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猎奴之回明(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集

  在一座低调朴实的府邸前,三名风格各异的少女站在门前翘首以盼着,这三 名少女正是杨凌的正妻韩幼娘和两名美妾雪里梅和玉堂春。

  韩幼娘穿着一件华丽的诰命夫人的紫色宫服,而雪里梅和玉堂春则穿着略简 的宫服,雪里梅是粉红色的,玉堂春的是翠绿色的。

  小腹隆起的韩幼娘来回踏步,不时的望向路口[怎么还没到……怎么还没到 ……]雪里梅的玉堂春虽然没有像韩幼娘那样,也依然是愣愣的看着路口。 

  终于,轱辘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马车缓缓的停在韩幼娘面前,杨凌激动跳下来,一把抱住韩幼娘,声音也有 点颤抖,[ 幼娘,我好想你!] 韩幼娘的眼眶顿时就红了,反手抱住杨凌,[ 相

 公,我也想你。]

  感到韩幼娘压在自己身上的娇嫩玉乳,杨凌的肉棒迅速勃起,心中闪过一丝 疑惑,幼娘怎么没有穿肚兜,杨凌下意识的把肉棒向前顶了顶,结果却碰到一个 冰凉的东西,炽热的肉棒碰到冰冷的金属,杨凌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杨凌微微推开韩幼娘,疑惑道[ 幼娘,你怎么没有穿肚兜啊?还有你下面穿 着什么啊?那么冰。] 韩幼娘噗哧一笑,道[ 相公,我可是大明官妓啊,怎么能

 穿肚兜那么羞人的东西,我下面穿的是贞洁带啊。] 说道后半句,韩幼娘从杨凌 的怀中挣脱出来,一把将裙褂撩到腰上。

  只见韩幼娘的双腿间穿着一件发着冷光的金属贞洁带,这贞洁带犹如是一条 四角内裤,在贞洁带的中间,大明官妓四字凸出,一朵鲜艳的菊花栩栩如生的在 菊穴的位置绽放着,菊花花蕾上有着一个六角形的缺口。

  韩幼娘嘻嘻笑道[ 相公,我的贞洁带漂不漂亮。] 杨凌感觉一股邪火从小腹 开始燃烧,杨凌咽下一口唾沫,[ 好看好看,别凉了孩子。] 说着,杨凌上前把

 韩幼娘的裙子放下,手在韩幼娘隆起的小腹上温柔的抚摸着。

  比起原来的紧张,韩幼娘就显得放松的多了,玉手轻拍小腹,[ 放心吧相公, 幼娘肚子里的小骚货命硬着那。]

  杨凌拍掉韩幼娘的手,嗔怪道[ 怎么能拍孩子啊,你怎么叫孩子作小骚货, 这大明官妓又是什么回事啊,我离开京城的时间有点长了,不是很清楚这段时间, 皇上有颁布着什么圣旨。] 一边说着,1杨凌搂住韩幼娘的细腰,往屋里走去。 

  不过没有人注意到杨凌驾来的马车已经不见了。

  韩幼娘挽着杨凌的胳膊,往屋里走去,解释道[相公你真笨,我是官妓,那 么我的女儿自然也是官妓啊,既然是官妓,那么当然是要取符合官妓这个身份的 名字了。]杨凌眉头一皱,潜意识里感觉韩幼娘的话似乎有什么不对,可是有想 不出有什么不对。

  [至于官妓,幼娘不是很懂,雪姐姐,你来给相公说。]韩幼娘把雪里梅拉 到身边。

  雪里梅微行万福,[老爷,这官妓是国师于一月前向陛下提议的,简单来说 就是国师觉得我们京城的官吏之妻女,太过放肆了,顶撞夫君,终日游手好闲, 只懂争风吃醋,为难夫君,国师提议,将京城官吏之妻女尽数为官妓,供京城百 姓享用,物尽其用方为正道,陛下闻言龙颜大悦,当下批准。]

  杨凌等人跨进大门,步入大堂,杨凌一把坐在正位,心中的纠结和疑惑也随 之消散,杨凌刚刚拿起一杯茶,还没来的及喝下,就见一名魁梧男子昂首阔步的 走进大堂,走到离杨凌三步之地时方才停下,躬身行礼,道[大明官女寺管理郎 中见过威武伯大人。]

  杨凌眉头一皱,疑问道[找我何事……]杨凌语音刚落,坐在一旁的韩幼娘、 雪里梅和玉堂春朝着这郎中利落的跪下,上身挺直,圆臀贴着脚踝,脆声道[官 妓韩幼娘/雪里梅/玉堂春见过管理郎中大人。]

  [起来吧。]管理郎中对着韩幼娘她们的时候,完全没有对着杨凌时的恭敬, [谢大人。]三女躬身,重新坐回位置上。

  调教郎中从怀中取出一份烫金请柬,上前一步将请柬递给杨凌,[国师听闻 大人回京,特地在国师府设下接风宴,为大人接风洗尘。]

  杨凌接过请柬,简略的看一遍,道[请阁下回告国师,杨凌一定赴宴。]调 教郎中再拜,边边退出边道[卑职告退。]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那调教郎中离开后,韩幼娘她们向杨凌告辞一声,然后就风风火火的奔向内 屋,说是要好好的装扮一番,不能给杨凌丢脸。

  杨凌开着没影了的三女,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手中的请柬,杨凌的心中一 丝不安的情绪盘在心头。

  女人打扮的时间是漫长的,等到韩幼娘她们打扮好出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 下班了,等到杨凌等人到达国师府的时候,太阳就彻底不见了。

  杨凌等人的马车刚刚停稳,马上就有一名一米八的壮汉向他们走来,抱拳躬 身道[可是威武伯?]杨凌一愣,随之回礼[正是。]

  [国师已等候多时,请。]说着,壮汉色眯眯的看着韩幼娘三女,狂咽口水, 下身隆起一朵帐篷。

  杨凌发现了壮汉的眼神,不过他的心中没有泛起一丝的恼怒,而是升起一股 奇妙的骄傲和满足。

  杨凌深唿吸一下,带着三女往屋里走去,可是壮汉却抬起一条筋络虬起的胳 膊,拦住杨凌他们。

  [大人,您的小妾不能进去,而且夫人的装扮也于礼不和,还需略微的改一 下。]说着,壮汉肆无忌惮的盯着雪里梅和玉堂春凹凸有致的酮体,壮汉的目光 似乎是实质一样,看的雪里梅和玉堂春身体一阵发热,蜜穴也流出水来,湿湿的 裤子粘着很不舒服。

  雪里梅和玉堂春低垂着头,一双修长健美的玉腿摩擦着。

  杨凌很是为难,[那该怎么办?]韩幼娘低着头查看自己的衣服,似乎在找 自己有什么不和礼的地方。

  壮汉嘻嘻一笑,[大人,不用担心,国师早有安排,大人你的两名小妾可以 作为舞女进入。]说着壮汉上前把一旁的雪里梅和玉堂春一左一右的拉倒怀里, 一双粗糙的大手在两女的丰盈的玉乳和紧并着的大腿间游走。

  雪里梅和玉堂春气喘吁吁的瘫软在壮汉的身上,即使如此,身为大明官妓的 两女,下意识的把两只同样柔若无骨的白嫩小手伸进壮汉的裤子里,握住粗壮的 肉棒缓缓的套弄着。

  被两只小手套弄肉棒的壮汉差点就呻吟出来了,不过壮汉强行压下,大手的 游走速度加快,大嘴亲上雪里梅的俏脸,舌头舔弄雪里梅细腻嫩滑的俏脸。 

  [那么贱内怎么办?]杨凌的目光一片平静,仿佛正在取悦壮汉的不是自己 的女人似的。

  壮汉看着小腹隆起的韩幼娘,宛如审视猎物一样,韩幼娘有点受不了壮汉的 眼神,低着头,抿了抿嘴,[大人,夫人只需换上官妓的制服,再让在下在夫人 的子宫中内射便可。]雪里梅和玉堂春把壮汉的裤子脱下,一根十八厘米长的黝 黑肉棒挣脱裤子的约束,斜指着天空,黝黑粗壮的肉棒和白生生的小手形成鲜明 的对比。

  [那么就请阁下快点了,不能让国师等久了。]杨凌抬头看了看天,夜晚的 天空已经满是星星。

  [放心吧大人,不会很久的。]壮汉收回在雪里梅和玉堂春身上游走的大手, 在胸前搓了搓,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韩幼娘羞红着小脸,小碎步的来到壮汉面前,虽然害羞,韩幼娘的小手依然 在自己的酮体上滑动,不一会儿,韩幼娘身上的华丽宫服就滑落在地。

  壮汉的心跳骤然加速,只见韩幼娘娇小的身子上,只穿着一件紫色的肚兜, 两只不安的小手捏住肚兜的两角,修长健美的玉腿在微微颤抖,挺拔的玉乳在韩 幼娘略显急促的唿吸中,上下摆动。

  壮汉淫笑着的说道[夫人,时间有限,我们要快点才行啊。]韩幼娘低着头 嗯了一声,轻柔而熟练的趴跪在地,原地转过身来,撅起穿着贞洁带的挺翘圆臀, 对着壮汉,轻轻的左右摆动着。

  壮汉拿出一个六角形的水晶,对着韩幼娘贞洁带上的六角形钥匙孔插了进去, 水晶刚刚插进韩幼娘的菊穴时,韩幼娘的酮体微微一震,一个十五厘米大的圆柱 体缓缓退出,接着就是一股水从贞洁带的缝隙中流出,淅沥沥的作响。

  壮汉把韩幼娘的贞洁带扔到一旁去,双手抓住韩幼娘纤细的腰肢,腰身一挺, 肉棒毫无阻力的全部插到韩幼娘湿润的蜜穴里。

  壮汉和韩幼娘同时发出一声呻吟。

  壮汉开始挺动屁股,黝黑的肉棒在韩幼娘粉白的圆臀中抽插着,结实跨间和 弹力十足的圆臀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啪啪声,「夫人你的淫穴好爽啊。」壮汉微眯 着眼眸道。

  韩幼娘捂着嘴,含煳不清道「谢大人……夸赞……既然大人觉得……

  ……幼娘的淫穴舒服……那么就请大人……以后多多光顾……「

  「夫人……接好了……」壮汉忽然大喊一声,屁股抽动几下,听到壮汉的话, 韩幼娘赶忙收缩花径,花径涌出一股淫水,把腥膻的精液冲出一部分来。 

  看到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内射,杨凌的脸上没有一丝的不满,反而是满不 在乎,上前笑嘻嘻道「阁下,现在幼娘合乎礼节了吧。」

  壮汉握着沾满精液的肉棒,轻轻的抽打着韩幼娘细腻的臀瓣,道「大人,夫 人现在完全合乎礼节了,不过大人要在夫人阴道里的精液流出来之前进去。」 

  「好好好。」杨凌拉着韩幼娘的胳膊,搀扶着的走进国师府,壮汉目送着杨 凌和韩幼娘进入国师府后,脸上憨厚老实的笑容骤然一变,变成了带着几分邪意 的淫笑,身体宛如融化一般的缩小,结实魁梧的壮汉变成了一个一米六九的微胖 男子,一双不大的眼眸中,仿佛有两个漩涡,摄人心脾。

  雪里梅和玉堂春温顺的跪在何浩的脚边,伸出小香舌舔舐着肉棒上的精液, 不时的抬头偷望何浩一眼,眼眸中满是爱意和臣服,完全没有了方才的羞涩。 

  何浩掏出一个类似怀表的东西,怀表上是一个现代才有的显示屏,显示屏上 是一个进度条,进度条已经走了百分之六十了,杨凌的位面之力也吸得差不多了, 该回老家看看了。

  「你们去后屋准备,我可是要好好的招待一下你们老爷啊。」说完,何浩的 身影下一瞬就消失了。

  「国师,久等了。」杨凌和韩幼娘走进大堂,只见一个微胖的男子正坐在正 位上笑眯眯的看着杨凌,杨凌意思到这个人就是大明国师,何浩。

  何浩坐在位子上没有起身,抬手作揖,道「没事没事,杨大人快快入座……。 哦。」何浩面前的桌布不断的在晃动,一上一下很有节奏感。

  「杨某谢过大人。」说完,杨凌拉着脚步恍惚韩幼娘在何浩的对面坐下,刚 坐下,正位上的何浩道「怎么能让杨夫人坐下位。」

  韩幼娘一愣,眼眸清澈大人看着何浩,「国师,那我坐哪啊?」何浩环视四 周,然后一拍大腿,「杨夫人可以坐在下的腿上啊。」

  韩幼娘犹豫的看向杨凌,杨凌则十分大度的摆摆手,道「幼娘,既然国师如 此热情,恭敬不如从命啊。」得到杨凌的允许,韩幼娘低着头来到何浩身边,可 是韩幼娘又犯难了。

  虽然隔着一张桌布,依然可以看出有一个,伏在何浩的双腿间,起伏着脑袋, 发出哧哧作响的声音。

  「杨夫人你先等一下,给这个女奴来个口爆。」说着,何浩的手按在那个女 奴的脑袋上,把女奴的小嘴当做是蜜穴抽插起来,哧哧的声音变的更响,还夹带 着低沉的呜呜声。

  插了几十下后,何浩低吼一声,把女奴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跨间,女奴发出愉 悦的鼻音,喉咙快速的蠕动,将何浩肉棒射出的大量精液吞咽掉,女奴的小嘴宛 如是章鱼的吸盘,使得精液没有一丁点流失。

  何浩射了整整一分钟,何浩射完精后,拍拍女奴的脸,道「琦奴,出来。」 

  女奴从何浩的另一边钻出来,小嘴吮着手指,想要吸食手指上的残留精液, 可是何浩的精液完全被她的小嘴吃了,葱白的手指上,没有一丝的精液。 

  「成姑娘!」在成琦韵转过头的一瞬,杨凌瞪大眼眸,惊唿道。

  成琦韵也看见着杨凌,微微一愣,端庄行了一个万福礼,「琦奴见过杨大人。」 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妩媚。

  「成姑娘,你怎么会在这啊,你不是被倭奴抓走了吗?」杨凌坐在椅子上, 没有丝毫想要起来的意思。

  成绮韵眼眶一红,泫然欲泣道「我被那些倭奴抓走以后,他们反手就把我卖 给了一群奴隶贩子,然后那些奴隶贩子折磨了我一个多月,她们管那叫调教,再 然后她们把我拉到市场上起卖,一开始卖五百两,结果没有人来买我,一连半个 月,就在她们说如果再没有人来买我的话,就把我卖给最低贱的兽妓院。」说着, 成绮韵眼眶中已经积满着泪水,说道兽妓院的时候,成绮韵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泪水盈眶的眼眸中满是恐惧。

  「在最后一天的时候,是主人买了我,从那时起,我就发誓我一定要做主人 胯下最淫荡下贱的母狗。」成琦韵破涕而笑,看向何浩的眼神中,充满了无比的 爱恋和臣服,素手温柔的搭在何浩肩膀上,替何浩按摩着。

  韩幼娘坐在何浩的大腿上,白皙的玉手握住何浩灼热的肉棒,缓缓地套弄着, 紫色的肚兜已经被何浩扯掉了,粗糙的大手握住一只细滑的玉乳,肆意的揉捏着。 

  何浩夹起一块鸡肉,抵到韩幼娘的红唇上,韩幼娘微张红唇,把鸡肉吞入嘴 中咀嚼,直到把嘴里的鸡肉咀嚼成肉糜,韩幼娘也没有咽下去,而是抬起脑袋撅 起嘴唇。

  何浩对着韩幼娘撅起的红唇深深的吻了下去,温暖的薄嘴唇吻上去的感觉很 好,韩幼娘将嘴里的肉糜渡到何浩嘴里,并把小香舌作为配菜送上。

  何浩舌头一卷,把肉糜吞下,韩幼娘的香舌卷舔何浩的口腔,把口腔中残留 的肉糜被韩幼娘卷会到自己嘴里,犹如是什么山珍海味似的。

  「杨大人,这鸡肉再加上夫人的香涎,简直是人间美味啊,杨大人不要干看 着啊,动筷动筷。」说着何浩又把一块鸡肉放到韩幼娘的嘴里。

  杨凌也跟着夹起一块鸡肉,一口咬下,汁液四溅,满口回荡着香味,杨凌不 禁竖起大拇指,「大人家的饭菜当真可口。」

  「那么杨大人可要多吃点啊。」

  酒足饭饱,何浩和杨凌并坐在一张茶座的两侧,在中间的正位上,端坐着一 个穿着明黄色长袍的少年,一张丝绸的毯子遮住他的下身,毯子在不断的上下起 伏着,少年在挤眉弄眼的,在忍耐着什么。

  少年忽然低喊一声「幼娘姐姐,朕要射了。」说着一把掀开毯子,只见毯子 底下,浑身赤裸的韩幼娘正趴跪在那,专心致志的吞吐着少年的肉棒。

  少年抓住韩幼娘的脑袋,快速的抽插起来,少年的肉棒撞开韩幼娘的喉头, 直插到韩幼娘喉咙里,使得韩幼娘的喉咙出现一个粗大的肉棒的形状。

  抽插了十几下后,少年低吼一声,把韩幼娘的脑袋死死的按在自己的胯下, 韩幼娘的秀鼻深埋进少年的阴毛中,韩幼娘还陶醉的深吸一口。

  少年把肉棒深插进韩幼娘稚嫩的喉咙,龟头一颤一颤的,两颗蛋蛋骤然收缩, 大股的粘稠精液顺着韩幼娘的喉咙直流到胃。

  少年把肉棒从韩幼娘的小嘴中抽出时,波的一声,一丝粘稠的精液拉成一条 淫靡的乳白色精线。

  少年对杨凌说道「杨凌,幼娘姐姐的嘴真是太棒了。」杨凌赶忙道「皇上, 能服侍你是贱内的福分。」

  何浩圆场道「皇上,杨大人,您两位就别在恭维了,今天的场就要开始了。」 

  杨凌疑惑道「场?什么场。」还没等何浩回答,正德就抢先回答道「杨卿你 久离京城,有所不知,国师为了解决大臣们的性欲和为朝廷增加收入,特意设下 这个赌场。」

  杨凌环视四周,只见身后多了许多的椅子,不禁疑惑道「这不见赌具,怎么 是赌场啊?」何浩解释道「杨大人,我们这赌场,的赌具就是京城的官妓啊,物 尽其用吗,不过我要多谢杨大人啊。」

  杨凌不禁一疑「何谢之有?」何浩淫笑一声,道「杨大人过谦了,杨大人回 京之时,带回了那么多的绝色美女,急的皇上当即下诏,让她们作为今日的赌具。」

  正德附和道「多谢杨卿了啊。」杨凌赶紧作揖,道「臣不敢,能为朝廷作出 一点贡献,是她们的荣幸。」虽然这么说,可是杨凌还是感觉到了一丝难以察觉 的怪异的感觉。

  正德忽然扭过头看向后面,「诸位爱卿来了啊。」杨凌跟着扭头,发现原本 空无一人的后面,坐满了不少的衣冠禽兽。

  坐在最前面的是和杨凌仇的王景隆等人,「杨大人许久不见啊,近来可好。」 杨凌微微颔首,「还算过的去。」奇怪的是杨凌并没有对王景隆他们在这里感到 奇怪,反而一脸的平常。

  王景隆双手抱胸,鼻子抬高着,轻蔑道「杨大人,你不在京城的这段时间里, 在下可不少光顾夫人啊,特别是你那小妾雪里梅的屁眼,可是让在下流连忘返啊, 特别是肏到她屁眼流血的时候,更妙。」

  杨凌再次作揖,道「那么杨某在此谢过阁下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王景 隆的话,杨凌感觉自己的肉棒都快要勃起了,王景隆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此时 何浩发话了,「幼奴,去通知可以开始了。」韩幼娘应道,转身走了出去。 

  时间不长,一群穿着鱼龙服的大汉推着七个造型奇特的推车出来,这推车有 点像是在妇产科的检查床上加上四个轮子,而躺在上面的赫然正是韩幼娘高文心 几女。

  几女浑身赤裸着,脸上或是羞红,或是淡然的微笑,小腿被束在铁环中,蜜 穴被一条白娟覆盖,两条细绳使得白娟不会掉落。

  锦衣卫退下,一个身材火爆的金发碧眼的欧洲美女上台,丰盈的玉乳,行走 间时隐时现的黑色丛林,再加上那薄薄的金色纱衣,看的座下的一众衣冠禽兽欲 火中烧。

  阿德妮一个深鞠躬,丰盈硕大的玉乳跟着一阵抖动,用她那腔调怪异的汉语 说道「胡妓阿德妮欢迎各位大人的光顾,你们今天的到来让阿德妮和其他的七只 淫荡母狗感到……」说到了,阿德妮突然停了下来。

  在她后头的韩幼娘七女接话道「蓬荜生辉。」

  「下面让我们进行第一环节……」阿德妮还没说完,正德突然站起,「诸卿, 今日是威武伯德接风宴,朕,拿出一份大礼,谁是今天的赢家,朕的这份大礼就 是他的了。」正德扭过头,对着一旁的小门道「出来。」

  两名穿着杏黄色宫服的少女从小门款款而出,来到正德座位两侧,然后缓缓 跪下,低着头。

  正德摸了摸两女的脑袋,道「今天的大礼就是永福公主和永淳公主。」 

  正德坐回到位置上,抬手示意阿德呢继续,阿德呢微微躬身,「在大皇帝的 鼓舞下,大人们的激情是不是已经被点燃了啊,不说废话,现在开始我们的第一 环节,母狗灌肠……」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位面猎奴之回明(11)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