上。

  「没有呦~红线是自发生成的,谁也没法改变。」

  「那给我施加诅咒又告诉我解除的方法目的是什么?」

  「…………为了看戏呦,女神大人最喜欢看凡人绝境求生的大戏了。」歇莉 亚笑眯眯的说着。

  这算哪门子女神,简直就是魔鬼。我一蹶不振的低下了头。

  「那么,在走之前,我给你点动力吧。」歇莉亚慢慢的浮了起来。

  「……瑟蕾娜·凯特勒恩她是你的命运之人。」歇莉亚闭着眼睛说道。 

  「!」听完这句话,我整个人都石化了,一动不动的。

  「嗯?你不感谢我吗,给你这么直接的提示了啊?」歇莉亚歪着头说。 

  「……为……为什么会是那个男人婆……」我睁大了眼睛,感觉世界即将崩 塌一样。

  「嗯…………原来是这样……」歇莉亚嘻嘻一笑。「放心吧,她是个美女, 即使现在已过风华之年,但依旧美丽。」

  「什么?!」歇莉亚的话让我难以置信,毕竟瑟蕾娜她是我是从小到大一直 都在接触的,一直都是那副穿着打扮。

  「你看到的只是她展示出来的样子,想了解你就想办法多多接触她吧。」歇 莉亚开始变的模煳了。

  想到以前瑟蕾娜对我做的种种,我就心有余悸。

  「她是你的第一个目标,等你和她结合后我还会出现的,愿美纳斯女神赐予 你力量……」歇莉亚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第一个?!」我不懂歇莉亚的意思。

  「记住,刚刚的一切绝对不可以跟任何人提起,否则你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 失,我会盯着你的……」最后这句话一直在房间里会响。

  「呜啊,为什么我这么倒霉……」

  突然,世界运转了起来,整个房间再次被赋予了色彩,阳光也照射进来。 

  我依然站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我还未完全消化。

  「殿下!您有什么吩咐?」艾露玛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我看着她,一时半会不知道要说什么…………是哦,我原本是叫她来侍奉我 的。

  「殿下?」艾露玛等着我的命令。

  「……艾露玛,把衣服脱掉。」我想看看诅咒是不是真的。

  「咦咦咦?」艾露玛以为自己听错了。

  「怎么,还要我说第二遍吗?」

  「可是……现在还早啊……」我从未在白天和艾露玛做爱过。

  「我想现在就干你不懂吗?」我怒了,朝她扑了过去。

  「诶?!~~殿,殿下!」………

  下午,房间就剩我一个人,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果然不行呢,无论艾露玛怎么摸和吸完全没有反应……

  殿下您最近是不是纵欲过度了,嘻嘻。她竟敢嘲笑我!我气得翻过身去。 

  最后连送别的一发都来不了啊……真是非常的遗憾,但我也无法跟她说明实 情。再说谁会相信啊……被女神下了对着年轻女性无法勃起的诅咒?荒诞至极! 

  我坐起身来,来到了窗前,城堡大门附近的近卫军正巡逻着。那是蕾拉么, 正在给她的部下达什么指令。蕾拉她是个极其强悍的女人,精湛的剑术以及男人 都不及的力量,十五岁就跟随军队出行去剿灭帝国多处盗匪的据点。父王极其欣 赏和信任她,年纪轻轻就让她担任近卫军的副统领,当时是有很多士官不服啊, 结果当场都被放倒了。平时是个淑女样,一拿起剑就变了一个人,因为太强了, 所以还没有人被她看上眼。

  「殿下,您有这么好的剑术天赋,如果勤加练习,一定能成为一个剑术大师 的。」这是她经常跟我说的话。难得我有这么一个长处,我自己倒是没有发觉。 

  我不爱参加训练,一般都躲到房间里干女仆去了。

  我坐在了椅子上,看着窗外的天空,回想着歇莉亚跟我说的那些话,那个女 仆总长瑟蕾娜竟然是我的命运之人,我一想起她的形象就不寒而栗,怎么都没法 把她跟美女划上等号。

  关于这事中午我有问了艾露玛。

  「艾露玛,你有没有见过瑟蕾娜没有穿制服的样子?」我坐在椅子上享受艾 露玛的侍奉。

  「嗯~唔~总长?没有哦,她一直都是那副装扮示人。」瑟蕾娜一边舔着我 的武器,一边说。

  「那她总会有洗澡的时候吧,没人见过?」

  「总长她总是到很晚了才独自一个去沐浴。」

  「这样……」

  「唔唔……殿下,完全没有变化啊……」艾露玛握着我的武器说。

  「嗯,可以了,你走吧。」我站了起来。

  「诶诶?可是,殿下还没有……」

  「没关系,我没兴致了。」

  「可,可是……」艾露玛下体已经湿透了,她已经开始发情了。

  「这是你的事,自己想办法解决,我想要休息了。」

  「呜……是……」艾露玛起身穿回了衣服。

  「殿下,有什么事的话请叫我。」她不舍的离开了房间。

  回想结束,结果是没有哪个女仆见过瑟蕾娜不穿制服的样子,男仆就更不用 说了,或许母后见过,不过问她是不可能的……

  越是神秘,就越有看头,突然一股让我心动的感觉涌了上来,激起了我的欲 望。反正接下来我也没有想做什么事,那就遵循女神的指引。我打算找机会一睹 瑟蕾娜脱去制服的样子,哪怕只是摘掉眼镜也好,愿女神美纳斯赐予我爱的力量 吧!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女优:鈴木真夕

标签:#CENSORED #Center village #Creampie #cum inside #housewife #incest #Mature #Suzuki mayu #Work alone


【中文 色情 网】命运之女(01)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