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坏的,轻点- 19


  「小小,你怎么样?你别吓我们!」邵小虎抱着昏迷的情人,看着他苍白无比的脸和身上吓人的伤,心疼又心急地叫道。

  刚才他们来找小小,小小却说不认识他们,把他们气得不轻,他们刚要去东校区的学生餐厅吃饭,却听说小小在西校区的学生餐厅被亚伯尔打,他们立刻就心急如焚地赶来了。还好他们急时赶到,不然他真不敢想小小现在还有没有命在!

  「你别急,小小应该只是晕过去!」邵大虎赶紧安慰弟弟,他虽然也很焦急心疼,但他比弟弟冷静。

  「我说这只黄种狗怎么这么嚣张,原来是有你们两兄弟帮他撑腰啊!」亚伯尔从楼上走了下来,站到邵氏兄弟面前不屑地冷哼道。

  他对邵氏兄弟超不满,明明是两个外国人却能当东校区的学生会会长和副会长,骑在他们英国人头上。

  「你竟然敢打小小,还想杀了他,我宰了你!」邵小虎看到差点杀死情人的凶手,马上暴怒地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全身释放出惊人的杀气。

  小小可是他们兄弟的心肝宝贝,他们在一起这么久除了做爱时,从来舍不得让他受半点伤,可是今天这该死的英国佬竟把小小伤成这样,就是把他千刀万剐,也难消他心头之恨。

  「救命啊……咳咳……混蛋,快放开本……少爷……咳咳咳……」刚才还很嚣张得意的亚伯尔,立刻痛苦的哀嚎,用力乱打邵小虎强壮的手臂,想让邵小虎松开,可是却徒劳无功。

  面对严小小,亚伯尔算是很强大,但面对邵氏兄弟这样真正的强者,他就变得很弱小了。

  唉,真是风水轮流转,刚才亚伯尔还想杀死严小小,没想到现在就轮到他濒临死亡的边缘了。

  「救我……快救我……啊……我要被杀了……」亚伯尔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蓝眸发湿,害怕地向旁边围观的衆人求救。

  他知道面前这个像猛虎一样的男人是真的想杀了他,他的手掐得越来越紧,他的脖子快要被捏断了,唿吸越来越困难。该死的,他还不想死,只能丢脸的求救了……

  亚伯尔本以爲在场的英国学生一定会来救他,岂料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动,就连他的跟班也抛弃了他。看着充满杀气的邵小虎,在场的所有人全部吓得不敢动弹,邵小虎以前可是全欧洲少年拳击赛的冠军,现在邵小虎这么生气,他们上去搞不好会被一起杀了……

  眼看亚伯尔就要被邵小虎掐断气,像天使一样美丽的脸呈现恐怖的深青色,邵大虎开口了:「放开他,先救小小要紧,和他的帐以后再算。」

  这里这么多人,小虎当衆杀了亚伯尔会很麻烦,而且亚伯尔敢这么对小小,就这么简单杀了他太便宜他了,他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邵大虎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亲切和善,实际上他比孪生弟弟更冷酷无情、阴狠毒辣,是个典型的笑面虎!

  「先放过你,不过你不要以爲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我们不会算了的!」邵小虎不甘愿地放开他骂道,大虎说的对,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救小小,其他的事可以稍后再说。

  亚伯尔跌坐在地上,一脸冷汗,他以爲自己死定了。愤怒地擡眸怒瞪着差点杀死自己的邵小虎,一边难受地咳着,一边骂道:「咳咳咳……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想杀死我,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咳咳……我和你们没完……」

  「那我们走着瞧,看到底谁和谁没完!」邵大虎冷冷一笑,抱着严小小离开学生餐厅。

  邵小虎临走前恐怖无比地瞪了亚伯尔一眼,亚伯尔害怕地打了个寒颤,身体又出现那种快被掐死的恐惧感,不自觉地伸手抚摸脖子上灼痛吓人的瘀痕。

  亚伯尔甩了甩头,自己可是堂堂的公爵之子,怎么能怕一个低贱的黄种人,这些黄种人算什么,他们再厉害还能厉害过他公爵家的权势,哼!

  「你们这些该死的黄种狗,我一定会让你们通通退学的!」亚伯尔捏紧拳头对远去的邵氏兄弟大叫,随后转头瞪着围观的学生骂道:「还有你们这些人,竟然敢对本少爷见死不救,我会让你们也全部退学!」

  「对不起,亚伯尔少爷,我们不是故意的,你怎么样?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衆人闻言赶紧冲上去围住亚伯尔,害怕地拼命道歉,生怕真被退学。凭公爵家的权势确实想让谁退学,就能让谁退学!

  「哼!现在知道怕了,刚才爲什么全像死了样愣着不来救我,你们比那三个黄种人还该死,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饭桶、垃圾……」亚伯尔骂越起劲,越骂越大声,又神气了起来。

  「唉哟,痛死我了……你们这些死人不是说要送我去医院吗,还不快点……我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让你们好看……」他摸着差点断了的脖子,又哀叫起来,骂得更厉害,看他骂人的样子,应该没有大碍。

  学生们吓得拼命道歉,七手八脚的擡起亚伯尔,准备送他去医院。

  「你们轻点,你们想加重我的伤势吗!一群蠢货……」亚伯尔一边哀叫,一边怒骂道。其实他就是脖子痛,别的地方并没事!

  从头到尾冷眼旁观的蒋安思,悄悄从人群中消失,戏看完了,他也该走了,但接下来应该还会有更多好戏可看。严小小虽命大不死,但亚伯尔绝不会放过他的,虚假的蓝眼睛里闪过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狞笑……

会坏的,轻点- 19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