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如山


小美认识了她所在兼职公司最大的采购商天龙公司董事长王董,见面的那瞬象极其父亲,倍感亲切,加上小美要毕业了,她厌恶了这份出卖肉体的工作,她要逃离陈斌的控制,于是她利用了王董,认了王董为干爸爸,让王董帮忙出面叫陈斌放过她,当然天龙公司是陈斌是最大采购商,陈斌不会因不一个小美而放弃大生意,而且王董说要认这个干女儿,陈斌自然成人之美。



小美毕业后相当于被王董包养起来,王董送她一幢单身公寓,王董有空就去她那里小住。



小美享受着父爱的错觉,同时也是男友的爱意,两者合为一,同时她的干爸爸给她许多钱,给她奢华的生活,她已经离不开这种生活,她也不想去工作了,那种大学生出来几千块朝九晚五还要拼死活生活对她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了,小美觉得这种生活挺享受,干爸爸很忙,一周只能来一两次,她也有小小的寂寞。



小美和她干爸爸的这种不伦不类的生活持续了四年之久,然后好景不长,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原来她的干爸爸虽然有钱,但做的生意一直不干净,一直和黑道有关系,虽然白道也有一个领导保护,不过前段时间市委开展专项三打两建工作,空降了一个打黑英雄,油盐不进的,所以那黑道网被一网打尽,而这黑帮牵连多起命案,其中两起跟王董公司有关,这黑帮头目经不起讯问,把王董牵了出来,王董被拘捕。



王董可能不但公司要关门,而且要受多年牢狱之灾。



得知干爸爸被捕,小美担惊受怕,小美从小没有安全感,因为好不容易有一个靠山,现在又没有了,她很害怕。



但她又见不到干爸爸,没地方找。



小美决定回老家一趟,看看亲爸爸,小美已经两年没有回家了,她觉很对不起亲爸爸,非常内疚,虽然经常寄钱给亲爸爸,但她睡在干爸爸的这四年的怀抱里,她好象真的有点不知所以了。



她觉得要回报父亲了。



见到父亲的面,小美就哇哇大哭了,父女俩抱在一起,小美就象个当年考上大学一样的小丫头一样,泣不成声,父亲沧老了许多,有少许白发了,家里已经盖了两间新房,是前年小美寄钱盖的,小美骗父亲说自己赚的钱很多,弄得现在全村人都以小美为骄傲,其实小美心里做贼心虚,这钱是不干净的,是用自己的肉体换来的。



“爸爸,你身体还好吗,过得还好吗,不要下地活了,我有钱养你。



” “我是农民,不干活,你叫我干什么?我身体好着呢。



” “爸爸,我想接你去城里去住,女儿城里买了房,房子虽然小,但以后可以换套大的。



,我接爸爸去养老呢。



” “女儿真孝顺,爸爸很高兴,不过爸爸可住不惯,爸爸不识字,不认路,也没朋友,还是山里好,空气好。



” “去啦,你要是生病了,谁来照顾你啊,女儿被人欺负了,谁来保护女儿啊?” 这点触到了小美爸爸的痛处,他其实天担心着女儿,因为她女儿从小胆小怕事,老老实实的,他最怕有什么事发生,虽然他自己也老实,但他是男人,是父亲,他老婆死前吩咐过他一定要照顾好小美,那种眼神让他一辈子难忘。



“我要是跟你去城住了,家里的地,牲口,还有房子,谁来管啊?”农村人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地的。



“这简单啊,地啊,牲口送给堂叔春耕种,房子叫他帮忙照看,我们以后可以回家住的嘛。



”小美爸爸虽然不舍得地和牲口,但想想也没办法,一切为了小美。



“那爸爸是同意了?” “那不都是为了你嘛!”小美激动的抱着爸爸,亲了爸爸一口,小美爸爸还有点不适应。



村里人听说小美回来了,小美可是全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小美家又是小美赚的钱盖起了两间两层砖瓦房,大家都叫小孩以小美为榜样,都到小美家来串门,拉着小美的手问长问短的,一个劲儿的夸小美漂亮。



傍晚,小美拖着疲惫的身躯,今天出了一身的汗,她要痛痛快快地去小时候经常洗澡的的地方洗个澡,那条小溪的水清澈见底,但她一个人不敢去,她非要拉着爸爸一起去,小时候就是这样,她和爸爸天天一起黄昏的时候在那条洗澡,洗衣服,爸爸教会了那游泳,那是一段多么快乐的时光。



小美拿着小时候用过的洗澡木盆,和爸爸一起出发了,天已经渐暗,人们都已经回家吃晚饭了,小美爸爸说:小美你去洗吧,爸爸帮你看着。



小美脱了衣服下水了,脱得只剩一件内裤,乳罩都脱掉了,虽然天爸昏暗,但小美爸爸还是隐约看到女儿的两个大奶子的颤动,他的心跳加快,以前几次跟小美睡觉那感觉又回来了,他不敢再看女儿的身体,但又很想看,要知道,从女儿出生起,他就从来没有碰过女人了,他难受啊,他只要看到女人的身体,他就有欲望,要知道当年他是一条壮汉啊。



小美享受着凉凉的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这是城市里找不到的,她又来了另一个举动,这个举动让小美爸爸更要涨爆了,小美脱去了身上唯一的内裤放到木盆里,小美全身赤裸了,当然这个举动被小美爸爸看到了,小美爸爸一阵激动,下身非常硬,此时他非常想一个洞藏起来,这是她女儿啊。



不应该有的想法啊。



“爸爸,你过来一起跟我游水吧,要象小时候一样陪我啊,好不好啊?” “不好吧……我怕有人过来。



” “不会的,现在都晚了,全村人都回家吃饭睡觉了。



” 此时的小美爸爸腿再也听不住使唤了,走向了小溪,走向了小美。



小美爸爸脱得只剩一件裤头,入水了,小美拉着爸爸,一起玩起水来,有时肌肤相亲,小美爸爸下体一直涨着,脸通红,不过在夜色下,小美并没有发觉,小美在爸爸的怀抱里玩水,小美爸爸有时会触碰到小美的乳房,不过小美并不觉得是什么大事。



但对小美爸爸来说,虽然水有点凉,但身体很烫。



洗完澡,小美拉着爸爸,开心地回家了,小美爸爸则有点说不清的表情。



后天就要回城市里了,短暂的快乐时光终要结束,晚上要睡觉了,小美想起来了干爸爸王董被捕的事,可能一辈子再也跟他无缘了。



想着这事小美觉得很伤心,小声地哭泣起来,还没入睡的小美爸爸听到女儿的哭声,马上到女儿房里,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他太宠女儿了,他抱起女儿,问女儿怎么啦,小美说没事,想爸爸了,想爸爸抱着睡,小美爸爸当然不能拒绝。



小美爸爸只穿一个宽松的裤头,从洗澡回来一直都涨呢,小美只穿了一件丝绸睡衣,而里面什么也没穿,这是她这几年养成的习惯。



小美又象一个小孩子一样紧紧依偎在父亲的怀抱里,她的手放在在爸爸的胸前,感觉很温暖,安全,那种感觉又找回来了,也许她想接爸爸到城里住,就是想要这种感觉,当自己受伤,没怀抱的时候,就要找个怀抱,找个港湾停靠一下。



小美爸爸此刻的手都不知道该哪放,女儿现在身材曼妙,胸部也大了不少,跟当年已经完全不同了,在女儿身上有许多她妈妈的影子。



小美爸爸的手不自觉的放到小美的腰上,进而抚摸到了小美的屁股上,小美享受着爸爸的抚摸,享受爸爸的疼爱,她解开了自己的衣服,这让小美爸爸更激动了。



“小美,怎么要脱衣服啊?” “爸爸,我热。



” 小美两个大奶子贴上小美爸爸的胸前,小美爸爸感觉下体一阵爆涨,小美爸爸的手更是不自觉的摸向了小美小穴,这是他第一次摸女儿小穴,女儿小穴已经淫水连连,小美发出轻声的呻吟,连声叫着爸爸,爸爸,叫得小美爸爸都酥了,突然小美爸爸止住了,他感觉到这种行为对他来说还不能接受,他觉得爸爸不能女儿这样啊,他止住了,他停止住了摸女儿小穴,转身背着小美。



小美哭了,在一旁哭泣…… “爸爸,你不要女儿了吗,爸爸,你以前也抱着女儿的啊,你现在不要女儿了吗?” “小美,我们不能那个?我们是父女,知道吗?” “爸爸,我爱你,我一个人很害怕,我要你。



我知道你一个人很辛苦,你一个人忍了几十年。



” “可是?” 还没等小美爸爸说话,小美已经再次贴上了爸爸,两个大奶子让小美爸爸窒息爆涨,小美脱去了爸爸裤头,一手握住了爸爸的大JB,哇,好粗好大的JB,小美一口含住,开始吮吸起来,小美用出她所有最厉害的招术,一定要让她爸爸舒服,小美爸爸已经几十年没碰过女人了,哪经得起小美口功,三分钟就全部喷射到小嘴里。



让小美爸爸惊奇的,小美把精子吞下去了,这是以前小美爸爸没听说过的。



小美爸爸虽然接近五十了,但不愧是一条壮汉啊,十来分钟后,经过小美的舔吸,又雄起了,这回玩起来骑马游戏,小时候是真正的骑马,现在呢是XJ的骑马,小美坐在爸爸的身上,熟练地一上一下的坐起来,两个浪乳上下颤动,小美爸爸一边抚摸着她的奶子,玩弄着她的奶头,小美叫着爸爸,他回应着,场面相当刺激。



其实这场面对小美爸爸应该不陌生,因为小美的妈妈当年也是这么骚B,也是这么喜欢这个女上的姿势,也是这么的大奶子,现在轮到女儿坐到自己的大JB上,更刺激了,他要让女儿舒服,小美想,爸爸为养育自己,这么多年没女人,一定要报答父亲,一定要让父亲舒服。



那一晚,小美不知道自己高潮多少次了,而她父亲也好象也要把几十年的欲望一次性发泄出来一样。



两个人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小美爸爸已经给小美做好了早餐,小美爸爸也在收拾着行李,他们的下一站就是去小美所在南方城市居住。



父爱如山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