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五二一章 一声枪响4


  村里人听说打了大家伙,全都跑出来看。经过这一路,吴鹏也恢复如常,说那头大野猪是个活广告,非让我站在边上拍几张。有人带头,其余人也来抽热闹,连苏峰,杨志和高鸿最终都忍不住,拿着枪在野猪旁边留了个影。

  经过承包山林,说要在村子开旅游线后,我在村里算是出名了,不少人都认识。村长听说我回来,也特地跑过来瞧瞧。跟他简单说明了一下来意,说只是拍照,顺便试试手,看可行不可行。

  现在地上的猎物已经说明结果,我相信,只要把这几些照片挂上网站,浏览量还不暴增,那些喜欢打猎的人绝对会想来试试。

  看到我回来,父母本想留我在家住一晚,不过还有苏峰这一行人在,加上公司还有事忙,我最终拒绝了。

  累了一天,又马不停蹄的往回赶,等回到城里,天已经完全黑下来。我还没事,毕竟收获那么多有价值的照片,可苦了吴鹏,被惊了一番不说,爬了几座山,累的有点精神萎靡。

  苏峰,杨志,高鸿也兴致高涨,能打到这么大的野猪,对喜欢打猎的人来说,就是成就,是吹嘘的资本,苏峰和高鸿还表示要把野猪牙拔下来,留着当纪念。

  杨志还有些意犹未尽,说以后有空多邀几个人,往更深处走走,他总觉得山里还有更大的!听到这话,苏峰和高鸿顿时来了兴致,说等以后旅游线成熟,到时把东西准备齐,进山里去慢慢寻几天,或许还能遇上些稀奇玩吆儿。

  看到他们兴致满满,我只能在心底苦笑,虽然都喜欢打猎,但他们似乎更把这当做一种嗜好。

  天色不早,吴鹏也累了,早早就告辞,说要回家好好休息几天,养养神。大家都没意见,相互告辞,那两头猎物最终交给苏峰,他说拿去屠宰场杀,到时叫我们去喝酒。

  早路上就给妻子打过电话,回到家,她已经把饭菜摆上桌。爬了几座山,早就饿了,吃饭的时候,把今天的事儿眉飞色舞的给她讲了遍。她听的一惊一乍,当得知吴鹏差点受伤时,还埋怨我们闲着没事,尽干危险的傻事。

  不过当我说最终有惊无险,猎到一头从未见过的大野猪时,她又满脸兴奋,说到时要看看照片,到底有没有我说的那么大。面对她的不信任,我可是无语,那天或许真说太累了,早早就上床休息。

  休息了几天,吴鹏把拍摄的照片给我发来,不少已经贴心的编辑成图片。看到那些照片,我自己都差点认不出,照片上那些青山绿水,花红柳绿的地方,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是我们那天去过的地方。

  看来摄影师的镜头下,有些东西真的只有他们才能看见。现在把这些照片拿街上,绝对每个人都会认为是那个风景保护区。不过这才是我想要的效果,答应有空请他出来吃饭,把这些照片全挂网站上。

  特别是那几张,扛着猎枪,站在野猪边上的照片,更是放到了现眼的位置,标明说是在山里猎到的。公司接洽各狩猎爱好者,报名旅游线路之类。为了不引起一些有心人士,还特别标注说是经过严格监控,有专人负责带队,猎杀的都是些繁衍过剩的猎物,冠名是维护当地的生态平衡,也得到当地人民的大力支持。

  公司的事如火如茶的推进,很快就准备妥当,这种旅游线属于少数人群,也就没让老牛印传单去街上四处发,只复印到推广书上,挂在了公司。那张猎到打野猪的图片,最终被印在了封面,让我有点哭笑不得。

  没钱打广告,还是请了人在各大狩猎爱好论坛,相关网站,业内人士中推广。当初准备开设这个项目时,我就特地调查过,知道这一行有利可图。不少去国外狩猎的旅游团甚至明码标价,猎物从五万标到近百万不等,价钱都是根据猎物的珍稀程度,花费五十万就可以猎杀一头北极熊,花费七十万就可以猎杀两头大象等等。甚至有很多国家成立了狩猎俱乐部,最出名的估计还是那个超级大国,有两任总统,都是国际狩猎俱乐部的会员。

  不过这是在国内,自然不能开除猎物名单,不然传出去,就成拍卖猎物了。但我转变方法,把这种团分成了上,中,下,三等,随着价钱不同,猎物也不一样嘛!

  这事特地跟桃二叔商量过,当初回去,就是请他做我公司这条线的导游。考虑有很多,第一,他对山里熟,有他在,我根本不用担心。第二,他人可靠,就是为现在随团分等,不同的团,带去的地方也不一样,打到的猎物自然不同。

  虽然这一行不怎么为人所知,但确实已经悄悄在上层社会兴起,我调查到,国内出国狩猎的人数在逐年增多。有信心,可狩猎地点毕竟是在国内,前三天就接受线上订票,本以为前几期没什么人报名。谁知我太小看这些狩猎爱好者,和私底下早已形成庞大的人群,由于国内保护动物的政策,很多人都无奈,只能每年专程随团出国狩猎。这不但耗时耗力,浪费大笔各种费用,各种手续,证件,来回等都很麻烦。

  当我们公司有狩猎旅游线开通的消息在私下传开,当天就很多人打来电话。原本打算先组织个五人小型团,最终不得不临时扩编成七人的中型团,可还有不少人订不到票。毕竟刚开业,什么都还不是很成熟,打算先磨合下。即使有人要求,也让他们预定下一次的票,只第一天,就把三期的票全预定光。

  这不但出乎我意料,还让我喜出望外,考虑着以后是不是多开几个地儿。而且随着狩猎的盛行,不用去国外那么麻烦,可以想象以后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我甚至考虑着等以后时机成熟,资金充裕了,专门用一座山来野养些猎物,等有团到达的时候,就提前放几只猎物上山。这样既能让团员体验到猎杀的乐趣,不让他们空手而归,又能保证有充足的猎物。

  甚至等公司做大,等有了足够的资源,也在国内组织个狩猎俱乐部,把那些爱狩猎的人组织起来。办理会员,让他们能私下交流,公司也可以给他们优惠,让他们有特权猎杀些难得一见的猎物。

  两天后就要开团,第一次自然要准备充分,把公司最好的旅游车和司机调过来。跟桃二叔也商量过,由于是三天团,到时看旅客是打算歇野外,还是住村里。露营地点已经选好,就是前些天跟苏峰几人进山歇脚时,那条小河边,河床上面又一处高地,地势平坦,山石被冲刷的干净,又有水源,很适合露营。

  这算是个开门红,做有钱人的生意确实爽快。根本没等解释那些价位对应什么服务,个个都直接开口,来了就是要享受最豪华,体验最刺激的猎杀。送钱来了,我当然高兴,让接受订票的人爽快保证,一定能让他们满意。

  客户开心,我们自然也高兴。这一个团,七个人赚取的利润,已经能顶上好几个五十人的大团,而且还节约资源。虽然说不上是一本万利,但在旅游行业,也算是个小金矿了。

  可以预料到,用不了几趟线,当初投入的大笔成本就能赚回来。这里面最开心的除了我,估计要数罗秀这女人,当初拿钱时肉疼,看到我挂出那么高的价位时,还有些怀疑,担心价位太高,会不会有人来。结果第一天的订票电话,完美的为我回答,看到那不断的一笔笔进账,这妮子脸上都快笑出花儿来。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五二一章 一声枪响4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