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三娘艳史- 第四章、青山盟招兵买马,神箭帮大战官军

  又过了十数日,时迁和邹润回来了。他们是奉三娘之命去探察藏宝之地去的。原来太祖皇帝死前已觉察赵光义的野心和阴谋,他秘密安排了一些信任的文臣武将在他死后保护太子登基,还留下很多金银珠宝以防万一。可惜的是,那些文臣们没骨头,大多数在他刚死后就投靠了赵光义,大部分武将们则被这些叛变的文臣们设计诛杀。但赵光义最后并未找到太祖留下的宝藏,久而久之它就成了一个谜,赵光义自己也不太相信宝藏确实存在了。

  高俅找这些宝藏并不是要把它献给皇帝,而是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皇帝现在已不像当初那样信任他了。这个皇帝依然昏庸,但要做奸臣压力也是蛮大的,竞争也是激烈的,童贯蔡京他们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藏宝地距离东京两百余里,在一无名小荒山之中。时迁邹润这一次不但探得了藏宝地的详细情况,还取回来了一千两黄金,这些足够三娘开始招兵买马了。三娘将顾大嫂栾挺玉兀颜将军找来一起商议,决定成立青山盟,拥立扈三娘为盟主,打出保国安民的旗号,在登州招收青壮为帮众,收买马匹粮草,雇请匠人打造军器。

  三娘让邹润在登云山建立隐秘训练场地,由栾挺玉兀颜将军负责训练招来的人马,操演阵法,林无双张节栾英栾勇都被送去一起参加训练。又派乐和回东京探听军情,嘱咐他一定要把燕青拉过来加入青山盟。顾大嫂率领一百名挑选出来的精壮和五十名女兵专门保护扈三娘天寿公主和其他老幼妇女。

  三娘寻思,若只是刺杀辽主并不需许多人马,只要精心布置下手迅速即可成功,但要拥立公主为女王进而降服辽军统治整个辽国则需要更多更大的实力。栾挺玉在登州任兵马提辖,把麾下全部兵马带过来也不到两千人,花逢春的神箭帮里估计可招来一千余人,还有兀颜将军留在边关的人马和耶律清的手下加起来两千余人,加上青山盟在登州招来的三千多青壮,最多不过一万人。现在原梁山泊头领关胜唿延灼朱仝等在各处当军官,手上都有些兵权,不知他们肯不肯舍了前程来助自己成事。三娘觉得自己还缺少能帮自己出谋划策的军师,只是此等人才急切不可得也。

  这时手下来报,神箭帮帮主花逢春求见。三娘闻报大喜,她在青山盟刚成立时就去信招花逢春,今日果然应招前来。

  花逢春进来后,首先跪下拜见青山盟盟主扈三娘,道:“神箭帮全体帮众愿听盟主调遣,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三娘连忙将他扶起来,问候他父母和姑姑。花逢春道:“父亲听说三娘姑姑建立青山盟,十分高兴,嘱咐我马上动身前来相助。我恐三娘焦急,一路马不停蹄赶来向三娘报知此事。”

  三娘连夸花逢春的懂事,知他还有秘事相告,就拉他进了里屋。

  三娘刚把门关上,花逢春就急不可耐地上前搂住三娘,道:“姐姐想死我了!我渴了,先给我点奶吃。”把头拱入三娘怀里,含住三娘的乳头就大口吸允,滋滋有声。

  三娘笑骂道:“小猴子,想吃奶找你娘去!你且坐好说正事要紧。”

  花逢春道:“我神箭帮探得有一批粮草三千担正从南方运往北部边关,马上要经过山东青州,我想把它劫了送给三娘姐姐,作为神箭帮加入青山盟的献礼。”

  三娘道:“好,我训练马步军正需要粮草,此乃及时雨也。”在逢春脸上亲了亲,道:“乖孩子,你帮了姐姐大忙,要甚么赏赐?”

  逢春道:“姐姐就是我的赏赐。”说完就脱三娘的裙子,三娘也已情动,任他把自己下身脱光,两个就在里屋下体相合,纠缠在一处。逢春身子猛烈抽动,三娘张腿迎上,呻吟声响成一片……

  三娘穿好衣服对逢春道:“张清将军当年与你父亲同为梁山头领,被招安后打辽国征田虎王庆方腊,立了许多功劳,只可惜与董平将军一起死于方腊部将厉天润之手。他儿子张节十六岁,学得父母亲的飞石绝技,与你的神箭各有千秋。他已入青山盟,现在登云山操练军马。你们俩都是我依仗的亲信手下,须和睦相处,不可使性争执。”

  逢春道:“这个自然,我尊他为大哥便了。”又道:“张节大哥一定像我一样被姐姐迷住了,我既答应尊他为大哥,姐姐背地里须要偏向我,多疼我一些。”说罢又伸手去三娘衣服里乱摸,嘴去三娘怀里乱拱,不一时三娘刚穿上的衣服又被他脱下来。

  三娘被他浑身上下亲吻,春情再次勃动,两腿间淫水泛滥。三娘边喘息边道:“都是我惯坏了你这调皮的小猴儿,真是个大祸害。在人前万不可如此任性,如有差池姐姐我定责不饶!”

  逢春道:“逢春谨尊盟主之命。”说完又将胯下之物插入三娘的花溪之中一阵搅动……

  过了几天神箭帮大批帮众赶到,约有一千余人,花逢春从中挑选了三百好手,三娘招来栾挺玉,让他领一百登州士兵协助逢春,大伙儿都扮作朝廷差来护粮的官兵赶往青州,第二天晚上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这批粮草劫了,原来押送粮草的官兵被杀死大半,俘虏了三百余人。押送的民夫也都被俘获,逢春和栾挺玉驱赶民夫将这三千担粮草运到登云山深处藏起来。

  三娘在登云山设宴庆贺,花逢春领神箭帮大小帮众参见盟主。三娘引他见了张节林无双栾英栾勇等,逢春得三娘吩咐,恭恭敬敬拜了张节做哥哥。张节连忙还礼,他早听母亲和三娘说过花荣的神箭,也久闻神箭帮的大名,今日见了逢春,不由生出惺惺相惜之情。栾英栾勇亦上前围住逢春叫哥哥,栾勇还伸手去摸他背着的泥金鹊画弓。

  林无双道:“久闻花大哥神箭的威名,今日可否让我等见识见识?”

  逢春道:“些小微技,何足挂齿?张节大哥和妹妹的飞石手段倒是令我羡慕不已。”

  三娘道:“今天是为逢春和神箭帮弟兄们接风,以后你们有的是时间亲近。”

  众人觥筹交错,一番热闹不提。晚上三娘把逢春叫进屋里又“赏赐”了一番。

  过了五天,青山盟探子来报,有一千骑官军正向登云山袭来,离此只有五十余里。原来扈三娘害怕官军来时措手不及,已在各处广布眼线,探听官府动静。盟主扈三娘听报,召集所有头领商议。

  栾挺玉道:“我等在青州境内劫的粮草,若是朝廷调遣官军必不能来得如此快捷,想是我等斩杀护粮官军时有漏网的,那厮逃走后去青州府报案,引了青州官军来捉拿我们。”

  三娘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官军都是骑兵,我须将之诱到一有利地形然后埋伏弓箭兵杀之。”

  邹润道:“离登云山十余里有一峡谷,极易埋伏兵马,只要两头一堵,无路可逃。”

  三娘令邹润和花逢春带全部神箭帮的人马去那峡谷两边山上埋伏,两人领命去了。又命张节林无双率两百骑兵去迎敌,待小挫官军后即诈败往那峡谷中撤退,诱敌歼之。为怕他俩走失,特选了十余当地猎户出身的帮众带路。三娘和顾大嫂带领其余两千余人马监视接应,剩下一千余人的都交给栾挺玉保护庄子和老幼妇女等。众人齐声领命,各自准备去了。

  再说张节和林无双领二百骑挡住官军去路,有三个军官模样的纵马上前喝问:“你等何处蟊贼敢抢劫朝廷军粮,抗拒官军?”

  张节也不答话,挺枪就刺。那三个军官见来得凶猛,一齐举兵器来迎。林无双害怕张节有失,摸出一块石子打来,正中一个军官的脸上,将他打下马来。其余两人吃了一惊,也没看清是何暗器,张节趁机将其中一人刺下马来,另一人回马就走。后面指挥大队人马的将军看了大怒,喝叫放箭,几百带弓箭的官军忙搭上箭射来,张节林无双急退回自己阵中。

  那军官看见对方人少,令手下士兵上马直冲过来,张节忙带着人上马往后退。有几个冲得快的官军已到跟前,张节林无双用飞石打来,将两人打下马,其余几个忙停下取弓箭射来,张节林无双领人马急退。

  张节带的这些人中有不少是刚招来的青壮,没经过战阵,见了官军未免惊慌,撤退时队形混乱,张节边退边大声喝骂。那将军是个多次上阵厮杀过的人,见了敌人的慌乱情形只道是真的败退,就传令大队追击,这也算是阴错阳差歪打正着了。扈三娘在远处山上观战,生怕张节无双有失,心跳得厉害,比自己亲自上阵都紧张了百倍。顾大嫂见了,上前握住三娘的手安慰她。终于看见官军中计尾随张节无双往那峡谷中赶去,三娘忙带两千兵跟在官军后面,严令手下不得暴露。

  待追到峡谷口,那将军喝令停下,他看了两边地形,沉思了一会儿,决定自己带两百精锐守在谷口,令其余八百骑兵追了进去。花逢春见敌人并未全部进谷,也顾不得许多了,令手下将大块石头和砍倒的树木推下堵住谷口,鸣金擂鼓,齐声呐喊,两边埋伏的神箭帮众人一齐把箭往下射来,进谷的军马无处躲藏,早被射倒了一百余骑,其余的只好投降。

  守在谷口的这两百官军见中了计,却未惊慌逃命,而是戒备森严,列阵等在那儿。扈三娘领着三千人马围上来,将官军团团围住,顾大嫂高叫:“对面官军领兵何人?你等中了我神箭帮和青山盟的埋伏,还不快快下马受缚!”

  扈三娘顾大嫂手下的多是步军,带弓箭的也不多,那两百余骑官军都是久经战阵的精锐,如要突围并非难事,不知为何那将军竟下令部下放下兵器投降。三娘顾大嫂大喜,忙将那将军请来。

  这时花逢春张节和林无双也带人赶来,三娘叫过那将军,见他四十余岁,生的威风凛凛。三娘道:“我等成立青山盟,只为朝廷昏暗,乱世将至,我不得不想法子保境安民。将军大才,跟了朝廷不免枉送了性命,不知可愿加入我青山盟效力?若不愿意,我定礼送将军返回,绝不食言。”

  那将军问道:“不敢动问,女头领姓甚名谁?”

  扈三娘道:“我乃扈三娘,原为梁山泊头领,后随宋江哥哥被朝廷招安,为朝廷南征北战,现被弟兄们推举为青山盟盟主。”

  那将军道:“久闻一丈青扈三娘大名,今幸得相见。不才王进,是梁山好汉九纹龙史进的师傅。”

  扈三娘顾大嫂大惊,道:“原来是史进兄弟的师傅,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幸得相遇!”

  扈三娘问王进道:“观王将军用兵,似已觉察谷内有埋伏,为何又纵兵入谷追击?刚才若将军奋力冲突,定可率部突围,为何又命部下投降?望将军解我等之惑。”

  王进答道:“我因高太尉衔冤报复,只好逃离京城去延安府投军,几年来因军功屡得升迁。后来被大帅换防至青州任兵马统制。可好景不长,高俅现已得知我在此为官,下令调我进京另有任用,我一进京必被他加害。刚才我确实已看出谷内有埋伏,只是我现在无论胜负都走投无路,故决定投降,索性将这些人马送与贵帮,做觐见之礼。”

  三娘听了大喜,换过张节花逢春林无双,叫他们跪下谢过王进,道:“如不是王将军有意投降,你等皆难活命。”

  王进连忙还礼,口称不敢。扈三娘传令将王进的军马编入自己军中,和神箭帮人马一起留在登云山操练,死的埋了受伤的都着人救治。又往远近各处加派哨马探子,打听官军动静。

  一行人回到顾大嫂庄子里,设酒宴款待王进,并与花逢春张节林无双庆功贺喜。三娘将张节叫进里屋,关了门,把他搂住怀里亲了亲,吩咐他道:“这王进是有本事的人,我欲将他笼络住为青山盟效力,你明日可去求他收你为徒,学习行军布阵,将来对你大有好处。”

  张节道:“谢盟主,张节谨遵盟主之命。”说完吻住三娘的嘴,两手去三娘身上抚摸。

  三娘喘息不定,道:“我们先回席去,你晚上可来找我。”两人回席不提。

  张节迫不及待地等到夜晚,来到三娘屋外,推门进入,却见三娘和天寿公主脱了衣服一起躺在床上闲话。天寿公主见了张节,笑着对三娘道:“姐姐你真好福气,又来一个俊俏后生做你的裙下之臣。”

  三娘附耳对公主道:“你我不分彼此,姐姐的就是妹妹的。”

  公主羞得满脸通红,三娘笑着对张节招手,让他脱光衣服,一把将他拉上床来。

  张节置身三娘和公主的乳波臀浪之中,狠狠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方知不是做梦……

  次日,张节带了礼物来找王进,跪下求其收他为徒。王进大喜,点头依允。张节拜了八拜,自此每日跟随师傅学习行军布阵侦察扰敌冲锋追击之法,花逢春林无双等人亦跟着一起学习,大有获益。

  过了一个月,登云山的军马操练已毕,三娘让栾挺玉,王进,邹润分别带兵占了登州州府和邻近几个县,将府库里的钱粮都充作军用,严密封锁消息,避免让邻近州县和朝廷过早得知详情。又派兀颜将军去和耶律清取得联系,安排接应大队人马进入辽国之事。

  兀颜将军从耶律清处回来后,三娘命兀颜将军张节华逢春林无双几个带着神箭帮人马,扮作官军,由时迁带路去藏宝处将所有金银宝物取出,装了几十辆车子,一路护送往辽国边境去了,耶律清自排人接应到关上。三娘顾大嫂和天寿公主也开始准备,待时机一到就动身去辽国。

  这一日探马来报,有一个女将军带着几十个士兵押着几辆车子往顾大嫂庄子驶来。三娘听了,连忙走出来看,只见一个女将顶盔披甲,手持一杆画戟骑在马上,背后跟着数辆车子装满了行李细软。那女将见了三娘,滚鞍下马,拜在地下,道:“末将参见盟主。”

  三娘近前仔细一看,却是自己的好妹妹,张节的母亲琼英。心下大喜,一把搂住在怀里,道:“妹妹如何想起来看我了?为何穿这一身盔甲来取笑我?”

  两人进屋后,琼英脱了盔甲与三娘抱住一起亲吻,对三娘道:“我儿来信说起你在此做下诺大的事来,还要去辽国打天下。妹妹特来帮你,望姐姐不要嫌弃。”

  三娘道:“妹妹甚么话,我正求之不得呢。”

  引琼英来见天寿公主,论年岁琼英大了几个月,公主就拜琼英为姐姐。顾大嫂亦闻讯赶来,一把抱起琼英转了好几个圈才放下,又在琼英脸上亲了亲。

  四人欢天喜地,叫管家安排酒菜,一处坐下边饮酒边叙离别之情。至晚沐浴安歇,琼英与三娘睡在一处。琼英叫三娘躺下,把她从眼睛,脸颊,嘴唇,脖颈,胸脯,肚脐,下阴,两腿,直到脚趾都细细地吻了一遍,吻得三娘满脸通红,喘息急促,呻吟不断。后来两人头脚倒置,互舔下阴,直舔得浑身抽搐,大汗淋漓。

  歇了一会儿,又说起两人的儿女来。琼英道:“三娘姐姐,也不知你怎么生的,生个女儿林无双这般可爱,将来真不知谁家小子有福能娶得她为妻。”

  三娘道:“妹妹你也不赖,你那儿子我看着爱死了。”

  琼英笑道:“不会吧,姐姐你真是个妖精变的,连我那可怜的儿子都不放过?”

  三娘自觉失言,羞得满脸通红。琼英哈哈大笑,道:“好姐姐赎罪,是我不该逗你。”

  两个嬉笑打闹,滚在一处。

  次日又报,有一道人自称朱武的要见盟主,三娘:“莫非是神机军师朱武?若如此,真乃天助我也。”和顾大嫂琼英天寿公主出门一看,不是神机军师朱武是谁?

  三娘先向朱武施礼,道:“是何风把朱武大哥吹得到此?”

  朱武道:“自从征剿方腊得胜后,我即去各处名山大刹云游,看了数不清的风景名胜仙山海岛,直到今天来到登州,正好将所有盘缠用尽。我既然还未死定是上天另有安排,我且先寻个吃饭的地方。打听到青山盟在招兵买马,就上门来毛遂自荐,为盟主效犬马之劳。”说罢对三娘拜倒。

  顾大嫂笑道:“就你个牛鼻子能说会道!”和三娘将朱武搀扶起来,一起到屋里置酒相待。

扈三娘艳史- 第四章、青山盟招兵买马,神箭帮大战官军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